头条

执行"军令状":对付腾退案"没商量"!
徐汇法院巧啃执行"硬骨头"

2018年08月03日 来源:季张颖 作者:上海法治报

  “蔡法官,在场人员都已劝离,可以清场了!”

  “好!把当事人带到阴凉处休息,大家辛苦一下尽快清场,争取天黑前顺利完成。同志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7月27日,上海发布今夏第四个高温黄色预警。室外骄阳似火,闷热的空气弥漫着整个大地……“夏日决胜”执行会战高歌猛进,徐汇区人民法院执行局重拳出击,联合公安、城管、消防、街道等部门,出动400余人对万余平米废品回收场展开一场大规模的强制腾退房屋行动。

  “集中执行一批房屋腾退案件。以群众反映强烈、严重影响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和重点工程推进的腾退类案为重点,有效实现标的腾退。”这是徐汇法院立下的“军令状”。从2016年1月至今,徐汇法院共执结强制腾退类案件114余件,其中较大规模38件。徐汇法院有何看家本领来保障申请执行人权益和区域建设大局?近日,记者走进徐汇法院寻找答案。

  执行案件

  8小时拆万余平米废品回收场

  位于徐汇区龙华中路近枫林路的几处房屋及场地为上海市某粮食采购供应站所有,此前租赁给某实业有限公司,但双方因为租赁合同的履行发生争议,实业公司被诉至法院。

  徐汇法院主持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实业公司限期迁出相关房屋和场地,但面对生效的调解协议,被执行人始终拒绝搬离涉案房屋。

  徐汇法院执行局蔡勇刚法官实地调查后发现,涉案房屋和场地位于道路南北两侧,被执行人转租给十余家商户经营废品回收生意,场地内堆满废铁、铝、木材等废旧物资,加上大量违法搭建,总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不仅如此,部分商户还将违章建筑部分用做员工宿舍,部分搞起群租,场地内人员预计超过300人。”

  蔡勇刚告诉记者,此前,执行法官已上门对承租人进行法律释明,告知被执行人及相关商户无权占有涉案房屋,应立即腾退交房。“但多名次承租人也频频向法院叫屈,称已向被执行人支付巨额房租,拒绝主动搬离。”

  为保障申请人胜诉权益的实现,维护法律尊严,徐汇法院执行局几经讨论后决定依法对涉案房屋进行强制腾退。当天,经过8个多小时的工作,违法搭建被拆除,场地彻底腾空。涉案房屋被正式移交申请执行人,案件圆满执结。

  直击难点

  财物转移、被执行人安置难

  徐汇法院执行局局长曹庆告诉记者,强制腾退类案件一般分为两类,一类通常因房屋场地的租赁或买卖而产生,房屋场地的权利人依据生效判决要求被执行人腾让特定的房屋场地,而被执行人不愿搬离;另一类则是由于被执行人没有履行法定义务,因此法院决定对其名下的房屋进行司法拍卖,如果房屋场地内有人居住且不愿意搬离,法院便需要在拍卖前进行清场。“和其他执行案件相比,强制腾退类案件有两个比较特殊的地方,一是房屋场地都实际存在、可查可找,不存在因没有财产可供执行而导致执行不能的情况,原则上法院必须执行。二是凡需要强制腾退的案件,说明前期相关的调解、规劝等手段均已失效,因此这类案件通常会选择动用大量人力前往现场强制执行。”曹庆说。

  徐汇法院执行局法官蔡勇刚和强制腾退类案件打交道多年,在他看来,强制腾退类案件是执行中的一块“硬骨头”。“首先是财物转移理清难。强制腾退类案件常常涉及被执行人大量财物的转移,部分被执行人常常以担心财物丢失、损坏为由而拒绝执行,或在事后要求赔偿。另外是现场执行稳控难。在上海,有些强制腾退类案件的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导致当事人对抗情绪很激烈,执行现场容易出现极端事件或突发意外。”

  说到这儿,蔡勇刚微笑了一下,“不过最难的当属被执行人的安置问题。如果被执行人被强行迁出后无法妥善安置,容易激化矛盾。”

  巧借他力

  引入公证腾退徐家汇古玩城

  上海市文定路208号,闹市中的静谧之地,这栋五层楼高的建筑,是人们熟知的徐家汇古玩城,产权人是某服装集团。2009年,某家具公司向服装集团租用该楼,并于2016年转租给110余户商户,经营古玩生意。

