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2017年上海市人大执法检查瞄准哪些领域

2017年12月24日 来源:解放日报

  不少路段有禁行标志,作为骑行者,感到慢行道路畅通吗?

  不少老人被忽悠买了不该买的保健品,保健品市场到底什么状况?

  老字号是上海人心目中的标杆,他们的生产车间环境怎样,是否经得起抽查?

  监督项目是否选得准、选得精,直接关系人大监督工作的成效。盘点和梳理这一年的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项目,很多都瞄准了居民生活中最关心的议题。为了更好地履行监督职能,增强监督实效,执法检查的形式也是不拘一格,既有明察也有暗访;既有汇报实录,也有户外调查。

  四公里骑行,体验上海慢行环境

  这一年,共享单车风靡,由共享单车引发的停放矛盾、骑行环境一度成为关注热点。

  今年8月3日早晨8时,市人大道交管理条例执法检查组一行骑上共享单车,开始4公里的“慢行交通环境”建设专题调研。市人大代表童丽萍平时都是开车上下班,这次,她专门下载了摩拜单车的软件。

  高温天37℃,代表们一路骑,一路看,一路讨论。靠近南昌路,检查组发现,由于自行车道几乎只有1米宽,很难容纳大批量的非机动车,很多非机动车都被“挤出”非机动车道。代表们称,这是一条“赛车道”吗?这是目前城市道路上存在的普遍矛盾:开车的人感叹车道被占,步行的人觉得人行道太窄,骑车的人又无奈“没地可骑”。

  靠近徐家汇路,一座天桥让“骑行”的道路有了“断点”。检查组一行跨过天桥,继续讨论道路设计的细节。大家分析,内环线以内地区,缺少贯通性较好、连接各区的非机动车通道,部分区域禁非道路设置较为集中,周边路网缺少引导标识。骑行一结束,执法检查组就举行了一个小型座谈会,代表们争相建言献策。

  在4公里的骑行中,检查组在有限的路段经过了有机非隔离设置的道路,也经过了机非混行的道路。朱如安说,这次骑行最大的感受就是“限制多”“断头路多”。现阶段交通治理虽然取得了很大成果,但也反映出一些问题:比如过于依靠限行、禁行等手段,治堵措施还不够科学灵活。他建议,道路交通规划尽量考虑各类交通参与者的权益,尤其在中心城区,行人和骑行的需求都很大,设计上不能偏袒机动车。

  市人大代表金永红也是第一次骑共享单车,“虽然平时我也会带着孩子沿着苏州河夜骑。但结合今天以及平时的骑行体验,我感到,在上海畅通地骑行,确实有很多限制。交通规划是一个通盘考虑的系统工程,要平衡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各方的道路使用权益。”

  虽是第一次使用共享单车,童丽萍一路观察得仔细,她一连提出五个建议:建议对本市禁非道路,特别是中心城区禁非道路作合理调整,对一些群众意见大、反映强烈的路段先进行调整;尽可能实现机动车、非机动车道物理隔离,确保双方行车安全;交通标志设置更清晰合理,方便市民辨识;解决非机动车特别是共享单车停车难问题,科学规划;增加骑行道与步行道。后来,这些建议成为执法检查报告中的精彩细节。

  暗访老字号,为了舌尖上的安全

  “食品安全”执法检查是人大每年的常规动作。为得到真实准确的一手信息,这一年,市人大常委会几次组织代表暗访“舌尖上的安全”。

  老字号就是其中一次。今年11月1日,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组织十多位上海市人大代表兵分两路,进行食品安全执法检查“暗访”。其中一组代表直奔上海哈尔滨食品厂和老大昌——沪上知名的两家老字号。

  位于打浦路上的老大昌生产车间,代表们直接走到生产加工区,隔着玻璃墙,发现里面的师傅们正在用面粉制作面包。代表看到,车间内架子上积了一层灰,地板上油腻脏污显而易见。“我们粗粗一看就能看到这么多的卫生问题,不知道其他看不见的地方有多少隐患。食品加工企业应定期清洗,我们才能吃得放心。”

