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租客冒充房东卖房,还找人假扮父母

2020年09月01日 来源:新民晚报

  被害人何某从邵某处购买了一套房子,先支付给邵某60万元,还没等到收房,却在小区物业处发现这套房子根本不是邵某的,邵某只是租客,之前签协议的“邵某父母”也是他找人假扮的。

  租来房子卖钱

  邵某沉迷赌博,曾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拘役六个月,宣告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邵某的缓刑考验期间自2019年7月1日开始至2019年12月31日截止。在缓刑考验期内的邵某又想去澳门赌博,但苦于手头没钱,绞尽脑汁,将主意打到了自己租的这套房子上。他想用租的房子骗点钱。

  邵某想到自己的一位朋友家里拆迁过,有房子拆迁置换的整套材料。他找朋友借来了整套材料,将名字和房屋地址改成自己的,并做了假的置换订房表、置换协议、评估报告等材料,还自己做了一份假的村居委开具的证明,证明租的房子是自己所有,上面盖的村居委的公章是他私自在外面找人刻的,还找人冒充村书记签名。准备工作做齐全后,邵某开始找买家。

  找人假扮父母

  2019年11月,邵某找到了想要买房的何某。邵某向何某谎称这套房子是自家的宅基地拆迁房,并给何某看了事先做好的假材料。何某信以为真,看过房后也比较满意,90万元的低价也着实让人心动。

  邵某说:“我妹妹有套一模一样的房子,100多万卖掉的,我要不是缺钱不会以这个价格卖掉,太可惜了。”他提出:先写个购房协议,让何某先付给他60万元,等一个月后自己能够还给何某60万元的话,这个卖房协议就作废,届时支付给何某5万元利息,如果一个月后邵某还不出钱,何某再支付剩余的30万元购房款,房子正式卖给何某。何某觉得自己没什么损失,就答应了邵某的提议。

  等何某准备签购房协议时,看到材料上户主是邵某的父亲,就要求邵某的父亲也来签字。邵某找到两个跟自己父母年纪差不多的中年男女冒充自己父母,并给了他们每人1000元作为劳务费。邵某将他的“父母”接了过来,“父母”在合同上签了字、摁了手印。签好购房协议后,何某支付给邵某10万元现金,另外50万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转账给了邵某。邵某当场写了张60万元的收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