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瘾君子"社区矫正记:
从把他当一个“社会人”开始

2017年06月26日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丽君

沃一鸣,上海市新航社区服务总站社工,在社工的岗位上有12年的工作经验。

  吸毒、贩毒、精神分裂、暴力犯罪……老沃接到这样一份社区服刑人员身份信息,事实上,他对这个人早有耳闻,他说,十几年了,这个案例是他接手过情况最复杂的,这个在街道早已“臭名远扬”的人,接下来的两年将由他接手进行社区矫正,坦白说,心里也“犯怵”。“从把他当一个‘人’开始。”老沃这样告诉自己。

  瘾君子! 烫手山芋到社区

  沃一鸣,上海市新航社区服务总站社工,即便在社工的岗位上有12年的工作经验,雷刚仍是老沃口中那个“最复杂的案例”。2015年2月,雷刚因贩卖毒品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又因患有精神分裂症,经法院批准,准予监外执行,依法实行社区矫正。社区矫正期为两年。

  翻开雷刚的档案,可谓劣迹斑斑:曾因暴力、侵财犯罪判刑两次,吸毒被判劳教三次、强戒三次,又因诈骗被劳教一次。也难怪说起雷刚,即便之前没有正面接触过,在街道工作多年的老沃却对他早有耳闻。“街坊邻居都说他是‘人渣’,说应该把他关起来。”

  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人,要来接受为期两年的社区矫正,老沃说,怎么跟雷刚接触是他最初考虑的问题,“肯定不能用正常思维,还要在工作中摸索”。

老沃的工作精神和工作方法在社工中传承和沿袭着。

  社区矫正 “人”字为本

  老沃对雷刚的情况做了全面的评估和分析:患有精神分裂症,病情未愈却自行停止治疗,以致心理波动频繁,暴躁情绪、偏执心理不时出现;好逸恶劳、恶习难改,冀望通过不法手段获取暴利,导致重复犯罪;吸毒成瘾,久戒未果,虽承诺不涉毒,但劣根难消;父母早亡,其兄亦患有精神病,兄弟俩争吵不断,另有一姐,因房产纠葛,已与其断绝往来……对雷刚的矫正,究竟该从哪儿下手?老沃一时也没了头绪。

  “从把他当一个‘人’开始。”这是老沃的结论,不管他之前做过什么,他现在的状态如何,要把他当做一个病人,一个社会人。然而,说来容易,做起来却没那么简单。老沃说,在与雷刚的接触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在于无法沟通。因为生病的原因,雷刚在社区的劳动被免除,但每周一次的学习,落实地也相当困难。“他时不时地玩失踪,我每周起码要给他打两个电话,通知他过来参加学习,有时候他不接,就要上门去找,敲半天门,他也不开,后来发现他就在家里睡觉。”

  因为要掌握雷刚的动向,老沃手头的通讯录上记满了雷刚各种亲戚朋友的电话号码;为了让他的病情在可控范围内,老沃总是监督雷刚吃药,而几乎每次都像哄小孩一样,各种招数都用上了。“斗智斗勇,每次都要好说歹说,不过好歹他慢慢地能听进我的话了。”

  多方协调 争取“人”权

  既然把他当做一个社会人,那么就要尽力为他争取他应该享有的权利,老沃是这么盘算的。“社区矫正期间,提高他的社区矫正适应度、身体康复度,增加他与亲人间的融合度”,这是老沃给自己定的服务目标。

  有病,当然得先治病。因家族史及吸毒的原因,雷刚患上精神疾病,加上治疗极不规范,断断续续,他的病情一直不稳定。纳入矫正后,经过多次访谈,心理干预,雷刚终于答应到医院看病吃药治疗。同时,老沃又积极和各方面沟通,协助雷刚办理残疾证,希望能给他争取一些生活上的补助。

  经过多方面的协调、沟通,生活上,雷刚享受了最低生活保障,并定期获得临时补助;疾病治疗方面,他享受医疗费用救助待遇。

  “这些都是他作为一个社会人应该享受的权利,我们也会尽力帮他争取。现在他的房子在动迁,关于他应得的动迁补助,我们也在积极跟各方面协调,包括动迁部门,包括他的家人。”老沃说。

  矫正期满 故事未完

  两年社区矫正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去了。公安反馈信息显示,自社区服刑以来,未发现雷刚涉毒违法犯罪的新迹象;居委会说,雷刚到居委讨要补助、无理取闹的次数少了;街坊领居说,最近雷刚对周围邻居的骚扰少了……波澜不惊,或许已经是老沃能预想到的最好结果。

  “自从接受社区矫正后,司法所和沃老师对我十分关心,一再教育我不要碰毒品,社工老师为我申请补助,中秋节还送慰问品;平时关心我的身体情况,一再催促我去看医生,吃药,现在我经常去看毛病;社工老师关心我的生活,还要我搞好与阿哥、阿姐的关系。”这是接受社区矫正后,雷刚自己的陈述。

  到此为止,故事听起来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2016年底,雷刚结婚了,谁也没想到,这段婚姻本身就是一个隐患。雷刚的妻子也是个“瘾君子”,婚后不久被强制隔离戒毒,于是,雷刚又要求办理离婚……虽然过了两年的矫正期,老沃也到了退休的年龄,但对于雷刚的动态,老沃始终在“更新”。

  “虽然矫正期结束了,但雷刚还出处于五年的安帮期内,他的家庭矛盾我们后续还在做安抚工作,相应的调解工作也在继续进行。”街道司法所社区矫正专职干部沈子羽说。

  记者手记:

  老沃所在的街道一共有4名专业社会工作者,对接辖区18个居委,老沃是其中一位,不过即将退休。“我希望公安、民政、社保等一些和老百姓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部门,在安置帮扶方面可以有一个互通的平台,这样我们就可以及时掌握矫正人员的动态。”老沃自创的工作表格已经成为老西门街道矫正社工们日常工作的标配,上面清楚地记着每一个矫正对象的各种相关信息。老沃的工作精神和工作方法就像这样在社工中传承和沿袭着。

  12年来,他直接参与矫正的人员达200多人,2人重犯。“我一直认为,只要自己努力做,用心思去做,用一个平等的眼光去看待这些特殊人员,一定能让他们客观的看待自己,认识自己的不足,燃起向善向好的动力,从而更好地做一个守法公民甚至弥补罪错回报社会。”这是老沃坚持这份事业至今的信念所在。

  (文中涉毒人员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