  但从2016年开始,家具公司便不再按约支付租金。为此,2016年5月,服装集团将家具公司诉至徐汇法院。经审理,徐汇法院于2017年1月判决解除双方租赁关系、家具公司支付拖欠租金等各项费用1500余万元并限期迁出。然而到期后,家具公司仍未迁出,服装集团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执行立案后,执行法官沈怡明第一时间向家具公司送达执行通知,责令限期履行义务,但家具公司置若罔闻。为此,法官上门实地查看涉案房屋情况并了解到大部分商户未正常经营。为尊重案外人合法权益,执行法官在公告栏、大门口、主要通道口等处张贴公告,责令被执行人及案外人一个月内搬离。期限截止后,仍有38户商户拒绝配合清退工作。执行法官再次上门查看并制订了详细的强制执行预案,事先联系专业搬场公司、仓库,通知家具公司及相关商户。

  记者采访获悉,此次执行中,徐汇法院引入公证力量辅助执行,对清退的财物进行拍照、摄像、清点并制作清单,做到执行程序全程留痕,执行过程规范透明。考虑到部分物品价值较高,执行法官事先联系专业搬场公司,要求工作人员对现场物品全部仔细打包,确保物品在执行过程中不发生磕碰。

  “这样的举措得益于去年8月我们法院与区司法局签约的‘公证参与司法辅助事务创新服务’,既提升了法院执行效率,又避免了被执行人的财物纠纷,极大提高了强制腾退类案件的执行顺利率。”曹庆说。

  创新安置

  给予后期安置一定“过渡期”

  针对后续处置的难题,曹庆介绍,近年来,徐汇法院通过申请人提供过渡房屋、申请人先行垫付首付款、房屋“以小换大”等多种手段,使强制腾退类案件的被腾退人员有了被安置的住处,同时还有一定过渡期,此举既避免了被腾退人员以露宿街头为由赖在屋内不走,同时也降低了后续出现意外情况的风险,最终妥善解决了执行老案、难案。

  此前,徐汇法院执行法官张浩曾成功解决一起强制腾退案。在那起案件中,申请执行人历先生于2016年以600余万元买下苗先生名下一套房屋,却遭遇了“一房多卖”,另一位“买家”黄先生已经占了房屋。

  2016年7月,历先生向徐汇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黄先生返还房屋并支付房屋使用费。与此同时,黄先生也将苗先生和历先生一起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两被告于2016年2月22日签订的房地产买卖合同无效。

  法院经审理认为,黄先生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自己与苗先生之间就房屋买卖合同包括房价、具体付款方式等主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据此驳回黄先生的诉讼请求,支持历先生要求黄先生迁出并支付一定房屋使用费的要求。但判决生效后,黄先生仍未搬出,历先生遂向法院申请执行。

  “经过前期调查,我们发现黄先生在本市没有其他房产,这就意味着如果将他强行迁出,有可能会出现人、财、物无处安置的情况。”张浩说。

  考虑到黄先生的处境,历先生表示,他愿意为黄先生一家在外租借一套房屋,并支付半年租金1万余元。在得知申请执行人已为自己安排了过渡住处后,黄先生一家情绪稳定,全程配合法院的腾退工作。

  徐汇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吴金水表示,“2018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战之年,面对强制腾退类案件这类执行‘骨头案’,我们要继续拓宽思路、转变理念、打破常规、迎难而上,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攻无不克的信心,誓斩‘骨头案’,坚决把这块“硬骨头”给啃下来。”

  相关链接

  全市各家法院“亮剑”腾退案

  记者注意到,在全市面上,针对强制腾退类案件,各家法院都在攻坚克难。

  此前,本报曾报道过嘉定区人民法院一起腾退案件,家属拿骨灰盒“霸占”他人房屋,法院通过上门强制腾退顺利交付房屋。据悉,为了破解这一难题,嘉定法院在今年6月专门成立了“强制腾退类案件专业行动组”,将全局执行力量“拧成一股绳”。

  在崇明区人民法院执行一起强制腾退案件中,法院以雷霆之势将140亩土地及所属生产管理用房、仓库等腾退并归还申请执行人,及时维护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

  长宁区人民法院通过开展强制腾退房屋行动,将被申请人转租给某餐饮公司、并用作70余名员工宿舍的200余平房屋强制腾退。上海一中院通过快速查明事实、责令限期清场以及多次释法明理“三步走”,也在近期强制腾退了一家快餐店。

  接下来,上海各家法院将继续依法采取各种强制措施,以高压态势全面打击、挤压老赖生存空间,坚决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攻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