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健身房搬迁,消费者能否退会员卡?

2018年01月31日 来源:东方网

  全民健身时代,民众们锻炼身体的氛围越来越浓,快节奏的当下,选择去健身房锻炼的人也越来越多。与此同时,为更好地吸引顾客,健身房也纷纷推出五花八门的健身卡种,在优惠的刺激下,很多消费者选择了办理会员卡的方式健身。很多消费者在办卡之初满腔热血,但最后往往因为各种原因要求提前退卡退费而与健身机构产生纠纷。近日,松江法院就审结了这样一起诉请解除会籍合同、退还会费的服务合同纠纷。

  会员要退健身卡,却遭健身房拒绝

  家住九亭的林女士,2015年3月在家附近的健身房办理了一张五年个人会员卡,并签订《入会申请表》一份,申请表载明分店名为九亭,同时会员卡也载明了此卡仅限被告九亭店使用,并附了具体地址。然而就在2017年6月,林女士在健身房内看到张贴的一份《告会员书》,该告知书载明因经营需要,健身房将于9月底左右搬离现经营场所,并承诺会员可免费升级为区域通用卡,在会员卡有效期内享有其他门店的使用权利,且会员卡到期后可免费延期使用半年。但林女士当初选择该健身卡的主要原因就是离家近健身方便,步行即可到达。而若健身房搬迁,则需驱车前往,违背办卡初衷。林女士多次与被告协商退卡退款但遭拒,无奈之下诉至法院。

  原告认为,被告在收取预付款后理应按约提供相应的健身服务。被告九亭店实际经营至2017年9月底,其后停止经营并搬离,故要求解除原被告签订的《入会申请表》。且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被告应向原告返还剩余的预付款3200元,并按中国人民同期贷款利率支付3200元预付款自办卡之次日起的利息。

  被告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因为根据《入会申请表》背面有关会员条款中会籍第四条约定,原告不可单方解除合同。被告九亭店的确已经停止经营并搬离,但被告已经在搬离时贴出的公告中提供了解决方案,原告可以到被告其他门店继续接受服务,九亭的新店开店事宜也正在进行中。其对于原告计算的尚余预付款3200元及计算方法没有异议,但不同意退还,对于原告主张的利息也不予认可,即便要支付利息也应从合同解除之日开始。

  合同目的无法实现,消费者有权解除服务合同

  松江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间服务合同法律关系明确,被告收取原告预付的服务费后,理应提供完整的健身服务。根据被告向原告发放的会员卡的记载,双方对于履行地点是有明确约定的,即九亭店。现被告该门店已经停业撤离,实际已无法继续履行服务合同,故原告有权依法解除合同。至于合同的解除之日,由于原告并未在提起本次诉讼之前以书面形式通知被告解除合同,故以向被告送达诉状副本之日作为合同解除之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因此,原告作为消费者,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被告应当返还原告因不能提供服务所对应的预付费。原告主张目前尚余预付费3200元,被告对此金额无异议,据此确认被告应将该款项退还给原告。同时,被告还应承担上述预付款的利息,原告的利息主张并无不当,但起算时间有误,被告应以上述退还的预付款金额为基数,从合同解除之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

  供稿:松江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