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典型案例(六)甲银行诉乙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

2018年02月14日 来源:东方网

  【要旨】

  债务人对虚假应收账款进行真实性确认并同意应收账款转让,主观上具有重大过错,导致保理银行发放保理融资款并产生损失的,债务人应对保理银行负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保理银行未严格履行审查义务的,应当根据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

  【案情】

  2012年2月9日,甲银行与案外人丙公司签订有追索权保理额度主合同,约定丙公司将其对乙公司的应收账款转让给甲银行,甲银行为丙公司提供有追索权保理服务。丙公司向乙公司发送《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载明将丙公司对乙公司在采购合同项下的1,875万元应收账款转让给甲银行。丙公司在前述债权转让通知书及回执上盖章。后丙公司又出具《承诺函》,对采购合同的真实性及同意应收账款转让事宜再次进行了确认。2012年4月18日,甲银行根据丙公司的申请向其发放了保理融资款1,500万元。2012年5月21日,甲银行以保理合同纠纷为由起诉,要求丙公司支付保理融资款。因当时丙公司负责人顾某已被立案侦查,故法院裁定驳回起诉,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甲银行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裁定维持。经法院刑事判决查明,涉案采购合同、发票等材料均系丙公司负责人顾某伪造,顾某假借采购原材料的名义诈骗甲银行1,500万元的保理融资款。至案发,顾某在归还50万元后无力归还。甲银行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乙公司赔偿保理融资款及利息损失。

  【审判】

  法院认为,首先,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乙公司在应收账款不实的情况下在债权转让通知书及回执上盖章予以确认,并进一步出具承诺函同意向甲银行支付转让的应收账款。乙公司对虚假应收账款作出了一系列违背事实的盖章确认行为,主观上具有重大过错,而甲银行基于乙公司的盖章确认行为及对乙公司良好资信的信赖而发放了保理融资款,并实际产生了损失,乙公司的盖章确认行为与甲银行的资金损失之间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乙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

  其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保理银行在开展保理业务时,应当从严审查客户资信状况与应收账款的真实性、合法性。本案甲银行在客户准入的审查环节存在疏漏,对基础交易合同是否实际履行未作完善的尽职调查,对涉案应收账款的审查依赖于债务人对应收账款的盖章确认,而对基础交易合同履行单据未严格按照其内部风控要求和流程进行审查。故甲银行对损害的发生也存在过错。

  第三,侵权行为人与被侵权人对损失均有过错的,应当公平合理地分配责任比例。本案乙公司的盖章确认行为对甲银行做出发放保理融资款的决定有重要影响,而甲银行在保理业务中也存在审核不严的问题,对其损失负有一定的责任。综合考虑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各自行为对损失的原因力大小,应酌情认定乙公司对保理融资款损失和利息损失的80%承担赔偿责任,其余20%的损失由甲银行自行负担。故法院判决部分支持了甲银行的诉请。

  【意义】

  保理作为创新型债权融资方式的一种,近年来受到金融机构及资金需求企业的青睐和追捧。保理,又称“保付代理”,是以债权人转让其应收账款为前提,集融资、应收账款催收、管理及坏账担保于一体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存在基础交易合同是设立保理的前提和基础,而债权人与保理银行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则是保理关系的核心。保理银行通过受让应收账款的金钱债权,取得对债务人的直接付款请求权,是保理融资款的第一还款来源。与一般贷款融资相比,保理业务的准入门槛相对较低。因此,保理银行在开展保理业务时,应当从严审查客户资信状况与应收账款的真实性、合法性。这既是保理业务风险控制的内在要求,也符合通行的银行业保理业务规范和惯例。本案因案外人丙公司负责人顾某虚构应收账款骗取甲银行保理融资款而引起,由于顾某无力还款,甲银行要求应收账款债务人乙公司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判决从侵害行为、损害后果、过错、因果关系的侵权责任构成要件对乙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进行了分析,并在审视保理业务特点的基础上遵循通行的保理业务规范和惯例,对保理银行审查义务的合理范围进行了界定,最终综合考虑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以及各自行为对损失的原因力大小,对各方责任进行了认定。本案裁判一方面敦促银行进一步规范保理业务,加强资信审查,另一方面也警示实体企业强化内部管理,防范法律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