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男子澡堂洗浴按摩颈椎后意外身亡

2018年04月12日 来源:东方网

  一个健康的青年男子,去澡堂洗澡时请按摩技师揉捏颈椎,不料竟因此意外身亡。这事听起来难以置信,但确实就发生了。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长宁法院)一审判决的这起生命权纠纷案,二审法院近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这意味着涉事浴室须向逝者父母赔偿各项损失近113万元;同时,给逝者做按摩的“技师”须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搓澡“捏颈”生意外

  去年4月6日晚上9点多,27岁的郭芦与同事小张一起到一家名为“欣岸”的浴室洗浴。两人先在浴池里泡了一会儿,再请搓澡技师给他们搓背,期间,郭芦想放松一下筋骨,就请技师帮他敲背按摩并拉伸关节。大概20分钟后按摩结束,两人下楼结账。小张洗浴加搓背30元,郭芦洗浴15元加搓背、按摩套餐38元,一共53元……据小张事后回忆,下楼时郭芦就感到有些头晕眼花,两人在浴室大堂内休息了一会儿,大概10点15分一起离开浴室。

  离开浴室后没走几步,郭芦就跌倒并无法行走了。小张见状赶紧打电话通知郭芦父亲。没过多久,郭父骑电动自行车来接郭芦回家,但到了所住居民楼的门口,郭芦还是不能行走。后来,郭芦的姐夫闻讯开车送郭芦去医院急诊抢救……一直忙到7日凌晨3点,小张才回家睡觉。然而下午3点,小张从单位领导处获悉,郭芦已于当日下午不幸离世……

  好好的去浴室洗澡,不到24小时人就没了!悲痛欲绝的郭芦父母一时间惊慌失措,没了主意。此时,郭芦工作单位的领导唐先生给出建议:当务之急,要取得郭芦在浴室洗浴时接受按摩的证据。

  当天傍晚,唐先生带着小张一起来到浴室,以小张、郭芦经常拿浴资小票找他报销,这次费用过高恐有不实为由,要求核实昨晚小张、郭芦在浴室洗澡,郭芦还做了按摩的情况。整个询问过程持续约7分钟,浴室老板和给郭芦做按摩的技师沈良先后参与交谈,一问一答之间,确认了小张和郭芦在浴室洗浴,郭芦接受沈良为他按摩和“掰脖”的事实,唐先生对谈话过程进行了录音。

  经家属报警,7日晚,警方先后向小张和沈良作了询问调查。小张陈述了当晚与郭芦一起在浴室洗浴,以及离开浴室之后直至送他去医院抢救的过程。沈良陈述了为郭芦敲背及按摩颈椎的情况。12日,应郭芦父母申请,警方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郭芦进行尸体解剖和死因鉴定。13日,鉴定部门进行尸体解剖。14日,郭芦遗体火化。

  5月22日,郭芦父母委托律师向长宁法院起诉,要求欣岸浴室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134万余元。

  6月6日,鉴定机构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郭芦系颈部按摩后寰枢关节半脱位致右侧椎动脉、基底动脉及右小脑上动脉血栓形成,继而引起右小脑及脑干脑梗塞致中枢神经功能障碍死亡。

  “技师”身份成焦点

  郭芦父母委托律师向法院起诉的同时,申请对欣岸浴室进行财产保全,但由于没有具体的财产线索,立案庭无法立即启动财产保全措施。5月25日,承办本案的胡培莉法官约见原告律师,告知尽快提供具体的财产线索。6月14日,原告申请财产保全的手续一应齐备,法院于当日对被告欣岸浴室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并同时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法律文书。7月15日,被告委托律师提出对司法鉴定意见不服,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并以浴室投有保险为由,申请追加保险公司为被告。法庭予以准许。

