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离婚后婚房分割拍卖,涉及父母怎样巧执行

2018年08月21日 来源:东方网

  沈某俊和王某原系夫妻关系,2016年两人离婚后,杨浦区某房产的处理事宜一直成为两人之间矛盾的导火索。该房产用男方沈某俊父母原闸北区的房产动迁款购买,登记于男方沈某俊、女方王某及男方父母名下,作为沈某俊及王某婚房使用。离婚后,由于各方对该房产的处理一直打不成一致意见,最终“对簿公堂”。因男方父母坚持不同意评估,最终法院判决王某、被告沈某俊、被告沈某俊父母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个月内且上海市杨浦区某房屋上所设抵押权注销后,将该房屋拍卖、变卖,所得价款由王某得15%、沈某俊得15%、沈某俊得70%。

  判决生效后,王某申请执行。沈某俊也向执行法官承诺,会积极配合法院执行,希望早点把这件事情了掉。但是到了沈某俊父母这里,他们却提出了不同意见,不愿法院拍卖、变卖标的房产。他们认为,这是他们名下的唯一住房,法院如果拍卖、变卖了,他们就无处可居了,希望法院可以酌情考虑老两口的居住问题。执行法官当即向其解释,就算法院拍卖了标的房产,其中70%的款项还是归他们的,他们可以再去买一套小一点的房产进行居住。

  老两口回去考虑了一个礼拜,还是不同意拍卖、变卖标的房屋,经法官耐心询问,发现他们担心的是拍卖、变卖价格较市场价会低很多,而且会产生各种费用,一下子会少拿到很多钱,不利于自己置换房产。他们一直希望可以自行出售房产并进行分配,事实上也已经将房产在中介挂牌了。但是因为各产权人之间有矛盾,所有很难就挂牌价、收款账户等售房事宜达成一致,至今无人问津。

  到底该怎么执行?直接裁定拍卖标的房产吗?原本的家事矛盾,老两口已经因为儿子离婚的事情伤心,法院除了强制清场并拍卖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屋这一步外,到底该怎么去兼顾情和法。

  经过反复研究案情,执行法官发现案件的症结主要有两点。第一点,是之前审判阶段老两口坚持不愿意对房产进行评估,导致现在房产的价值难以确定,导致各方对自行出售房产的挂牌价等无法达成一致。第二点,即使房产的价值确定了,什么时候可以将房产售出也是一个未知数。

  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解决吧。首先还是对房屋价值的确定上,执行法官多次与各方当事人谈话,最终各方皆同意由法院摇号确定第三方评估公司对房产进行评估,确定价值。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房产变现问题了。承办法官到标的房屋附近的几家房产中介进行了解,得到的答复皆是现在房地产市场行情不是很好,除非卖家愿意低价出手,否则很难在短期内变现。执行法官也只能告知各方当事人,如果有经济能力的话,可以买下其他人手中的产权,给各方当事人30天时间去筹集资金,或者是向亲朋好友询问,寻找有意向接手房产的买家。

  峰回路转。30天的时间还没有到,女方王某表示其父亲愿意出资帮女儿买下标的房产其他人的份额;老两口也表示可以借到钱买下其他人的份额。现在是女方、老两口都愿意出钱、想争房子了。能够将房产份额进行变现,案件就有了进一步执行的明确方向。在执行法官的主持下,各方最终达成协议,按评估价为基础进行出价,每平方米出价高的一方得房,对另外己方的房产份额按出价进行货币补偿。各方都只可以出价一次,如果出价后30天内出价高的一方没有将款项付至法院,则由出价第二高的一方得房……各方在协议中一起对装修费、购买家电的费用等进行了明确约定。

  千等万等,评估报告终于送达。老两口那边的情形也发生了变化,由于向亲朋的借款发生了问题,没有筹集到资金,表示自愿放弃拿房,同意由女方王某得房并对各方进行补偿。女方王某表示愿意按法院评估价为基础,按判决确定的各方份额对各方进行补偿。其余各方也表示同意。

  法院当天向王某开具了为期30日的缴纳代管款通知,同时告知各方,待款项到法院账户后会通知各方,各方开始办理相关手续并进行房产交接。前儿媳王某也表示,因为老两口只有标的房产唯一住处且办理好所有手续后老两口拿到款项才有经济能力另行购房,所以款项打到法院后请法院先发还5万元给老两口用于暂时的租房安置,老两口也当庭对前儿媳的这一行为表示感谢。

  款项打入法院,顺利完成!

  房屋产权变更,顺利完成!

  老两口租房搬家,顺利完成!

  房屋交接,顺利完成!

  评估费支付,顺利完成!

  案款发放,顺利完成!

  本案是小两口离婚后导致的财产纠纷,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对小两口、老两口四人共有的房产进行分割。当然,通过强制清场、评估、拍卖,案件一样可以执行完毕,但是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庭关系,“硬执行”反而会让老两口短期内“无家可居”,矛盾也可能升级。在法院的主持下各方协商,最终在矛盾最小的范围内将争议解决。最后前儿媳愿意先支付5万元用于老两口暂时解决居住问题的表态,也让这个原本冰冷的案件,有了温度。

  供稿:杨浦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