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电信诈骗频发背后的情感疏落
家人亲友应成"第一道防线"

2017年07月18日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宗和

  “没开宽带还没开网银,居然被骗了。是骗子太厉害,还是他太蠢?”

  今年6月7日,上海杨浦区一居民泰某接到“电信公司”来电,称其在广东增城开通安装电信宽带涉嫌洗钱,并让其与“广州增城公安局”联系——两天之内,泰某开通网银,卡内179万元被转走。直至6月9日清晨,泰某才在家人提醒下惊觉这是一场骗局,向警方报警。

  经常上网的人一看便知这是一起“套路满满”的电信诈骗案,网络评论也大多集中指责泰某“糊涂”。

  记者曾接触过不少电信诈骗被害人。随着公安、银行和电信部门的深入宣传,真正没有接触过反电信诈骗的市民极少。但不少被害人表示,不知道最新诈骗手法,也不了解电信、金融最新服务的风险,因此上当。还有些被害人情绪被骗子牵引,陷入骗子编造的谎言中失去理智,亦步亦趋。

  这些被害人都需要一个《皇帝的新衣》里的小孩,大声喊出真相来。然而在不少既遂的电信诈骗案中,本该担任这一角色的家人特别是子女后辈却没有起到这样的作用。

  昨天上海市公安局发布信息称,该案犯罪嫌疑人郑某、姚某等8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不过,电信诈骗案件频发背后的人情疏落,并不会因为一起电信诈骗案的落幕而改变——父母会不厌其烦地转发给你真真假假的“养生秘方”,可你会把这一篇揭开电信诈骗真相的文章转发给他们吗?

  骗子步步指示,老伯开通网银还自己按了密码器

  今年6月7日下午,被害人泰某在家中接到自称“电信公司”打来的电话,称其在广州增城开通安装的电信宽带涉嫌洗钱,并提供了所谓“广州增城公安局”电话供其联系。

  泰某拨打过去联系到一名“刘警官”,对方告诉他其已涉及一宗洗钱案,现在“银监会”与“公安局”要对他清查资产。“刘警官”还让其打开电脑登录一指定网页,泰某看到了一张印有其个人信息和照片的“通缉令”,顿时就被“唬”住了。

  于是,在“刘警官”的步步指示下,泰某来到鞍山路上一家银行开通网银,回家后登录指定的网页,根据“资产清查要求”填写了自己的银行账户、密码等信息。

  随后,“刘警官”要求泰某将U盾插在了电脑机箱上,关闭显示器,但需拿起密码器连按“OK”键。从6月7日到6月8日,泰某每次接到“刘警官”电话就按要求不断按“OK”键。

  泰某发现,自己数张银行卡内179万已被全部转走。6月9日早上5时许,泰某在家人提醒下终于醒悟,拨打110报警。

  接报后,杨浦公安分局组成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泰某登录的网站其实是个远程操控软件,U盾和密码器本来是网银的“双保险”,但在骗子让他插上U顿后进行转账操作,再需要确认时让其按“OK”键,“双保险”没能发挥作用。

  侦查员随即从资金流入手开展调查,发现被害人银行卡内转出的资金已被化整为零,层层转出,涉及的多个转移账户分别在四川、黑龙江等地开户。为此,专案组派出工作组前往当地调查。

  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6月16日,侦查员先后在绵阳、彭州、哈尔滨等地将犯罪嫌疑人姚某、贺某等4人抓获。与此同时,通过对资金流的追踪分析,工作组发现,至6月8日下午,这笔被分流资金最终又重新归拢,进入了同一账户。专案组立即赶赴账户所在地深圳开展调查,该账户实际使用人郑某浮出水面。侦查员发现,案发后,郑某曾大笔使用账户内资金。6月22日,经连续追踪,侦查员在深圳罗湖将郑某、张某等人抓获。

  目前,犯罪嫌疑人郑某、姚某等8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家人亲友应成防范电信诈骗“第一道防线”

