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一名上海警察大叔的"漫画世界"
走近上海市公安局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民警胡晓亮

2018年01月31日 来源:上海法治报 作者:季张颖

  胡晓亮的家中有一处属于他自己的“工作室”,说是“工作室”,其实也就是一张腾挪出来的老式木质餐桌。桌上,一盏台灯、笔墨纸砚,还有一沓绘画书籍……布置得十分简洁。胡晓亮说,这“三尺之地”,就是他在警务工作之外全部的业余生活。

  2015年,胡晓亮萌生了“每日一画”的想法,自此以后的千余个日子里,胡晓亮每天坚持在他的“工作室”里作画。交通文明出行、烟花爆竹禁燃令……在胡晓亮的漫画世界里,多是与公安题材、法治元素紧密相关的作品。

  近日,记者走近这位用漫画讲述警察故事的可爱大叔,听他讲述画笔下的精彩人生。

  从海军航空兵到轨交民警

  卡通漫画、半百大叔。两个很难混搭的名词扯在一处,就如同记者见到胡晓亮时的第一印象一样:憨厚老实,又极为低调传统,不像是个玩艺术的人。然而当胡晓亮将一副“狗年旺旺”的画作展开在记者眼前时,灵动的语言瞬间“呼之欲出”。

  “在当民警之前,我在部队里待了20年,是一名海军航空兵。”胡晓亮以这样的开场白说起了自己“天南地北”的前半生。

  当兵时,胡晓亮曾是全团的飞机电气主任,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质,胡晓亮随任务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西安的大雁塔、法门寺,还有浙江舟山的普陀山……这些地方不仅有底蕴深厚的故事,还有很多启迪人心的美学。”

  在聊起自己于山川古迹中汲取到的艺术灵感时,胡晓亮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不瞒你说,我尤其喜欢普陀山那长长的上山道路,山间台阶、转角栏杆,都有很多关于丰子恺的中国漫画元素,看上去只是简单的三笔两笔,细细琢磨却非常有意思。”

  这些难得的经历,对胡晓亮而言,确是绘画素材积累的极佳机会。

  从部队转业后,胡晓亮加入了公安队伍,最初是大宁路派出所的一名“片警”,此后调到上海城市轨道和公交总队成为了一名轨交公安民警,从警至今已有10余个年头,作画一直是胡晓亮心中想去尝试的一件事。

  挑战“一万个小时定律”

  胡晓亮真正将想法落到现实,是在2015年。

  当时,胡晓亮身边有一帮朋友,绘画、木刻、书法……各式各样的人因相通的艺术走到一块儿。“其实最初的时候,我只是跟着圈里人到处看看展览,其中很多人都是大家巨匠,这种氛围带起来后,让我有了应该正儿八经作画的想法。”

  胡晓亮回忆,彼时,网上流行“一万个小时定律”,说的是把一件事情坚持做到1万个小时。“于是我就在想,如果我每天都画一幅画,究竟能画成什么样?1万个小时又是什么概念呢?”胡晓亮粗粗算了算:1天花上2、3个小时,1万个小时大体也需要10年。

  “我想试试。但当时就有人质疑我,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长年累月地作画,素材从哪儿来?又能坚持多久呢?他们说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提及此话,胡晓亮笑了笑,“但我是属‘驴’的,外国人只26个英文字母都能作出诗歌来,中国艺术博大精深,为什么不可以呢?就姑且把画画当成是对自己的承诺吧。”

  就在那一年,胡晓亮开出了自己的个人微信号,取名叫“二哥画画”。带着些闲云野鹤的味道,胡晓亮在微信号介绍中这样写道:二哥,家中行二俗称二哥,幼时贫困,爱在田间用石子涂鸦……自创“胡言乱画”系列漫画,不为别的,只为静心一乐。

  为自闭症孩子筹集衣物

  说是“只为静心一乐”,但“二哥画画”其实并不简单只是自娱自乐。

  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胡晓亮在一位从事特殊教育的朋友那儿接触到了自闭症患儿,当胡晓亮走进这些“星星的孩子”时,他便开始思考,自己能否为他们做些什么?

