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县快播

[黄浦]社区治理协会:管好的岂止一条弄堂

2016年07月08日 来源:黄浦区政法委

  谁都知道,弄堂菜场不好管。

  当需求与供给在市场条件下自然连接,“板起脸”的政府监管,往往充当了吃力不讨好的角色。

  这个时候,如果政府不“满打满做”,而是适度地放开、让渡部分管理权限,让各方力量都能参与进来,这个开放式结局似乎很吸引人。

  重庆南路26弄,就做了这样一次尝试。

  这是黄浦区瑞金二路街道内一条典型的老式里弄,曾聚集了大量流动菜摊,喧杂吵闹环裹着各色气味,几乎两三天就有一单关于“26弄”的投诉上传。但真要取缔,一些百姓又舍不得。

  监管整治,肯定是要做的,街道尝试巧妙借力社会组织,培育弄管会,这在终结26弄乱象的进程中,起到撬动作用。

  先来看现状:11家依规经营又获“点赞”多的菜摊得以保留,同时也严格遵守居民规定的设摊时间和环境要求。

  26弄的经验,也让瑞金二路街道有了新的思考———站在更高、更宽阔自由的平台上,审视、运用社会组织之力,为推动社区治理谋布大棋局。

  加码社会组织,管好了一条弄堂

  还是回到26弄的整治上。

  街道牵头组建了专项整治工作小组,由城管科牵头,城管中队、派出所、市场监管所、房管办、市容管理所等抽调专门人员参加。小组对该区域摊点进行了全面摸底 调查,分有经营场所、占路流动设摊两类。同时依托居民区党总支召开“民情气象员”会议,征求各位居民代表对该区域管理的意见建议。调研基础上,方案确定: 取缔绝大部分流动摊点,规范管理有固定门面的摊点。

  联合执法队伍在前期宣传告知基础上,集中取缔了流动设摊,对有固定门面的摊点划定跨门范围,并对经营品种进行严格限定;房管办协调物业公司在弄堂三个出入口加装铁门或旋转门,防止流动摊贩进入;城管科对弄堂部分破损墙面修补粉刷,为菜摊经营者提供统一菜筐。

  轮到社会组织施展拳脚了。在社会组织“瑞金二路街道社区治理协会”协助下,26弄成立了弄管会,由居民代表、菜摊摊主代表、小区物业管理员、社区民警、城 管联络员等参加,通过居民自治的方式加强该区域日常管理。弄管会下设宣传监督小组、摊主自治小组、矛盾协调小组。分别负责日常巡逻管理,劝阻不文明行为; 引导摊主们规范经营,确保环境整洁;以及协调居民和菜摊经营者间的矛盾。弄管会制定了每月例会制度、管理考核评比等制度。

  弄管会充分发挥了居民在市容管理中的主导作用,将该区域菜点的经营内容、经营时间和经营点数量等确定权交予居民。比如,整治过程中,有居民提出能否适当保 留部分流动摊点,补充固定摊位供应不足的问题,弄管会广泛征求居民意见,对4家态度好、价格公道的流动摊贩建议保留,并规定其早上6:00—9:00可在 弄内固定地点进行设摊;当菜点与临近居民因噪音发生矛盾时,弄管会又及时召集双方协调,调整了经营时间。

  枢纽平台连接

  “需求侧”与“供给侧”

  26弄只是个典型案例,但也可从中一窥瑞金二路街道积极探索创新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工作的新机制。

  街道副主任戚建豪介绍说,根据新形势下社会治理工作的需要,街道专门成立了“瑞金二路街道社区治理协会”。

  该协会作为社团组织,由社会组织代表、居民代表、街道网格中心、党建中心、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等组成———有代表“需求侧”的居民群众,有代表“供给侧”的社会组织,更有代表“监管侧”的街道部门。通过这一综合性平台,协调各方资源力量,共同推进社会治理。

