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有房却住垃圾站 法院维权讨公道

2018年02月26日 来源:东方网

  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屋应该是绝大多数90后的奋斗目标,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年轻人应该凭借自己的双手努力奋斗,而不是采取一些歪门邪道的方法。近期虹口区发生的一例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个道理。

  出生患残疾 生活难为继

  小龙因为家族遗传,患有先天性智障残疾。哥哥也患有同样的病症并已于前些年去世,而小龙的两个舅舅和两个表弟也患有同样的症状。为了照顾小龙的特殊情况,小龙的父母在去世前将名下的一处沽源路房产留给他,供其居住和生活。小龙还有两个姐姐小霞和小莉,但是因为居住在外地平时难以照料小龙的生活,平时他只能靠捡垃圾维持生活。后鉴于小龙的情况,经居委会指定,小龙的姐姐小霞成为他的法定监护人。但就在前一阵,小龙的姐姐从外地来看他的时候发现他没有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而是住在某小区垃圾站旁边的小破房内。大惊之下小龙的姐姐赶紧询问小龙具体情况,小龙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说小区里有个叫小新的人对他很好,经常请他喝酒吃肉,小龙的姐姐了解下来原来小新是小区的维修工人,顺藤摸瓜小龙的姐姐发现原本属于小龙的产权房老早就不是弟弟的了!由此一纸尘封的买卖合同出现在众人眼前。

  易主无人知 辩称是赠与

  小霞经过多方调查发现,小龙在2013年4月与小新的儿子小洪签订了《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并已经办理产权变更手续,5月时房屋的产权人已经变成小洪。而作为姐姐的小霞和小莉完全不知情,小霞作为小龙的监护人也表示从未收到过小洪支付的购房款。询问小龙,小龙也是一问三不知,对于如何将房屋出售的情况更是毫不知情。小霞作为小龙的法定监护人无奈起诉至法院,以小龙为限制行为能力人为由要求法院认定小龙与小洪签订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无效,并将沽源路房屋的产权人恢复成小龙。经法院传唤,小洪答辩称小龙只是智力比正常人低下,前几年靠替人修车维持生活,垃圾站旁的房屋也是他以前自行搭建的,他一直居住在该处。小龙的两位姐姐平时对他关心较少,是小洪的父亲小新照料其生活起居,且在一次酒后表达过要将房屋赠送给小新,由小新给他养老送终。对于房屋过户到自己名下,小洪表示自己并未参与办理相关手续,是小新操作的,他也没有支付过房屋的购房款。但是系争房屋原系公房,在购买成产权房时是小新出资帮助小龙购买的,相关购买的合同、纳税申报表、缴款书等材料均在小新手中。

  鉴定明实情 法院来“说理”

  庭审中,为查明小龙的精神状况,法院委托了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其精神状况进行鉴定,经鉴定,鉴定单位认为其在2013年4月发生房屋买卖事宜的时间段,不排除其具有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小霞和小洪双方均表示对鉴定结果无异议,小洪进一步表示房屋愿意返还给小龙,但是小龙应就房屋购买成产权房小新的垫资以及其照顾小龙的费用予以补偿。法院为进一步了解事实情况,去到小区业委会调查,居委工作人员表示小龙靠收废品为生,目前身体出现多种疾病无法再进行废品回收,无任何经纪来源,生活拮据。

  经过庭审并一系列的取证后,法院认为根据小龙的精神鉴定结论,不能排除在2013年4月进行房屋买卖时小龙具有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小龙作为患有精神疾病多年且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出售房屋为重大民事行为,其不足以理解出售房屋的行为会产生的相应法律后果,不具有签署房屋买卖合同的民事行为能力。小龙与小洪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时未与监护人共同生活,法定代理人对房屋出售一事并不知晓且事后未追认,故房屋买卖合同应该被确认为无效。小洪自述的小龙的房屋买卖行为名为买卖实为赠与,但同样的小龙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亦没有将系争房屋赠与小洪的行为能力。至于小洪说的公房买卖中为小龙垫资,房屋返还后小龙应予补偿的意见,不属于案件涉及到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的抗辩理由,应另案解决。

  一审法院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至此小龙和小洪之间关于房屋买卖合同的纠纷终于告一段落。但是小编还想提醒各位读者,案件中小洪和小新想要不劳而获取得房屋固然有错,但是小龙的亲属未能及时给予其照料也是造成纠纷产生的原因之一,对于大部分限制行为能力人来说,生活本不易,各方要关心!

  以上人物均系化名

  供稿:虹口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