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购物途中摔倒主张赔偿遭拒 法院来分孰是孰非

2018年02月26日 来源:东方网

  2016年12月一天下午,邵某在上海J公司窗帘布艺城挑选好窗帘正欲离开之际,不幸从布艺城A区入口的楼梯处失足摔倒,直接从二楼滚下。对此,邵某认为J公司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遂将J公司告上法院。近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判决,判处上海J公司赔偿邵某90,463.59元。

  2016年12月11日下午,邵某与家人至J公司经营的J市场窗帘布艺城挑选窗帘。当日下午5时40分许,邵某与家人挑选好窗帘欲离开之际,在窗帘布艺城A区入口的楼梯处失足摔倒,致使其从二楼楼梯上滚下。邵某表示,当时事情发生的时候该窗帘布艺城A区入口处楼梯没有灯光照明,也没有警示标志,在营业尚未结束、尚有顾客未离开的情况下,二楼通道内的所有顶灯已经熄灭,且A区入口处二楼A1商铺的店门与楼梯台阶呈90度状态,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这一系列原因导致其无法看清楼梯台阶失足摔倒造成损伤。其自摔倒后至送医时长达二十几分钟的时间里,J公司也没人员到场进行任何救护措施。故而,邵某认为J公司作为J市场窗帘布艺城的经营者、管理者,在尚有顾客未离开的情况下关闭主要通道的照明、在天色已黑的情况下楼梯处不开照明、不设置安全提示牌,放任A1商铺开设存在安全隐患的店门、对消费者受伤后不进行及时救护等一系列行为,未尽到安全管理义务,严重侵害了其的生命健康,给其造成了身体及心理上极大的损害。由于双方未能就赔偿达成一致,嗣后,邵某起诉至法院,要求J公司赔偿其包括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鉴定费、律师费等合计36万余元。

  上海J公司表示,首先,当地村委会委托其公司对除窗帘、家具、木材之外的市场区域进行管理,因此,邵某摔倒的事发地不在其公司的管理范围内,房屋所有者也不是其公司。其次,当时是邵某自己一脚踏空而摔下楼梯,应自己承担责任,与窗帘布艺城无关,且事发地点现已拆除。因为邵某路过摔倒地点的时间已经是布艺城关门之后了,照明灯在关门的时候就关闭了,且楼梯处不需要警示牌,并无法律强制性规定需要安置警示牌。关于救助问题,邵某摔伤后,没有报告管理人员。其公司不清楚是否有人前去查看,但据被告了解保安应当采取过措施,包括扶原告起来以及联系救护车。对于邵某主张的各类费用中合理的部分是认可的,请求法院依法审核。

  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承担侵权责任。首先,上海 J公司是适格的被告主体,法院认为,根据《上海市商品交易市场管理条例》规定,市场经营管理者,是指依法设立,利用自有、租用或者其它形式取得固定场所,通过提供场地、相关设施、物业服务以及其他服务,吸纳商品经营者在场内集中进行现货商品交易,从事市场经营管理的企业法人。市场经营管理者应当依法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登记注册,领取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商品交易市场经营管理者的企业名称中,应当含有“市场经营管理”的字样,其经营范围应当与工商登记注册的经营范围相一致。上海J公司虽辩称其非J市场窗帘布艺城的管理者,但根据J公司的工商登记注册以及法人名称,可以认定J公司系为J市场的经营活动而依法成立的市场经营管理者,管理区域应包括整个市场在内,至于该市场内部具体的区域划分系其内部关系,不足以对抗第三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商场等公共场所的管理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故而邵某要求J公司作为市场管理者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其次,管理者负有的安全保障义务的界限,应根据其行业的性质、特点和条件,在合理的范围内采取合理措施防止险情、阻止损害的发生。J公司作为J市场的管理者,对进入市场的相关公众的人身安全负有保障义务,该义务应包括通行安全、危险防范、设施管理、人员配备等多方面。当然,邵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亦应当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就本起事故的发生,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及陈述,法院认为邵某疏于注意自身安全,未尽到充分注意义务系导致本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因素,其应当对该损害后果的发生负主要责任。鉴于邵某提供的现有证据可证明J公司存在市场管理瑕疵,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包括楼道关闭照明后仍有较多人员陆续进出,未进行积极的安全通行提醒以及就突发事件未采取有效的处置措施等管理不规范的问题。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邵某受伤的具体情节等因素,酌情确定由上海J公司对邵某的合理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最后法院在结合邵某的实际损失和双方的责任比例后综合做出如上判决。

  供稿:闵行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