  7月17日,法院依法追加沈良及保险公司为本案共同被告。19日,鉴定机构复函长宁法院:鉴定人将按时出庭。

  7月26日,长宁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郭芦父母及被告欣岸浴室各自委托的律师以及被告沈良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保险公司明确表示无意参加诉讼,法庭依法缺席审理。事实调查阶段,作为专家证人出庭的鉴定人在回答双方代理人发问时明确表示:“……(逝者)排除了既往颈椎病变的基础,寰枢关节半脱位还是新鲜的;没有发现血管病变基础;没有自身凝血功能异常的基础;没有必要做参与度鉴定……”。两原告、被告欣岸浴室及沈良对鉴定专家的证言均无异议。庭审中沈良承认,他没有相关证书,平时居住在欣岸浴室内,接受欣岸浴室管理,所做的搓背、按摩收入由欣岸浴室统一收取,他按月提成50%。

  由于原告方需要补强证据,当天庭审没有安排双方进行法庭辩论,法庭告知双方将择期再次开庭。

  8月17日,第二次庭审如期进行。法庭上,双方围绕被告沈良的身份属性举证质证,展开了激烈辩论。原告律师认为,被告欣岸浴室对外经营,统一收取消费者的费用,被告沈良只是在欣岸浴室工作的技师,沈良造成的对消费者郭芦的损害后果应该由欣岸浴室承担,担任技师的沈良作为雇员有重大过失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欣岸浴室的代理人则认为,沈良平时不受欣岸浴室管理,也没有底薪,一天擦几个背,就和老板说好拿多少提成,相当于多劳多得。因此,沈良与欣岸浴室是合作关系,主要责任应由沈良承担。欣案浴室还表示,浴室在保险公司投有保险,愿意在保险理赔范围20万元以内承担赔偿责任,并认为逝者自身也有过错,应当减轻被告方的责任。

  雇主雇员连带赔

  17日的庭审所有程序完毕后,法庭当庭作出判决:被告欣岸浴室应赔付原告郭芦父母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律师费共计112.8万余元;被告沈良对上述赔偿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

  承办法官胡培莉解释判案理由说,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三被告对郭芦的死亡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以及比例如何确定。首先,本案是侵权之诉,保险公司与欣岸浴室之间是保险合同关系,保险公司不同意在本案中承担保险责任,欣岸浴室可依保险合同与保险公司另谋途径解决。其次,另外两个被告的责任问题,实质是欣岸浴室与沈良之间究竟是雇佣关系还是合作关系。胡培莉说,雇佣关系是指雇员按照雇主的指示,以自己的技能为雇主提供劳务,雇主向提供劳务的雇员支付劳动报酬的社会关系。而合作关系,是平等主体之间,为了共同的目标而采取的共担风险、共享利益的关系。欣岸浴室主张自己和沈良是合作关系,但没有提供证据佐证,沈良也不予认可。而沈良在庭审中自认的内容,以及他在警署所作询问笔录的记载表明,欣岸浴室与沈良之间基本符合雇佣关系的构成要件,相关证据可以证实欣岸浴室是沈良的雇主。

  胡法官说,根据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 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欣岸浴室作为雇主,应该明知为其提供劳务的沈良不具有从事按摩的相关资质,然而欣岸浴室仍放任沈良为来浴室的消费者提供按摩服务,致使作为雇员的沈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导致郭芦受伤以至死亡,被告欣岸浴室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同时,被告沈良对郭芦的死亡存在重大过失,依法应当与被告欣岸浴室承担连带责任。

  胡法官指出,作为消费者的逝者,生前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对被告沈良提供的仅30余元的搓背、按摩服务,被告沈良不具备按摩相关资质应该了然于心,但逝者仍然让沈良提供按摩颈部等服务,逝者对自身亡故后果也存在过错。综合上述各项因素,法庭根据逝者、被告欣岸浴室的过错程度以及造成事故的原因力大小,酌定由逝者自担10%的责任,被告欣岸浴室承担90%的赔偿责任,被告沈良就被告欣案浴室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一审判决后,被告欣岸浴室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郭芦父母已向长宁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供稿:长宁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