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保安成家贼,能不能拒付服务费?

2018年02月22日 来源:东方网

  物业公司索要保安服务费遭拒,于是诉至法院,要求服务对象锦城公司支付保安服务费64000元。锦城公司一肚子委屈:厂区保安监守自盗,家贼难防,还敢要费用?于是反诉要求物业公司赔偿损失。虹口区法院对该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令锦城公司支付保安服务费,同时也支持了锦城公司要求物业公司赔偿损失的反诉要求。

  物业公司与锦城公司于2017年1月签订了《保安服务合同》,约定锦城公司聘用物业公司保安4名,负责锦城公司两个厂区的安保工作,服务费每个月16000元,期限为一年。合同签订后,物业公司派出保安,锦城公司却没有按约支付每月的服务费用,物业公司多次催讨无果,然而四个月后的一件事更是雪上加霜。

  2017年7月的某个夜晚,在锦城公司厂区附近巡逻的民警发现了两名正在窃取化学原料的犯罪嫌疑人。经审讯竟然是该公司向物业公司聘请的保安人员,而且他们已经是第二次作案了。原来这两位保安听说这些化学原料很值钱,就想借此捞点“外快”,这两位“兼职”的保安之后也以职务侵占罪被判处刑罚。

  于是,锦城公司似乎更是找到了拒付服务费的理由,并且立即终止了与物业公司的《保安服务合同》,物业公司只好将此纠纷交由法官解决。

  法院审理后认为,保安盗窃,犯罪嫌疑人自会得到相应的刑事处罚,根据合同,物业公司也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但相应费用却不能因此免除。根据双方的约定,锦城公司要支付保安服务费并承担迟延付服务费的违约金,而物业公司对于其员工的犯罪行为也负有责任,理应赔偿锦城公司的损失并承担违约金,据此,法院判令锦城公司支付保安服务费64,000元以及违约金4,000元,物业公司则赔偿锦城公司的经济损失以及违约金6,500元。

  (以上公司均系化名)

  供稿:虹口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