  “当时也是很凑巧,一位西安的信封收藏家拿着一摞信封专程找到我,说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人,能为他在单色信封的面上提笔点缀,用作收藏。”胡晓亮记得,自己当时只信手作了一幅“眺望对岸”的文艺漫画,那位收藏家便颇感满意,也就此肯定了自己的市场价值。

  “但其实更重要的是,这种画信封的想法也打开了我的思路。”胡晓亮从那以后就开始盘算“可以让作画变得更有意义”的事情:公益。

  如果自己创作的漫画信封以200元/个的价格售出,会不会有市场?最初的时候,胡晓亮还是有些忐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胡晓亮在微信朋友圈首度发声。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一周时间,就有很多人积极响应,其中既有身边的亲朋好友,还有很多素未谋面的热心人,6天时间总计筹款就超过了1万余元。

  “朋友后来问我是捐钱还是怎样,我想了想,还是把这些钱都换成衣服吧,‘这样好放心’。”在那一年的全国助残日前夕,胡晓亮将自己筹集而来的100套衣服悉数捐赠给了自闭症孩子。

  漫画中的“法治小故事”

  出于职业的关系,在胡晓亮创作的漫画中,不少都紧扣着法治元素。

  曾经有一次,胡晓亮刚刚早班上岗,就看到地铁里有一名老年人在抽烟,而距离老人不远的立柱上,便是“禁止吸烟”的标志。显然,老人对此视若无睹,正当胡晓亮和地铁工作人员准备上前劝阻时,老人的小孙子直截了当指着禁烟标志告诉爷爷说“这个地方不能抽烟”。这样的一个画面印刻在胡晓亮的脑海中,当晚便物化在了画纸上。

  除了通过作画宣传法治理念外,胡晓亮还专注于用漫画讲述民警故事。

  作为一名轨交民警,看着身边的同事每天忙于安检、盘查等日常工作,还要为往来乘客服务,胡晓亮感触很深。“上海地铁客流量那么大,这些工作看似简单却很繁琐。”

  这种身在其中的体会,也让胡晓亮格外能捕捉一个个平凡却又别样的瞬间。辛勤的、温暖的、感人的……一个个画面成为了胡晓亮笔下定格的故事,有民警在地铁里搀扶老人的、帮助残疾人推轮椅的、热心接受市民问路的……胡晓亮自信地说,几乎每一个轨交民警的日常,都能在他的漫画中找到。

  “二哥画画”渐渐有了名气后,去年,胡晓亮的漫画还作为警营文化被推送到公安部,其中,“祖国万岁”和“春运”两幅作品有幸被录用。

  一画一语传递“真善美”

  时至今日,胡晓亮创作的漫画作品累计有近千幅了,“二哥画画”也自成为一种风格:一幅毛笔漫画配上一行启发性的文字。

  如公安部录用的这幅“春运”中,配文写道:别因为走得太匆忙,而忘记了回家。又如胡晓亮近期所画“内心的仰望”,配文为:内心仰望的人都在低头干活。图文遥相呼应,很是发人深省。

  “通过这种形式,我想传递的不是简单的心灵鸡汤,更多是人性的善良和世界的美好。希望给人一种温暖、一种启发和警示。”对于自己的风格,胡晓亮是这样定义的。

  事实上,胡晓亮在用漫画告诉世界的这些“真善美”,也正是他在真实世界里真切收获的。在和记者闲聊之间,胡晓亮常常会说起一些启发他提笔的美好的生活片段,以及他沉迷于欣赏艺术,而做出的诸多“憨事儿”,比如走在马路上会突然因为一个灵感而停下脚步,亦或是为了欣赏衣衫飘飘的佛像,可以沉浸其中1个多小时。

  因为痴迷于作画,胡晓亮甚至将家中的餐桌专门腾了出来,辟为创作的空间,为此吃饭只好挪到客厅的茶几上。

  每天下班回家吃罢晚饭,提笔画上两三个小时,这样的生活对胡晓亮而言是种享受。“这个时候,就算是家里人开着电视机也完全不会影响到我。”胡晓亮形象地说,这种状态“就像是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后创作时代:“永远在路上”

  而今,“二哥画画”微信号的粉丝数已有数千人,不说其中有不少人想要慕名来沪“拜师”,也常有身边的朋友想让孩子跟着胡晓亮研习作画,但每次胡晓亮都婉拒了。因为他觉得,漫画世界是纯净的,没有功利心,如若为学而学,那会极为枯燥。

  而随着胡晓亮名气渐响,市场上也有人不断向其抛出橄榄枝,“有人提出想买我的版权,也有人建议说,从我已有的近千幅作品中精挑一些,足以出个漫画集或者开个个人画展。”胡晓亮知道从数量上确实可行,但就是在质量“还是不满意现在的状态”。

  谈及此,胡晓亮自个儿打趣说,“可能是我修了20年的飞机吧,对自己的要求一向很严,”随后又顿了顿,“也许作画本来就是一个永远在路上,永远不能让自己满足的事情。”

  如今的胡晓亮正在酝酿从漫画的风格中探索工笔画的新领域,后期希望逐渐结合,在画技上有所精进。

  “我离退休还有七八年的时间,‘一万个小时定律’的挑战正好还有7年,如果每天一画我可以坚持画满10年,那到时候我就有3650幅画。”在胡晓亮勾勒的蓝图中,或许经过时光沉淀,在年老的岁月里,出一本个人漫画集或者开场画展,也不是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