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本想制止不文明,行为不当成被告

2018年09月03日 来源:东方网

  面对不文明行为如何制止比较恰当?这是个很令人头疼的问题。很多人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对不文明行为视若无睹。但是因制止他人的不文明行为,惹上纠纷的事情也并不少见。市民周大爷就是其中一位。

  制止乱扔垃圾,双方出现纷争

  市民周大爷在小区内见到中学生小王乱丢垃圾,遂要求其将垃圾扔进垃圾箱内。小王未理会周大爷,周大爷遂张开手臂拦住小王去路,双方发生口角。小区监控显示,周大爷上前拉扯小王并拿走了小王的书包,小王拿回书包向小区外街道行走,周大爷奔跑追赶小王并再次拿走小王的书包。据周大爷称,再次追赶小王是因为小王在离开时对他做了一个带有挑衅意思的手势。后有路人将周大爷劝回到小区门口,并帮助小王拿回了书包。

  据悉,小王在此事之前有心理诊疗史,此事更是加重了其精神压力和心理损害程度。小王以侵害其健康权、身体权为由将周大爷诉至上海市某区法院,要求其赔偿心理治疗费7217.2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周大爷的制止行为超出了必要限度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周大爷看到小王手中的垃圾掉落,上前劝导、教育,原是善事,但亦应采取合理方式,行为上不应该超出必要限度。周大爷从年龄、性别以及社会经验方面和中学生小王相比,都占绝对优势。周大爷并非小王监护人或小区环境管理人员,对小王采取拉扯、奔跑追赶、两次拿书包的行为,明显过激、超出合理范围。

  小王作为一名十几岁的女学生遇此情况并无足够应对能力,周大爷的不当过激行为完全可能对小王造成精神压力和心理损害,况且小王事发前就有心理诊疗史,更是加重了损害程度。

  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周大爷和小王在本案中的过错程度,小王因本案所受到的精神伤害等因素,酌定由周大爷承担小王事发后心理咨询费的70%,即4200元。

  二审法院认为一审判决并无不当

  周大爷不服一审判决,向上海二中法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法院判决,其赔偿给小王心理咨询费1000元。周大爷的理由是其制止小王乱扔垃圾的行为只是作为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小王骂人行为是导致本案纠纷的直接原因。

  二审法院认为周大爷制止小王乱扔垃圾的行为动机是好的,原本是值得肯定和提倡的。但是劝阻不文明行为应理性,应有合理限度,采用合理的方式,不能造成不应有的损害,尤其是针对心智尚不成熟,行为规范上在形成之中,自我约束能力还不够强的在校生小王。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周大爷对小王制止不文明的行为明显不当,周大爷应对自己的行为后果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二审法院认定,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周大爷的不当过激行为对小王所造成的精神压力和心理损害,并结合双方的过错程度、两者的因果关系和小王原有心理障碍所确定的责任比例,尚属合理,所作一审判决并无不当,二审予以维持。

  劝阻不文明是项“技术活”

  随着二审判决的出炉,周大爷和小王的纠纷暂告一段落,但是因为制止不文明行为发生的纠纷却要受到我们的重视。

  劝阻不文明行为也是一项技术,也需要理性文明的态度和方式。我们既不能做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当然也不能做以暴制暴的当事人。制止公共场所的不文明行为,人人都要参与进来,但是必须注意方式方法。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并不能作为侵害他人权益的“借口”。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换位思考,用文明的语言、温和的态度来沟通,则会产生事半功倍的效果。

  供稿:二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