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干警

[虹口]那些年“老法师”与“小徒弟”的故事

2019年09月30日 来源:东方网

  多年后我身上也有了师傅“当年的气场”

  87年进入虹口法院做书记员,张修耘被分到了吴淞路审判站,那时“一审一书”是审判的标配。刚进院时,懵懵懂懂,张修耘坦言,很多工作都是带教法师手把手教出来的。

  88年,翟崇林开始带教张修耘。谈起这个师傅,一起由他主审的离婚案件,让张修耘至今记忆犹新,这个案子的当事人离婚离了17年,最后在师傅的手上案结事了。

  陈靖与文丽是一个厂的同事,恋爱结婚后,有了一个女儿。不久,厂里来了一个大学生,与文丽分在一个部门,两人有时会讨论一些技术的问题,结果传出绯闻。陈靖听到传言,气不打一处来,在厂里当众对自己的妻子大打出手。经此,文丽对丈夫心灰意冷,提出离婚,但被拒绝。之后妻子告到法院,丈夫陈靖以孩子为由坚决不同意离婚。

  “当时,法院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的安检,每次来开庭,陈靖的包里都会放一把斧头,威胁只要离婚就砍了妻子。”

  为了不让矛盾激化,一开始没有判离。之后妻子数次起诉、撤诉,再诉。

  最终,案子又到了师傅手上,他对陈靖做了大量思想工作,力图把矛盾化到最小。当时法庭在17号,陈靖家在15号,离得近,师傅经常带着张修耘去陈靖家里谈话,有时也把他叫到法庭谈话,同时也通过女儿做爸爸的工作。最后,法院判决两人离婚,丈夫没有出现过激的行为。

  “这种耐心,影响了之后我30年的审判工作。”

  她曾问师傅,“做当事人工作的时候,相同的话,我跟当事人说,为什么他不信服我,而师傅你把同样的话说一遍,当事人怎么就心服口服了,这是为啥道理。”

  师傅说:“可能是我的经验、气场,这些无形的东西,让当事人对我的信任度比较高。姑娘你还年轻,这些都需要成长的积淀。”

  时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多年的磨练,张老师已然从一位“学徒”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老法师”,身上也有了师傅当年的气场。而她也像老法师们那样,将审判经验传承给下一代人。传承的故事还在继续,年轻的“虹法一代”也在书写着属于自己的经历。(以上案件当事人为化名)

  带的是业务技巧,更是人生经验

  谈起自己的带教法师,陶陶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对她来说,一年多的工作学习,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脱胎换骨般的变化。曾经的法律梦想在日复一日的忙碌中一点点临摹出形状,而自己的带教老师——丁汉良更是身体力行地教会自己成为一名合格的法院人。

  【工作中的法师最有魅力】

  “在工作中,无论是审判业务,还是审监事务,丁老师总能从容不迫的处理。他总说‘法律无情人有情’,每一次面对当事人的问题,他都能耐心细致的化解,用行动践行法律的温度;对每一份文书他都会认真审核法律关系,反复斟酌措辞,让我体会到他对每一份判决的态度。”言谈间,陶陶难掩对丁老师的崇敬和感谢。

  陶陶说,相处一年多,自己最佩服的是丁老师对当事人春风化雨般的态度。有一次遇到一桩遗产继承案件,年迈的父母双双去世,几个兄弟姐妹间为了遗产吵的不可开交,且不时翻出不同的琐碎证据证明自己的赡养功劳。面对这千头万绪的证据线索,丁老师与当事人一一联系反复核对证据,同时和他们不断进行协调,有时甚至在电话前不知不觉中就谈到错过午休。

  “工作中的老法师真的很有魅力,能够协调当事人的关系,条分缕析,让复杂的案件最终得到调解,是一个好法官的必备素养。通过这件事丁老师给我的法律生涯上了重要的一课。”陶陶感慨道。

  【唯法律梦想与美食不可辜负】

  “丁老师不仅在工作中给我指导,也是我生活上的老师。这一年多以来,我可偷学了不少‘才艺’。”

  知道陶陶一个人在上海工作,担心自己“徒弟”的丁老师时不时会向陶陶传授一些独门烹饪技巧。害怕年轻人总是点些不健康的外卖,丁老师特地准备了一些简单快手的菜品,从原料到烹饪过程一一认真讲解。这份庭外的细致让陶陶独自一个人的在沪生活添了些许烟火气,心里更是温暖。

  陶陶说,“感谢丁老师指导的‘美食’,虽然一个人在上海,但是从一进虹口法院就遇到丁老师和各位同事,法院好像我自己的家一样。在上海的日子我不孤单,也更有信心向着实现自己法律梦想的道路上前行。”

  供稿:虹口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