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上班远了,健身房能“任性”退吗?

2018年02月23日 来源:东方网

  市民顾先生此前在工作地附近的健身房充值了会员,还买了健身课程,却很快因工作调动,不再方便去原健身房健身了。他可以据此提出退会、退钱吗?近日杨浦区人民法院审理了本案,法院认为由于顾先生存在违约行为,虽然判决解除了双方的会员协议及课程合同,但顾先生也因此失去了会员费并需支付违约金,共计近万元。

  原告顾先生原本在杨浦区上班,去年8月15日,他在工作地点附近找了家健身房,办了1.5年健身会员(2680元)。8月21日顾先生又购买72节总共23760元的健身课。可3天后,顾先生得知工作将转至闵行区,再去被告处健身,每次来回路程及健身时间将达到5小时,所以要求退订服务。由于顾先生只上过一节课时(330元),因此要求退还会员费、课程费余款共26110元。

  健身房方面拒绝了顾先生的要求,双方于是对簿公堂。顾先生诉请解除与被告间的合同,并要求被告退还自己26110元。

  被告尚先生辩称,原告所谓“路途较远不能继续履行”,不构成合同解除事由,合同应继续履行。如原告不要求退款,可以解除合同。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原告至被告处入会并签约课程,按约在限定时限内享受会员权益及接受课程,同时也应遵守会员义务。现原告在签约后仅接受一个课时即提出解约,解约理由为其自身搬迁不方便,显然并非法律上或事实上不能履行的理由,且会员协议中也有关于会员转让第三人等变通方式的约定,因此原告要求退会,系其自身违约造成,被告不同意解除会员协议,符合法律规定及双方约定,现原告坚持退会,会员费未经被告同意不予退还。

  至于双方所签订的私教合同,因合同约定会员单方解除权及违约责任内容,原告在已接受课程享受合同权利的情况下,因自身原因提出解除合同,其应对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承担全部责任,根据约定支付违约金,并在所退服务费中扣除已实际接受服务部分的费用。法院判决顾先生应支付尚先生违约金7128元,尚先生则退还扣除了1节课时费的23430元,此两项费用相抵后,尚先生须向顾先生支付16302元。

  供稿:杨浦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