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违法驾驶被查后各种暴力抗法
沪交警:莫从违法者变抗法者

2017年08月10日 来源:解放网 作者:吴艺璇

交警处理违法车辆

  经过一年多的交通大整治,上海的交通环境不断改善,路上的违法行为明显减少。但仍有小部分人依旧我行我素,在被查处的过程中与执勤交警发生冲突,谩骂或推搡交警,甚至出现暴力抗法现象,拖行、咬伤民警、耍酒疯、拿锁头砸公共设施泄愤……殊不知,违法行为人的这种行为已涉嫌妨害公务,轻则被依法处以行政处罚,重则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多次逃离未遂咬伤交警

  8月6日8时许,胡明(化名)驾驶着红色电动车在徐泾镇明珠路诸陆西路行驶,当时他正由南往北驶在机动车道上,数辆机动车从他身边擦身而过,险象环生。

  在路口执勤的青浦交警唐晨浩发现了胡明的交通违法行为,先由两名辅警上前将其拦下,并对驾驶员胡明开展交通安全教育,依法就其驾驶非机动车不在非机动车道内行驶的违法行为,作50元的处罚。随后,执勤交警通过现场PDA比对发现,胡明的电动自行车车牌与车辆信息不符,有盗抢嫌疑,准备对车辆予以暂扣处理。

  面对交警的处罚,胡明拒不交付50元罚款,坐在非机动车上许久未下车,趁交警在处罚其他违法非机动车车主时,胡明扭动油门企图加速。两位辅警迅速拉住胡海的电动车后座金属杆,导致辅警的手被金属杆上的异物刮伤,鲜血直流。没过多久,胡明再次扭动车把手加速逃离,但电动车早已被两名辅警牢牢抓住。

  这时,胡明的情绪突然失控,拎起自己的电动自行车连续砸向地面。执勤民警在制止时,警用设备也被撞落在地造成损坏。在执勤交警和辅警一番阻拦下,胡明被暂时控制在路边,等待派出所增援力量的到来。

  当时,交警唐晨浩用双手从后方腋下将胡明抱住,然而,胡明竟别过头往唐晨浩的右手咬去,导致其右手被咬伤。

  本打算周日陪儿子游玩

  看守所内,微胖的胡明身穿黑色短袖,外面套了一件蓝色号服,双手戴着手铐。

  “为什么会违法行驶在机动车道上?”胡明说,他是一名保安,刚刚值完夜班赶着回家,为了赶时间才没走非机动车道。

  那么,为什么会有接下去一系列的过激行为呢?

  胡明解释说:“听说要扣车,我就着急了。”胡明说,从家到工作地,他每天都需要骑50分钟的电动车,如果车被扣下,对他来说极其不便。而且,他的电动车牌照是个套牌,是花了100元由车行老板给挂上的。

  说到家里的两个儿子,胡明几度哽咽。他说,自己和妻子从湖北来沪务工多年,今年过年也没有回家,直到儿子们放暑假来沪。

  “我母亲带着我两个儿子来的,13号就要回家了,平时我上班没空,只有星期天有空。”值完夜班的胡明,为了履行和儿子们的约定,准备星期天一起去游玩,没想到因此进了看守所。

  胡明说:“我真的很后悔,希望受伤民警没事,我出去以后一定遵守交通法规,绝对配合民警的处罚。”

  胡某已因涉嫌构成妨害公务,被青浦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有人从违法者变抗法者

  面对处罚,有不少人都是脑袋一热,冲动之下错上加错,从一名交通违法者成为了暴力抗法者。

  4日13时30分许,李某驾驶一辆加装遮阳棚的无牌电动车,在行驶至建国西路衡山路路口时,被执勤的徐汇交警支队一大队民警小王拦下检查。因其电动车加装遮阳棚且无牌上路行驶,交警当即询问该车辆是否上过牌。李某则情绪激动地辩称自己以前也被罚过,“这车又不是偷来、抢来的。”此时,交警小王依法告知,非机动车未依法登记上道路行驶的,将处以罚款并扣车。

  李某一怒之下拒绝出示身份证弃车而去,并把电瓶拔出来扔在了马路上。15时许,李某又步行返回此路口,拿着一把新买的电动车锁,欲找交警小王理论。在寻找未果的情况下,她突然无故推倒路边停放的自行车、电瓶车,用车锁砸碎了一个公用电话亭的四面玻璃,又辱骂闻声而来询问情况的交警,并试图推倒警用摩托车,最终被交警及时制止。

  天平路派出所民警在接到交警电台呼叫后到场将李某带回派出所调查。经过民警教育,李某冷静下来后,对其冲动妄为后悔不已,但其行为已造成公私财物约3000元的物损,李某因涉嫌寻衅滋事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8月5日晚,杨师傅驾驶出租车在九新公路沪松公路路口处等候红灯,突然一辆白色越野车从右侧变道驶出,碰擦其车辆右侧反光镜后,直接撞在了前面一辆车的车尾上。事故发生后,杨师傅与前车车主立刻下车查看,发现肇事车辆内一男子坐在驾驶座内,跟他说话也没有反应,便立即拨打110报警。

  松江交警来到事故现场后,发现肇事男子熟睡在车内且浑身酒气,有酒后驾车嫌疑。然而,当民警准备将男子带往医院进行酒精测试时,肇事男子耍起了酒疯。“那个人喝多了,民警打开车门准备将他带上警车时,他突然撒起酒疯,对着民警拳打脚踢,把民警的眼镜都打掉了。过了一会,又来了几名增援的警察,一起把他带上了警车。”驾驶员杨师傅说。

  经鉴定检测,肇事司机邓某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达到273mg/100ml,比醉驾标准(80mg/100ml)高出3倍多,已涉嫌构成醉酒驾驶机动车。此外,邓某酒后殴打民警的行为也已涉嫌构成妨碍执行公务,将面临法律的严惩。

  目前,犯罪嫌疑人邓某已被松江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暴力抗法将被追究责任

  交警在依法执行公务时,违法行为人为了逃避处罚,驾驶车辆强行闯卡、撞击执勤民警,或谩骂、殴打民警属于使用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违法行为人将依照妨害公务罪处以行政拘留。

  同样,交通协管员是在交通民警指导下、协助交警依法履行道路交通安全管理职责的警务辅助人员,虽其不具备人民警察的身份,但其从事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性质是国家公务,是交警管理工作的重要部分。一些交通违法者质疑协警的纠违行为,不听劝阻拒绝配合协警的纠违,甚至对协警施以暴力行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违法行为人的行为构成阻碍执行职务的治安管理违法行为将被处以拘留15日以下的行政处罚,若情节严重,违法行为人将被追究其刑事责任,从重处罚。

  7月29日,杨浦公安分局的一位辅警彭曙光在控江路江浦路执勤时,发现一辆套牌出租车在非机动车道内违法行驶,上前拦停后遭到违法者暴力抗法,被突然加速的出租车拖行数十米。等彭曙光彻底清醒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彭曙光说,这是他当辅警3个月以来第一次遇到暴力抗法,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但在他被拖行后意识模糊之际,隐约感受到两位好心的市民,一人用自己的手提包垫在他的头下,另一人则不停地给他扇风降温:“虽然有市民暴力抗法,但大多数市民还是很支持我们工作的,守法者大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