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我很同情“网络喷子”,真的!

2020年08月31日 来源:金山法院

  不久前,浙江温州市的小李因业务矛盾在自己朋友圈对小张发布侮辱性言论并贴出小张照片,法院判令被告小李以不屏蔽任何人的方式公开发布微信朋友圈,向小张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发布的道歉内容至少保留十日。这一新闻很快登上热搜,引发热议。

  类似的名誉权纠纷案件不光涉及微信朋友圈,还包括微信群,以及微博、抖音等网络公众平台。

  01“网络喷子”是怎样炼成的?

  柏拉图《理想国》中有一隐喻:一位牧羊人机缘巧合得到一只可使自己隐身的戒指,发现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且不被发现后,他先到国王的厨房大吃一顿,又将国库的珠宝洗劫一空,最后勾引了王后,杀害国王,夺取了王位。

  而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电子屏幕前缺乏“被注视感”的状态同样使得一些人无法抑制内心幽暗,作出侵害他人权利的行为。他们是“马甲”背后的“网络喷子”、“键盘侠”,也可能是实名制的社交平台的一些用户,在现实中也许忍气吞声,却常常在网络上重拳出击,意气风发,呈口舌之快的同时可能侵犯了他人包括名誉权在内的人格权。

  02当《民法典》遇上“网络喷子”

  名誉权是人格权的一种,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以侮辱、诽谤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名誉权。

  人格权是维护民事主体人格尊严所必须的权利,包括民事主体享有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等权利。同时,《民法典》规定,自然人还享有基于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产生的其他人格权益。

  《民法典》一大亮点即在于人格权独立成编。《民法典》将人格权作为基本民事权利类型,细致勾勒权利内涵,与其他民事权利类型一同构成民法典规定的基本民事权利体系,更大程度地尊重了人的尊严与价值,强化对人格尊严的维护。

  由于实践中尤其是网络上侵权行为的多样性、损害确定的复杂性,《民法典》998条在确定侵害除了生命权、身体权和健康权外的精神性人格权需承担的民事责任这一问题上,更注重动态考量与综合评价,具体考量因素包括行为人和受害人的职业、影响范围、过错程度,以及行为目的、方式、后果等。

  03别以为当“喷子”不需要负责

  名誉是对民事主体的品德、声望、才能、信用等的社会评价,名誉等人格利益的保护为公民设定了公开言论的行为边界。根据《民法典》995、1000条规定,当人格权遭受侵害时,受害人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这类请求权并不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行为人因侵害人格权承担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的,应当与行为的具体方式和造成的影响范围相当,如果其拒不承担相应民事责任,法院可以在报刊、网络等媒体上发布公告或公布生效裁判文书等方式执行,费用由该侵权人承担。

  《民法典》侵权责任编1182、1183条分别确定了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财产损失的赔偿责任以及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赔偿责任。对于侵权行为造成他人精神损害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精神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精神损害赔偿数额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及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进行确定。当然,对于网络侵权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涉及行政责任与刑事责任。

  同时,为了强化对损害的预防和控制,《民法典》997条还规定了禁令制度,若民事主体有证据证明他人正在实施或即将实施侵害其人格权的违法行为时,此时不及时制止将对自身合法权益造成难以弥补损害的,有权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行为人停止有关行为的措施。

  04遇到“喷子”我们应该怎么做?

  当事人在遭受侵害名誉权、隐私权等网络侵权时,应当及时保存证据,可通过平台举报、申诉等途径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等必要措施防止损害扩大。

  根据国家网信办发布的《互联网论坛社区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跟帖评论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相关文件规定,互联网论坛社区服务、跟帖评论服务、群组信息服务以及公众账号信息服务中实行“后台实名、前台自愿”原则,对于非实名用户,当事人可要求平台提供实际侵权人资料,以便通过司法途径捍卫自身权利。

  网络空间的开放性为网络言论留下相对宽松的自由空间,但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言论自由更有其边界。在互联网上发表不当言论、公开他人信息等行为可能构成侵犯他人人格权而需承担相应责任。

  在社交平台展现戾气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在指责别人的同时,先约束自己的行为,如若确实存在矛盾,面对面沟通或寻求妥当救济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互联网不仅是信息数据,更是一面镜子,镜子内外,少些讥嘲戾气,多些宽容尊重。尊人者自尊,慎独者自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