  了解一定反电信诈骗知识的市民从“电信公司”来电开始就已基本可以判定系电信诈骗,而个人信息泄漏在当今并不少见,利用当事人相关信息和照片炮制一张“通缉令”也并不难——对于大多数具有反电信诈骗只是和电脑常识的人来说,这一电信诈骗案可谓“套路满满”,“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因此大量网络评论也在批评泰某“糊涂”。

  “在批评别人的同时也应该想到,对于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人来说,你的‘常识’对别人而言也许非常复杂。”一些专业人士表示,之所以老年人被视为电信诈骗案潜在的高发人群,就是因为相对年轻人他们对社会的接触少,知识体系相对陈旧,对于诸如个人信息泄漏、电脑知识、网络银行等事物缺少相应的了解:“所以很多老年人一看到有自己照片、姓名和基本信息的‘通缉令’会被吓到,这对他们来说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这些专业人士看来,除了公安、电信和金融部门责无旁贷地将电信诈骗的手法和危害进行广为宣传之时,亲友之间也应相互提醒,特别是年轻人应经常将电信诈骗的新手法和知识传递给老人,以提高他们的防范意识。

  而记者走访的电信诈骗案中,还有一类典型情况是当事人其实了解过反电信诈骗的相关知识,但是在不法者编造的“涉嫌犯罪”、“亲人受伤”这样紧急的情况下,情绪被对方牵引。这样的情况一旦有人及时“刺破”,当事人很容易发现自己上当从而即使止损。

  今年4月4日,82岁的市民孙先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闸北分局民警,称孙某涉及一起洗钱案,要求他按照电话中的指示汇款且不能与任何人联系。受到惊吓的孙先生立即照办,甚至几次挂断他人打进的电话。就在他准备出门汇款时,得到信息的社区民警登门拜访阻止,孙先生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遭遇了电信诈骗。

  一些专业人士表示:“如果家人和亲友发现当事人行为异常,及时关心了解情况,或是报警求助,对于阻止当事人被骗将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防止“亲情提醒”已被诈骗犯设计进诈骗环节

  尽管不少年轻人并不乐意跟老人或孩子分享反电信诈骗的知识和案例,不少“升级版”的电信诈骗中却把防止家人、亲友介入作为环节设计进电信诈骗过程之中。近期发生的多起电信诈骗案中,不法分子会在电话里骗被害人离开家、单位到周边宾馆开房间接听诈骗电话,并不得与家人联系。

  去年7月19日,浦东新区一名高中女孩小陆离家出走与家人失联。就在当晚女孩家人接到“绑匪”电话索要50万元赎金。然而6月20日傍晚,警方在江苏连云港找到小陆,这才揭开一切不过是电信诈骗团伙遥控的骗局。

  事发当天小陆接到一自称某快递公司的电话,称其有一个寄往澳门的快递被海关查获,内有3张仿冒身份证。骗子威胁小陆:“你已经被不法分子盯上了,你们全家都有生命危险,要抓紧转移到设立在四川的安全基地。”这样的情况下,小陆断绝了与家人的联系。而骗子此举既在制造小陆“失踪”的假象,也让小陆无法与家人联系而沉迷骗子的编造的危险环境之中。

  为防止电信诈骗被害人转账,相关部门已在多个环节想办法进行拦截。截至今年3月底,上海市公安局反电信诈骗中心反诈骗中心共通过电话、短信、闪信方式成功劝阻10.6万余人次。警方还会根据相关信息和情况,及时通知社区民警前往寻找并阻止被害人。上海市第六届“平安英雄”朱晓云,是工商银行上海宝钢支行的大堂经理,凭借着“火眼金睛”阻止多起到银行汇款转账的电信诈骗案,2011年至今6年间为客户避免财产损失164余万元。

  “虽然各个环节的管理部门都在想办法,如果家人亲友能对老人、未成年人等群体进行更多的防范教育和提醒:“至少让他们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首先想到的都是找子女、父母或是亲友商量,而不是听从电话里的陌生人指示,直接到银行办理相关业务或干脆关掉手机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