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如何让"老娘舅"解决"新纠纷"?
上海市委政法委调研本市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

2018年02月26日 来源:上海法治报 作者:夏天

  “老娘舅”是上海的一张名片。在过去的里弄,少不了这样一群“婆婆嘴、婆婆心”的人民调解力量,为邻里和睦作出了积极贡献。

  但随着近年来新业态、新需求的不断涌现,越来越多的新型矛盾纠纷,已经超出了传统“老娘舅”们的能力范围。可是,政府主导的人民调解机制却依然存在着如政府购买服务标准较低、专业调解力量缺乏等亟待解决的问题。

  近日,上海市委政法委调研组一行来到黄浦区南京东路街道和区法院诉调中心,就“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展开调研。近年来,黄浦区建立了如行业组织参与、诉调对接联动等调解新机制,取得了一定成效。在大调研中,调研组针对基层反映的问题,提出了如“梳理调解力量体系”、“加强政策供给系统设计”等应对建议,并希望在全市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框架标准。

  从“老娘舅”到“全科医生”

  黄浦区是一个典型的“二元结构”社区。这里商务活动、消费市场发达,8000余家企事业单位、30余万工作人口在此潮汐式活动。另一方面,这里还有多达70%的非成套老旧建筑,其中90%属于“留改”范围。实际居住人口中,户籍老人和低收入租赁人口占据了大头。用南京东路司法所一位同志的话说:“谁家垃圾桶放在门口,都能引来几个‘110’。还有晚上下班的年轻工友玩乐吵闹,引发老年住户的不满。可年轻社工上门调解,这些老年人又不买账,反问‘你个小年轻懂什么’。”

  在南京东路街道,市委政法委调研组对黄浦区的矛盾纠纷特点有了直观了解。黄浦的调解案源特征集中在“商事+劳资”以及“商居邻里+析产赡养”两块。随着新时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传统的邻里物业纠纷,出现了如“里弄小区要装马桶,公房小区要装电梯、改善停车条件”等新问题。在商事领域,随着新业态不断形成,知识产权这样的专业问题开始逐渐涌现。

  此外,随着群众权益意识的提高,还出现了一些人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而在失去调解可能后,仍拒绝走诉讼途径,坚持把不合理诉求强加在调解工作中。

  一位调解工作者形象地描述道:“我们的调解工作,既要有‘婆婆嘴、婆婆心’,还要有专业知识。”街道和调委会方面,则把调解员比喻为“全科医生”,“他们需要有基本法律知识,还要懂人情世故,拥有各类问题的处理经验,更要有抗压力。”

  专业化拓展人民调解领域

  “人海战术已经不够用了。”黄浦区委政法委相关负责同志表示。他说:“当前的矛盾纠纷,主要集中在历史遗留信访矛盾、二元结构引起的居住矛盾、社会发展衍生的新型民商事纠纷三大类型。矛盾纠纷多元化解,需注重加强吸纳社会力量、信息化建设、政策保障等工作。”

  黄浦区司法局一位同志比喻道:“让传统的人民调解‘老娘舅’去处理商事纠纷?有的已不具备这个能力了。我们需要行业协会、退休法官、检察官的帮助,要与时俱进。”

  据黄浦区司法局介绍,在拓展人民调解领域方面,黄浦在全市率先建立了“黄浦区工商联民商事人民调解委员会”,较早建立了“黄浦区知识产权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在诉调对接联动机制方面,黄浦区司法局与黄浦区法院明确了司法调解与人民调解的工作衔接模式、队伍建设和多元化解工作机制建设等内容。司法局在区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设立了人民调解工作室,选聘专人开展窗口接待和委托调解。黄浦区医调委和工商联民商事调委会等专业人民调解组织,也派调解员每周定期参加窗口接待,区内律师还参加立案窗口接待,协同做好矛盾纠纷的疏导和委托调解工作。

  诉调更能“案结事了”

  在位于合肥路的黄浦区人民法院诉调对接中心,调研组了解到:该中心去年成功诉调案件9000余起,占该院全年受理4.8万余起民事案件的近2成。在调解室,3名来自工商联的调解员常驻于此。诉调中心还设有市总工会、医调委、工商联派驻的调解窗口。有调解员告诉调研组:“我们调解的打假、卖假类案源最多,去年办结了250件。有时当事人正好是我们的会员单位,用他们的话说,没想到来了法院,却又‘回了娘家’。”

  法院方面向上海市委政法委调研组一行形象描述道:“如果所有案件都走诉讼程序,有的案件判决了也容易引起败诉方的不服。反而是诉调成功后,更能做到‘案结事了’。”

  一旁来自上海市高院的同志补充道:“去年全市法院诉调化解了民事案件的三分之一。”有调研组成员听后表示:“诉调发挥了很好作用,有助于大家心平气和把纠纷化解掉。”

  调研组实地了解到,近年来,黄浦法院与区司法局紧密结合,司法局向法院诉调中心提供了20个调解员编制和相应经济补助。法院则开展业务庭联动,建立了调解案源发现机制,并科学分流案源,有的案件交由法官自行调解,有的案件则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委托给社会组织调解。至于不能调解的案子,也为后期审理做了一定的准备。

  期盼更多专业调解力量涌现街镇

  对于调解员的待遇问题,黄浦区司法局一位同志反映:“黄浦区政府购买服务的标准还是较低,如果标准高一些,是否能吸引更多的专业人才投入?我们以前总觉得,对于退休的法官、检察官同志,给点补贴就行了。现在想来,其实是我们未能把他们平等视作调解职业人。而真正化解矛盾,却实实在在需要这些人才。”

  另一方面,专业调解人才的缺乏也是座谈各方反应的焦点。南东街道司法所表示:“现有调解员队伍知识结构老化,缺乏专业知识,只能靠经验工作。队伍建设还存在年龄偏大、招人难度大等问题。”

  有调研组成员表示:“政府主导人民调解,也要给社会组织留下一定空间,去应对经济发展新情况和专业性强的纠纷。”调研组提出计划:“各级调解力量体系需要精细梳理,如居村调解重在解决身边矛盾,街镇调解需要确立功能定位,这里是锻炼专业调解人才的地方,要让更多的专业调解力量在街镇层面涌现、集聚。”调研组建议,在试点区多给一些社工编制用于调解岗位,选择试点街镇,先用起来、探索起来。

  调研组希望黄浦区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方面做更多的政策探索,拿出整体框架体系,看看哪些可以变成上海全市的标准政策,甚至为全国提供模范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