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干警

[虹口]甘做无名英雄的“黑夜战士”——记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虹口缉毒队

2017年06月29日 来源:东方网

  凌晨1点,周遭漆黑一片,绝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

  “嘭!”在沪昆高速公路一收费站附近,一声沉闷的巨响刺破夜的宁静,一辆轿车直直撞上一辆SUV,将它卡死逼停。另一辆轿车上冲下来几个人围住SUV,“警察!不许动!”SUV上的嫌犯被迅速制服,后备箱里当场缴获数千包“伪装”成奶茶的毒品,总计48公斤左右。

  这并不是在拍摄警匪大片,而是虹口缉毒队飞车抓捕毒贩的真实一幕!这便是后来赫赫有名的“2013上海反毒第一案”。虹口缉毒队是上海市最早建立的缉毒专业队之一,也是最早开展毒品专案探索机制的单位之一。成立至今,虹口缉毒队屡破毒品大案,多次荣获嘉奖。近日,虹口缉毒队又被评为“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

  出镜也要打马赛克的人

  他们是警察,却鲜有机会穿上警服去抓捕嫌犯;他们是警察,破获了大案要案,在媒体报道中出现的却只能是化名和打上马赛克的照片。他们直面的是在刀口舔血的亡命毒贩,每天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血与汗的洗礼,所以,很多人把缉毒警察比作“站在尖刀上跳舞的人”。

  在2013上海反毒第一案中,在高速公路上驾车奋不顾身截停嫌犯车辆的缉毒队侦查员说:“当时嫌犯驾车慌不择路开错了道,想掉头继续逃窜,但看到我们的车逼近,就疯狂向外想冲出包围圈。我当时就想,一旦让他逆行驶上高速,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加速撞上去将其逼停。”嫌犯被撞伤抓获,这位侦查员自己也“挂了彩”,因为巨大的冲击力,他的整个脑袋陷进了前挡风玻璃,其驾驶的轿车则直接报废。

  这样的惊险抓捕,虹口缉毒队的侦查员们经历了多次。“我和死神最接近的一次,可能就是‘2014—819’毒品专案在广东陆河收尾的那次吧!”虹口缉毒队的老章回忆道。

  2015年1月30日凌晨2点多,在广东省汕尾市陆河县南告水库堤坝上,警方设下埋伏对制贩毒团伙实施全线收网。“我们亮明了身份,让嫌犯从车上下来,结果他直接倒车冲撞过来。”安静的夜幕里发出一声巨响,又传来一阵枪声,嫌犯驾驶的黑色轿车车尾冒出浓烟,顿时现场一片混乱。老章等人不顾危险,冲到嫌犯车边,将其拖出驾驶室制服。而在驾驶室内,民警发现了一把上膛的手枪,里面还有5发子弹。在抓捕过程中,一名广东民警被流弹击中小腿,所幸无生命危险。从受损严重几近报废的汽车、散落一地碎片的现场看,当时毒贩的丧心病狂可见一斑。“2014-819”毒品专案最终成功收网,共抓获制贩毒团伙成员19人,缴获大量冰毒,捣毁了一个位于陆河县的特大制毒工厂。

  总是与黑夜相伴的人

  夜幕下,飞车堵截凶残毒贩;黑暗中,短兵相接捣毁毒窝;长夜里,密切监控嫌犯动向……缉毒警察们总是与黑夜相伴。

  “很多人都说我白,问我有什么秘诀。我想了想,因为我们的工作更多是在晚上。”虹口缉毒队一位黄姓侦查员说。就算是他在家中陪伴家人,但一到了晚上,下转2版(上接1版)家中年幼的孩子也要“条件反射”地问:“爸爸,你今天晚上要出去抓坏人吗?”

  除了工作时间日夜颠倒,几无节假日、长期出差也是缉毒队侦查员们的常态。被称为“建国以来上海破获的最大毒品案件”的“2014—819”毒品专案,侦破收尾阶段正值春节来临之际,案件不等人,虹口的缉毒队员们都毫无怨言,主动放弃了与家人团聚,来往于上海广东两地侦办此案。

  “我最遗憾的是,我的孩子中考那个学期,我在成都办案,出差整整3个月。等我回来时,孩子中考都结束了。”被称为虹口缉毒队“老法师”的老何,说起这件事情依然充满愧疚,每次和家里通电话,孩子问他“爸爸什么时候能回家”,他总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家里要装修了,我要出差,等我回来,装修已经弄好了;老婆怀孕要产检,我要出差,一次产检都没陪过。家里大事小事,都是她一个人。”说起妻子的“女超人”范儿,缉毒民警老章既骄傲又愧疚。

  据统计,缉毒警平均每人每年在外出差办案的时间都在三个月以上,顾及家庭的时间本来就少。而每次办完案子回家,大多是身心疲惫倒头便睡。事实上,即便是有难得的休息时间,缉毒警员也不敢与家人一同逛街。“我们的工作比较特殊,经常和毒贩打交道,他们除了会对抗公安机关的打击,还可能会对缉毒警察、缉毒警察的家人进行报复。所以,尽量不和家人同出同进。”老何告诉记者。然而,当破获一个个案件时,记者看到了他们胸中升起的自豪感和使命感。“为了人民的安全,这是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

  记者手记

  有人说,我们享受着岁月静好,只因为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缉毒警察,就是那些在幕后,替你我负重前行的人。因为职业的特殊性,他们也许“生亦无名,死亦无名”,但他们值得被我们铭记!值得被每座城市、每个角落铭记!

  供稿:虹口区公安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