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干警

[静安]王一鸣:特警全能王家国情怀

2019年03月15日 来源:东方网

WDCM上传图片

王一鸣

  王一鸣个子不高,乍看也不壮实。都说“人不可貌相”,初次见面,你绝不会想到站在面前的王一鸣是上海特警的“全能王”——2016年和2018年,他在上海特警实战技能比武中勇夺翻越障碍赛第一名。

  特警“全能王”是如何炼成的?

  翻越障碍赛需要参赛选手在极短时间里,徒手爬绳,穿越地网,翻过3米板,通过15米天网,滑下长杆,荡绳,翻越爱尔兰板,走过高低杠和彩虹桥,翻转轮胎。比赛中设置的障碍对参赛者的身体和心理素质都是极大的考验,没有顽强的体力和毅力根本完不成比赛,而斩关夺隘争得第一的勇士被赞誉为“全能王”。为了这个桂冠,王一鸣除了要完成日常工作外,在“魔鬼教官”高雪明的指导下,苦练体力和技能,时常是刚下班就投入到训练中,6个400米跑、体育场台阶100趟来回,每每都是练到最后整个人趴在地上,脑袋像炸裂般地痛。但是王一鸣知道,只有忍受在蛹里挣扎的痛苦过程,才能化身成蝶,只有拼尽全力,才能凤凰涅槃。

  刻苦锻炼,收获的不全是成功的掌声和鲜花。2015年王一鸣首次参加特警实战技能比武,眼看胜利在望,一兴奋,翻转轮胎竟少翻了一圈,名次从前五位一下子降了下来;2017年比武,又因为从绳上下来,解除固定扣时慢了3秒,失去了蝉联“全能王”的机会。挫败固然让人痛苦,但王一鸣从不因为失败而裹足不前,而是奋发图强,力图东山再起。

  问王一鸣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地“折磨”自己?他总是会说,特警是一个特殊的警种,吃苦是必然的选择,只有平时苦练各种技能,身处恶劣环境、面对突发事件时才能应对自如。正因为有了良好的身体和心理素质,王一鸣在进入静安公安分局特警支队的五年时间里,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得知儿子取得骄人的成绩,王一鸣的父母深感欣慰。

  放弃考研,为梦想而奋斗

  王一鸣1991年生于安徽阜阳,父母很早就离家前往江浙做小生意,留下两个儿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这也养成了王一鸣独立生活的习惯。小学五年级时,王一鸣被市体校选中,开始练习摔跤,千万次的徒手相搏,练就了王一鸣勇敢、顽强的意志品质。看儿子炼得全身是伤,父母虽然心疼,但仍然坚定地表示:“只要是儿子认定的目标,我们都支持!”

  2005年,14岁的王一鸣拿到了安徽省摔跤比赛第二名的好成绩。次年,他考取了省体校。想着省体工队挨着省体校,进入体工队,吃住全免,还有工资收入,能给家里减轻负担,他将进入体工队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

  王一鸣在省体校那段日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为了比赛而不断减体重。母亲得知后鼓励儿子加油好好练,独自一人在家中照顾着年迈的老人,同时盼着儿子载誉而归。“硬汉”王一鸣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最终登上全国摔跤比赛三甲的领奖台。

  2014年,王一鸣以优异的成绩从安徽师范大学毕业,毕业后的他面临人生的选择——是留校继续读研还是特招成为一名特警。王一鸣毅然决然地放弃了硕士生的复试,选择了后者。第一次来到上海,第一次穿上藏蓝色的警服,第一次面对“魔鬼教官”的嘶吼,他生平第一次感到责任与荣耀,自此开始了他的特警职业生涯。静安公安分局特警支队就在繁华的南京西路上,夜晚看着霓虹灯闪烁,听着街头喇叭声碎马达声咽,王一鸣更坚定了自己的职责。从警五年,王一鸣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各一次,受嘉奖四次,2018年,还荣获上海市公安系统百佳警种标兵的荣耀。

  一家四口身处四处,上海是他最终的归属

  亲情是“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牵挂,是“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的嘱咐,是“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来”的思念,是“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守候。

  如今,王一鸣一家四口身处四个地方:母亲在阜阳老家照顾古稀之年的父母和公婆,父亲在成都工作,弟弟在合肥健身房当教练,王一鸣守卫着上海这座大都市的安宁。父亲出差来上海时顺道看过儿子两回,王一鸣工作忙,只能下了岗请父亲在单位边上的饭店吃烤鱼,道不完的言语,诉不完的亲情,匆匆相见,匆匆道别。母亲顾着家里,从没来过上海,更没机会看一眼儿子穿着藏蓝色的警服巡逻站岗,无私付出。王一鸣给母亲买了智能手机,可惜老人不会使用视频功能,娘儿俩偶有机会便通过电话诉情问候。王一鸣把对父母的爱默默地珍藏在心底,踏着坚实的脚步,一路前行。历经岁月的打磨,这位“全能王”立志塑造更完美的自己,去迎接春暖花开的美好。

  供稿:静安区公安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