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企业限期清理禁限区域内单车
代为清理每辆收20元

2017年04月13日 来源:新闻晨报

  4月11日,黄浦区通过其官方微信公布了共享单车投、骑、停禁限区域(详见4月12日新闻晨报A4版)。昨天,记者前往多个禁限区域发现,即便早已设立了非机动车禁行标志,但是依然有不少市民骑车在路上穿行。

  上述禁令从4月12日起正式实施,黄浦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此次禁令涉及的部分区域原本就是禁止非机动车通行的路段,只是新增了一条“禁投”的要求。如今共享单车用户不断增加,设立禁令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对单车起到良好的管理作用,让单车乱停乱放的现象有所缓解。

  “三禁”路段违规现象多

  淮海中路(西藏南路-陕西南路)是黄浦区公布的共享单车禁投、禁骑、禁停路段之一,昨天上午,记者沿着淮海中路步行发现,道路两边各式单车凌乱地停在一起,作为上海市最繁华的商业街之一,即便是工作日,淮海中路的人流量依然很大,不少市民在走出地铁站后,都会选择骑单车去往目的地,一来二去,停放在淮海中路上的单车数量便不在少数。而根据黄浦区出台的规定,这些共享单车投放、停放在此属于违规。

  此外,记者在淮海中路某路段发现,该路段并未设置非机动车道,但是依然有不少市民骑着单车与私家车擦身而过。“这里可以骑车吗?”记者询问一名骑着单车的市民,“可以骑吧,大家都在骑。”当被问起是否知道淮海中路已成为“三禁”路段时,该市民茫然摇摇头,“在这上面骑应该没问题吧。”说罢她指指一旁的人行道。

  “禁骑”标识沦为摆设

  据悉,此次黄浦区公布的禁令中涉及的部分路段原本就禁止非机动车行驶,为了加强对共享单车的管理,黄浦区便增设了“禁投”这一要求。

  作为禁投、禁骑路段之一,在陆家浜路不少十字路口都能看到禁止非机动车通行的标识。昨天14时左右,记者来到南车站路、陆家浜路路口,一名辅警正在路口拐角处疏导交通,不多久,一名骑共享单车的女士一个大转弯便拐进禁骑路段,正当她想要继续朝前时,辅警指指路口的禁止非机动车通行的标识,该女士无奈下车准备离开。令人意外的是,当辅警刚转身,该女士便将单车推上人行道,继续朝前骑行。

  记者在现场发现,骑着单车借用人行道穿过禁骑路段的市民不在少数,该辅警表示,按照规定,有禁骑标识的路口,不管是机动车道还是人行道都不允许骑非机动车过去,“但是骑车的人太多了,我们根本管不过来。”

  先由单车企业自行清理

  此前,黄浦区因为“5000多辆单车被扣制造局路停车场”一事而引起多方关注,黄浦区单车投放密集,但是道路资源紧缺,如今共享单车用户不断增加,而乱骑、乱停等违规现象日益严重。黄浦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随着春季旅游高峰及“五一”小长假即将来临,黄浦区将面临客流高峰和共享单车车流高峰,城区安全运行会面临更大压力。因此,希望通过此次公布的禁令,与单车企业一起,进一步规范共享单车发展中的管理问题。

  据悉,该禁令从4月12日起正式施行,4月19日前由单车企业自行清理,对道路上脏乱、损坏、存在安全隐患的单车(包括废弃社会非机动车),禁投、禁骑、禁停区域的非机动车(包括共享单车),以及停放在小区内的共享单车和僵尸非机动车进行专项集中治理。

  黄浦区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一旦企业不能及时清理,那就将会由政府部门代为清理,由此引发的相关费用将由单车企业承担,参照相关规定,在单车公司自行清理期间,如果由政府部门代为清理的单车,将收取每辆20元的费用。