  在许利代表看来,老大昌在淮海东路上的门面装潢得非常气派漂亮,其后厨的生产车间也要跟上它的“面子”。

  当日下午2时许,代表们来到位于瞿溪路上的上海哈尔滨食品厂四楼办公区域。隔着玻璃幕墙,代表们看到了整齐叠放的绿豆糕、蝴蝶酥、小饼干等。代表们抽出放在每盒糕点储存箱里的标签,上面标有“10月28日生产,保存日期45天”。

  对于这些散装储存的糕点,许利有些意见,“生产日期都很清楚,也有标签标明。但是这些点心是散装的,没有特定包装,看上去很粗放,让人不由得担心散装点心存储运输会否有卫生问题。”她认为,上海的老字号虽然已经家喻户晓,但要远销国外,可能还是差口气。“对于老字号就应该要求更高一点,更为消费者考虑一下。比如,日本的点心包装都会标上什么时候前食用是最佳赏味期,而不是简单的标上45天保质期。包装这么粗放,很像小作坊的感觉。”

  在五楼的生产车间,有代表发现,这些正在制作点心的师傅没有戴口罩、手套。厂里的值班经理解释称,生产人员只要在作业前将手消毒干净,可以不用戴手套。而一同参与暗访的市食药监工作人员表示,按照上海食品企业的卫生规定,在食品成品加工环节,应该戴口罩,以防止二次污染。而手套可以根据具体环节规定是否要戴,比如有的环节双手做过消毒处理也可以。

  虽然此次暗访的结果没有什么大问题,老字号食品企业的食品总体上安全可靠,但“不戴口罩”等小细节依然存在。代表建议老字号企业既要有传承又要有创新,用更细致的管理让消费者更放心,也让老字号企业“走出去”时,能走得更远,走得更好。

  聚焦保健品,保护老人消费权益

  今年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执法检查,特别选了几个主题,其中一个就是老年保健品。这也是代表座谈会上被探讨最多的问题之一。

  11月30日,市人大执法检查组就老年保健品市场开展突击暗访。

  在位于徐汇区百色路的川恒五好生活体验馆,不到五十平方米的屋内挤满了前来体验保健项目的消费者。艾灸凳、负氧离子仪、脚部按摩器等设备被全线占用。

  有老人说,“我每天来,一个月只要三十元,可以体验这么多保健项目,很划算。”不少老人表示出对这种模式的欢迎,“这里有很多老年人聚在一起聊天,很热闹,体验项目价格又不贵,比在家打麻将好。”还有消费者向检查组人员热情介绍:“这里的眼贴膜很有效,贴了以后,眼袋也小了”,“这款按摩仪能治腿脚病,你要不要试试看。”

  当执法检查人员问道,在这里买过贵的东西吗?会担心受骗上当吗?一名消费者指着服务人员说,“他们很贴心,不是你们想的那样。”85岁的张奶奶告诉检查组人员,为了治疗静脉曲张,她在工作人员推荐下购买了一款细胞营养液,售价500元。检查组人员发现,这种滴液号称能实现细胞修复,其外包装既无“国药准字”等批号,也没有“保健品”专用标志。据张奶奶透露,她每年花两到三万元用于购买保健品。

  在随后举行的座谈会上,大家围绕保健品市场的现状展开探讨。有人说,保健品骗局易发,在于暴利和虚假宣传。关键的问题是,现有的规则、制度如何去制约这种商业模式。

  “即使知道是受骗上当,为什么老人也非常乐意掏钱?”在朱如安等代表看来,保健品欺诈虽然是一种温柔陷阱,却让人难以抗拒,个中原因值得我们反思。他说,老年人深陷保健品骗局,其背后折射出的是社会为老服务的缺失,老年人生活单调、内心寂寞、渴望慰藉,这种温暖服务虽然以营销为目的,却能精准地切入老年人心理需求。代表认为,这不仅是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问题,更涉及到老年人权益保障,不仅仅是工商、食药监等执法部门的责任,更需要民政、老龄委等各部门齐抓共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