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沪CSI刑侦"老法师":31载勘查9000案发现场
抽丝剥茧让死者"说话"

2017年08月04日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戴天骄

图说:案发现场,老姜在现场仔细勘查。青浦警方图

图说:案发现场,老姜与同事勘验尸体。青浦警方图

  影视剧里,时常出现CSI的身影。他们高冷干练,从容不迫,戴着墨镜冲进现场,穿着西服轻按鼠标,几秒间完成物证匹配,锁定嫌疑人,俨然一副“科技范”。

  这样的画面时常让上海青浦公安分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民警姜永明吐槽:现实中哪可能这样?

  没有墨镜西服,没有轻松写意,飞蝇与蛆虫是老姜还原现场的线索。解剖台上,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情境,老姜需要独自抽丝剥茧,让死者“开口说话”。从警31年,52岁的姜永明始终扎根刑事勘查一线,勘验刑事案件现场9000余起,出具鉴定书1000余份,为案件侦破指明方向。

  回顾自己的刑侦岁月,老姜感慨,“有些工作的艰辛,别人无法想象。我们这份工作的艰辛,别人想都不愿想,只是时间长了,我们也就忘记了去想,习惯了不想,到最后,其实也分不大清,究竟是苦,还是甜。”

图说:通信井口,老姜与同事在现场打捞尸体。青浦警方图

  案发现场“开路人”

  作为一名刑事勘查民警,直面被害对象、让死者“开口说话”、为案情指明侦破方向是老姜与同事所肩负的使命。在业内,由于刑事勘查工作的专业性,他们又被称为案发现场“开路人”。一处现场,只有勘查民警结束工作,后续警力才会进驻,而他们遵循的,正是勘查民警进入现场的路线。

  有一年夏天,老姜勘查一起凶案现场。嫌疑人的抛尸地点位于一地下通信井内,老姜与同事率先进入核心现场,打开窨井,渗人的场景映入眼帘,暗红色的油脂漂浮在水体表面。尸体打捞出井口时,即便有了心理准备,但溶解状的情形伴随高度腐烂的异味,还是让老姜感到胃部一阵收缩。

  彼时,老姜周围除了他的战友,警戒线周边原本围观的市民因受不了异味早已逃离现场。

  还有一次,同样是夏天,辖区远郊一处野外抛尸案现场,尸体被发现在草丛里,早已高度腐败,半边呈现白骨化,表面蛆虫不断爬进爬出。由于当时刚下过雨,案发现场的勘查一度陷入僵局。

  这边,老姜并不放弃,在旁人目瞪口呆中,带上手套,冒着恶臭,他用双手扒下数层蛆虫,令人作呕的场景下,让人震惊的情况出现了:数层蛆虫之下,尸体左侧腹部位置,一处刀伤显现。青年民警纷纷感到不可思议,老姜则解释,皮肤表面不可能有海量蛆虫聚集,除非皮肤有创面。案件当即定性他杀,老姜的勘查为嫌疑人到案奠定基础。

  “影视剧里,指纹、物证的比对,可能十几秒就匹配上了,实际哪可能那么轻松?”老姜感叹,刑事勘查岗位是一个需要“静下心,耐得住寂寞”的岗位,作为公安部门的专业技术民警,这个岗位既涉及生物医学,又要懂侦查知识,在常人无法想象的领域伸张正义。

图说:案发现场,老姜与同事在现场勘验尸体。青浦警方图

  执守正义“守夜人”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老姜自己也数不清,有多少次在半夜被电话叫醒,赶往现场勘验。无论是闹市街头还是空旷荒野,从高楼大厦到地下空间,哪里有案子哪里就是老姜工作的现场。

  那年冬天的一个深夜,指挥中心传来出警指令,青浦胜利路一别墅小区发生命案,一对夫妻在家中遇害。现场勘查完毕,专案组连夜成立,开展工作。然而,看罢现场,一丝疑惑始终徘徊在老姜心头,两名被害人两种死因,看似盗窃转换行凶,是否可能是另有预谋?

  进一步勘验现场,老姜注意到,案发别墅小区住户有限,大量闲置别墅环绕案发地,案发时间又处深夜,结合现场实际情况,老姜根据经验大胆推测,嫌疑人一定观察过被害人轨迹,这个观测点也许就在周边闲置别墅。

  于是,以案发现场为核心,老姜和同事们向外推进。终于,在搜索到周边一栋闲置别墅时,老姜在二楼窗户下发现一处保存完好的痕迹,周边还有多个烟头。通过现场提取,很快,嫌疑人名单提供给专案组。

  案件告破后,嫌疑人生物信息与闲置别墅内留存痕迹一致,其供述也与现场勘验完全一致。专案组成员进一步审讯后,凶手更交代了接受他人指使行凶的细节,这与老姜的推测再次相互印证。

  1965年12月12日出生,1986年7月起在青浦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刑科所工作至今,31年的从警生涯,老姜始终扎根刑事侦查一线。时间,会让一个人慢慢习惯一个岗位,一份工作,一份事业。旁人难以想象的工作,老姜只说是云淡风轻,坚持自己的信念。

  青浦区夏阳街道,一幢小楼掩映在老城区的群楼中,毫不起眼。附近的居民大概从未想过,这幢小楼里出出入入的普通警察,承担着整个青浦刑事案件的现场勘查工作,保卫着这方土地的平安。31年间,老姜在这里扎根,不是美剧里的神探,也不是小说里的捕快,而是用他的青春,慢慢积累专业知识,提升着破案的效率,同犯罪嫌疑人比拼速度。

图说:深夜,刑科所内,老姜与同事前往案发现场。青浦警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