  加强共享单车有序管理

  摩拜、ofo、小鸣3家单车企业昨日表示,今后将在政府部门的指导下,做好共享单车的精细化管理,为广大市民提供安全、便捷、规范和文明的共享单车服务,接受社会各界和广大市民的监督,并且进一步加强政府、共享单车企业、非机动车管理企业的多方协作。

  摩拜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会配合政府做好积极调度。ofo 也表示,将利用电子围栏技术,去判断用户是否有乱停乱放行为。

  黄浦区市政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周岚表示,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禁投”可以通过与单车企业合作进行落实,“禁停”可以让市民根据白线来判断,该区域是否可以停车,而在“禁骑”问题上,则会与警方合作,“当场抓到就当场处罚。”不过周岚也强调,处罚不是禁令颁布的本意,更多的是希望加强对共享单车的有序管理。

  [业内观点]

  约束单车企业盲目投放运力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黄浦区公布共享单车投、骑、停禁限区域是一次很好的尝试,“它并不单单是共享单车运营企业独自的事,也不是这些企业凭一己之力就能够完全解决的。有了政府相应的公共政策、规划引导与管理举措,至少从政策上约束了共享单车企业的运力投放的盲目性。”

  同济大学法学教授刘春彦认为,黄浦区的单车投放比较密集,这次公布的禁令需要更好措施去落实。因为在“禁投”的问题上,单车企业可以选择不在黄浦区投放,但是“禁骑”和“禁停”就很难真正实行。即使单车投放到其他相邻区域,完全有可能被用户骑到黄浦区的禁限区域。而且政府部门很难做到24小时监控,不可能杜绝单车骑入、停在政府划定的禁区。共享单车也无法实现像汽车一样的牌照管理,通过监控录像事后进行处罚。

  刘春彦表示,一旦政府部门要禁止共享单车在禁限区域骑行和停放,就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去管理。而对消费者而言,共享单车并不是个人所有的车子,一旦遇到监管者很可能弃车而逃。另外,一旦违反禁骑、禁停的规定,处罚对象究竟应该是单车企业还是用户也是一个问题。

  刘春彦表示,按照目前的市场情况分析,政府更应当去扮演一个引导的角色,共享单车究竟应该投放多少,应当由市场竞争去判断。政府应该做好规划,提供更多的地方供共享单车停放,提供更多的道路供共享单车使用,实现上海市政府规划的慢通行。

  既要设置约束,也要给与支持

  大量的单车需求遇上有限的区域承载力,政府究竟应该如何管理,才能最大化地发挥共享单车的优点?

  对此,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表示,按照目前的路权规划,不能对共享单车一味地停留在限制和禁止,反过来也要考虑骑行和停放的空间是不是也太小了。要跟进相应的疏导和鼓励措施,“市中心人流密集区域,公共交通优先,同时打造更多的慢行空间也许会更加适合。”

  “有关职能部门在公布共享单车禁限区域的同时,是不是也能考虑规划一些行人、非机动车的‘专属’道路,给市民更好的步行和骑行空间。”郑磊建议,例如市区的一些弄堂小路,本来道路就比较狭窄,是否能在这些道路对机动车辆也进行禁、限措施,通过合理的设计,让这些小路形成一个连续的骑行(慢行)闭环系统,“这样步行、骑行会更加安全,体验也更加好。”

  郑磊介绍,绿色出行是趋势所在,它不仅解决了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难题,还更加环保并缓解交通压力。“所以,对于共享单车应该疏堵结合,既要设置约束和障碍,也要鼓励和支持它们享有更好地路权。”

  郑磊表示,目前共享单车企业都还处于推广期,短时间内,为了抢占市场份额而不计成本,相对不理性。但也不要因为短时间看到的一些负面现象,就一味扼杀,“不妨让子弹飞一会儿。这样趋势不会长久,到了一定时候,企业的商业理性会逐渐回归,什么地方用车更多,在什么地方投放效率会更高,企业自然会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