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干警

[长宁]崔平:辖区路口一站20年 做个“爱管事”的交警

2015年03月26日 来源:长宁区公安分局

  崔平是60后,从小在江苏农村长大,1993年顶替退休的老爸到上海工作。第二年,正逢上海市公安局招警,从小就崇拜警察的他报名应招,被顺利录取进了长宁交警大队。从此,崔平在交警的岗位上一干就是20多年,长宁区的交通路口被他站了个遍,他也从一个毛头小伙子,站成了略带几分沧桑的“大叔”级汉子。

  崔平的老爸是老一辈市级劳模,当年就是以闲不住闻名全行业,或许是遗传作祟、家风影响,崔平的“爱管事”在整个长宁交警也是出了名的。

  新华路番禺路附近,曾经是违法停车高发地段,交通经常因之阻塞,事故频发,110报警不断。2011年崔平被安排到那里执勤,说来真神,不久之后,那里的情况大为改观。这其中有什么奥秘吗?崔平说没有。如果非要说有,那就两个字:执着。执着地耐心纠违、执着地认真管理。

  新华路是保护型城市风貌区,路窄,通行率比较差,加上道路两边商铺、银行多,来往办事的人多。有些驾车族为了方便,想停就停,把这条原本就窄的风貌街挤得更窄,拥堵随时发生。

  只要不是高峰时间,崔平每天都会到这里来转转,给违停的车辆贴单子。每天贴每天贴,就会形成一种威慑,让人不敢乱停。可别小看了这张小小的黄单子,它是一种持续的矫治之力,人的习惯需要在持续中养成。崔平掌握一个原则,只要在全部执法程序完成之前,车主及时返回,经宣传教育愿意改过的,可以免于处罚。毕竟,惩罚和教育的目的都是为了纠违,只要达到目的,不必拘泥形式。但是,一旦执法程序完成,车主即使马上出现,惩处也不可更改,再怎么软磨硬缠都没用。类似的口舌碰撞几乎天天发生。对车主而言,这种麻烦可能偶发;对崔平来说,却是职业,是无数次的重复,但崔平无怨无怼,始终默默承受。他坚信只要执着地去做,总会有效果。

  再如行人和非机动车闯红灯,这在上海街头司空见惯,崔平却不肯轻易放过。他说,坚持严管,有助于帮助违法者养成良好的交通习惯,克服重犯累犯,就会在路口形成一股无形的震慑力量。

  有一次,一个时髦的妙龄女郎,叼着香烟闯红灯,被崔平拦下。对年轻女性,男性警察不能不多几分顾忌。崔平张开双臂,横在她身前,要她退回上街沿。女郎不听,强词夺理,引起周边群众不满,齐声指责,这才把她的气焰压了下去。这种时候,崔平说,他特别感谢这些充满正义感的普通群众,尴尬一刻,他们的帮腔,比他这个穿制服的警察还有影响力。这大概就是长期严管形成的强大气场吧。

  虽然不像刑警那样经常缉凶,但作为警察,崔平同样流淌着疾恶如仇的热血,对马路上任何一个可疑分子,他同样执着不放过。有一次,崔平巡逻在虹古路菜场附近,远处驶来一辆没有牌照的摩托车,他立即举臂拦车。摩托车迫不得已放慢了速度,但没有熄火。崔平喝叱,马上熄火!但驾车人装聋作哑,仍然扑扑地转动着油门。此时崔平就横档在车前,万一摩托突然加速,极有可能造成伤害,但崔平坚持不退缩。就在这僵持的一瞬,崔平发现,这辆车的漆色不对,刚喷的黑色油漆下露出原来的斑斑深蓝。崔平目光直视驾车人,假意问话,右手偷偷向下伸,猛然之间把车钥匙拔了下来,将摩托车稳稳控制住。经检查,这辆摩托的车身号和发动机号均属假冒,其来路肯定有问题。两名驾车人被带进派出所,经审问,两人交代了参与被盗摩托车买卖的犯罪事实。治安刑侦部门循此线索紧追不舍,最后成功打掉了一个专门盗卖摩托车的多人团伙。

  平日里,也有亲朋好友叮嘱崔平,别太较真,安全第一。崔平总是淡然回应:“警察的工作存在危险性,当然要注意保护自身安全,但是坚持严格执法是必须的,因为这是警察的职业精神。我相信,只有每个人都执着于信仰法律,并执着于实现法律的信仰,才能共享一个有序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