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干警

[徐汇]当一名“无袍法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9年03月19日 来源:东方网

  人民陪审员心声

  我叫段宝玫,在上海商学院工作,是一名大学教师。此外,我还有一个身份——徐汇法院的人民陪审员。

  虽然“人民陪审员”这一称谓对大家来说并不陌生,但大家对其工作职责可能并不熟悉,甚至存在一些不理解这项工作的声音,认为人民陪审员发挥的作用有限。

  然而,每当我坐在审判席上,见证各类案件当事人的“离合悲欢”,我都能体会到作为一名人民陪审员肩上担子的重量;在我担任人民陪审员期间,我能真切地感受到人民陪审员制度的不断完善和进步。

  一个电话引发的“小激动”

  今年2月的一天,我的电话铃响了,原来是徐汇法院立案庭人民陪审员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通知我被随机抽取为一起诈骗罪案的人民陪审员。

  这是《人民陪审员法》出台以来,我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参与案件审理,心里有些“小激动”。

  工作人员再次明确参审流程:庭前仔细审阅案件材料,以便对案件事实和争议问题有较为全面和准确的了解,在庭审中能够有效发问,在庭后合议表达意见时更有底气。

  参与案件审理积极发问

  开庭当日,我与另一位随机抽取的男性陪审员分坐在法官两侧。被告人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某化名后通过网络结识多名被害人,虚构各种理由骗取他人钱款共计10万余元。

  “被告人,你怎么会想到通过网络去诈骗的?”

  “你家里的经济状况如何?”

  “被告人,你诈骗来的钱用在何处?

  “你何时开始沉迷网上赌博的?”

  “怎么到案的?”

  ……

  在法庭调查环节,我与另一位陪审员针对被告人作案动机、如何到案等事实问题进行了积极发问。休庭期间,合议庭三人对案件进行讨论,我结合自己的从业经历和对案件的理解,提出了我的看法:鉴于被告人是快毕业的大学生,并且悔罪态度良好,建议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从轻处罚。

  案件宣判引发深入思考

  经过合议庭评议,法院综合考虑被告人的诈骗行为、金额、到案后供述情况、是否自愿认罪认罚退赔退赃且取得各被害人谅解等因素,判处吴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庭审临近结束时,被告人吴某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作为一名二十出头的大男孩,他本该在校园里好好读书、奋发图强,但却因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而付出沉痛的代价。

  通过参与本次案件的审理,我一方面为被告人的犯罪经历和由此受到的刑罚感到痛惜和遗憾;另一方面,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也深感在人才培养的过程中,必须始终坚定“育人为本,德育为先”的教育原则,可以利用陪审经历,以案释法,在学校进行法治宣传教育,加强学生良好性格品格、自律意识、规则意识的培养,切实发挥好家庭、学校和社会在青少年成长成才中的“合力”作用,尽量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延伸阅读

  徐汇法院高度重视人民陪审员工作。目前,徐汇法院共有128名人民陪审员,2018年共参与审理合议庭案件4662件。徐汇法院高度重视人民陪审员工作:

  1 严格选任程序,全面落实“人民陪审员倍增计划”,设立人民陪审员办公室,统一负责人民陪审员的选任、增补、考核、管理和培训工作。

  2 采取电脑随机抽取的方式分案,提高参审的公平性和均衡性,促进公正廉洁司法。

  3 强化履职培训,确保胜任岗位要求,通过庭审观摩、案例研讨、讲座授课等形式,提升人民陪审员的法律素养。

  4 注重日常管理,切实保障高效履职,严格按照《人民陪审员法》改进规范人民陪审员各项工作,制定本院《人民陪审员工作管理规定》,就人民陪审员的工作职责、陪审纪律、经费保障、业绩考核作出具体规定。

  供稿:徐汇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