  这一平台,也让瑞金二路街道实现了“四个有”:有组织,通过社区治理协会,改变了过去各方力量“零敲碎打”分散开展的方式,促进了队伍、需求、资源、项目 的整合;有资源,该协会更近似于一个枢纽型组织,能广泛地寻找、联系各类社会组织,努力培育、发展和引入不同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有项目,协会深入社区 调研,掌握居民群众最真切的服务需求,从而可以有针对性地形成工作项目;有自律,协会对各类社会组织提供相应的指导培训及督促管理。

  比如,社区治理协会下设“魅力社区专委会”,先后培育了一批诸如重庆南路26弄弄管会、建国中路18号楼管会、皋兰路2号院管会、进贤路路管会、幸福商铺 自治会等14个自治组织,进行日常巡查、引导劝阻、情况上报等工作,与街道网格中心衔接互动,及时解决群众发现的问题,提升了城区管理水平。

  衍生出丰富多元的治理领域及项目

  在社区治理协会这个综合性平台上,瑞金二路街道又结合社区发展实际,衍生出具体推进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若干项目。

  首先,以公益性的社会组织拓展养老服务。

  通过政府购买服务、专业机构协作、企业资助等方式,扶持和培育社会组织,共同参与为老服务。

  托管服务设施运行。街道在全市率先推出“长者照护之家”,并委托“上海祥光老年事业发展服务中心”进行专业化管理,创新社区养老服务模式。在专业化管理 下,进一步引入医养结合机制,安排医生每日巡查;配备智能设备,提供老年人健康大数据;动员中医文献馆、昆剧团等21家驻区单位轮流安排项目进“长者照护 之家”。

  同时,承接养老服务项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和市场化相结合的运作机制,成功培育了“康乐家”社区服务发展中心。自2008年成立以来,“康乐家”逐步承担 了居家养老、老年人日托所、老年人送餐助浴理发、家政服务、社区公益站、便民服务队、爱心超市等大量街道委托项目,同时自主开发了消费品代购配送、家庭营 养顾问、专业保姆、蔬菜直供等细分化、专业化的特色项目。目前,“康乐家”共推出了5大类38项服务内容,每年服务老年人上万人次,并先后荣获了“全国民 政系统优质服务品牌”、“上海市巾帼文明示范岗”等荣誉称号。

  开展心理健康指导。街道与区心理咨询师协会签约协作成立了“心灵扬帆工作室”,通过开办讲座、热线服务、个案咨询、危机干预等方式,为老年人提供基本心理健康服务,每年受益群众达到7000余人次。

  组织社区老人互助。由街道引进企业新沪商联合会出资,在居民区设立新沪商助老义工站,聘请义工与独居、高龄、困难老人结对,通过“邻里关爱、志愿服务、以 老助老”方式,提供“精神慰藉、急难相助”的志愿服务。目前,“新沪商助老义工站”已覆盖所有居委会,共有108名义工结对540位老人。

  借力专业性的社会组织,也让瑞金二路街道的社区文化就此“高大上”起来。

  在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管理上,街道探索创新,形成了一体化全委托管理下“项目化运作、专业化管理、社会化参与”的运行模式和居民自治、社区共治的文化议事平台。

  去年,街道与具有全委托管理资质的浦江公共文化发展中心签订协议,委托其对中心的文化活动策划、物业服务、文体团队管理、日常运作等各个方面进行整体运营管理。

  同时推进项目化运作,与上海百视通数字影院有限公司合作,建立全市首家数字院线社区影院,公映后下线一个月左右的影片一般即可在社区影院播放,解决了社区文化活动中心缺少片源和放映版权等问题。

  此外,街道还组建了由上海文化广场、上海昆剧团、上海故事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瑞金医院、八号桥创意产业园区、区文化馆、区文保所等辖区内单位代表、居民 代表和上级指导单位共同组成的瑞金二路社区文化议事会,为社区文化项目和发展方向提供建议,对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工作进行第三方监督、测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