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甲银行诉乙公司、丙公司等票据追索权纠纷案

2018年01月29日 来源:东方网

  【要旨】

  票据权利时效有别于诉讼时效,票据权利时效经过将直接导致票据权利的消灭。当事人未就票据权利时效提出抗辩的,法院可主动适用票据权利时效的规定,认定票据权利人对票据债务人的票据权利归于消灭。

  【案情】

  2014年11月25日,甲银行与乙公司签订协议,约定甲银行为乙公司提供3,000万元循环授信额度,具体业务包括流动资金贷款、商业承兑汇票贴现、承兑、国内信用证,授信期间12个月,从2014年11月27日起到2015年11月26日止。2015年6月1日,出票人丙公司向乙公司出具商业承兑汇票一张,票据金额1,000万元,付款人及承兑人均为丙公司,收款人为乙公司,汇票出票日2015年6月1日,到期日为2015年12月1日。同日,乙公司持该汇票向甲银行申请贴现,甲银行向乙公司发放贴现款9,646,111.11元,乙公司亦将该汇票背书转让给甲银行。汇票背面记载“周某、石某同意为乙公司保证”,周某、石某在该文字内容下签名。汇票到期后,甲银行持该汇票提示付款,汇票付款人丙公司账户无款支付,甲银行于同年12月15日向丙公司发出追索函,要求履行票据责任。但并无证据显示甲银行向乙公司、石某、周某主张过权利。嗣后,乙公司、丙公司、石某、周某均未能履行付款义务,甲银行遂于2016年6月21日向法院起诉要求出票人丙公司及前手乙公司、票据保证人周某和石某连带承担票据责任。乙公司、周某和石某未到庭参加诉讼,也未作答辩。

  【审判】

  法院认为,甲银行要求各票据义务人承担票据责任,其诉请应否支持,应依据票据法律关系判断。本案中,出票人丙公司签发的涉案商业承兑汇票形式完备,要素齐全,记载事项符合法律规定,为有效票据。甲银行通过办理贴现业务支付对价,合法取得票据后,在票据时效内依法享有票据权利。本案甲银行对出票人丙公司行使票据追索权在票据法规定的期间内并无争议,争议焦点在于甲银行对乙公司及票据保证人周某、石某的票据追索权是否因“六个月”的票据权利时效经过而消灭。票据权利时效有别于诉讼时效。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义务人可进行诉讼时效抗辩,权利人丧失了胜诉权,但实体权利依然存在,而票据时效的经过将直接导致票据权利的消灭。但同时,票据时效届满仅消灭了票据权利,也并不必然导致持票人其他实体上权利的丧失。因此,票据权利时效是票据法上的特别规定,它与票据的流通功能相适应,旨在维护票据法律关系的稳定与秩序。故尽管乙公司、周某和石某未到庭进行答辩,法院仍可主动适用票据权利时效的规定,认定甲银行对相应前手的票据权利因“六个月”的权利时效经过而归于消灭。法院遂判决支持了甲银行对出票人丙公司行使票据追索权的诉请,驳回了甲公司要求乙公司、票据保证人周某和石某连带承担票据责任的诉请。

  【意义】

  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十七条规定,“票据权利在下列期限内不行使而消灭:持票人对票据的出票人和承兑人的权利,自票据到期日起二年;持票人对前手的追索权,自被拒绝承兑或者被拒绝付款之日起六个月。”因该规定采用了“权利不行使而消灭”的措辞,故在司法实践中引发了诸多争议。有观点认为票据权利时效属于除斥期间,也有观点认为票据权利时效属于消灭时效或诉讼时效。本案判决对票据权利时效的性质进行了厘定,认为票据权利时效是票据法上关于票据权利期限的特别规定。首先,票据权利时效的规定与票据关系的独立性这一特征相适应,票据权利时效期间经过,消灭的是票据权利,并非民事上的实体权利,且某一票据当事人的票据权利时效届满,不影响其他票据当事人的票据权利时效。其次,票据权利时效均为短期,票据权利时效因期间经过而消灭,旨在保障票据流通的秩序。此外,票据具有支付功能、信用功能,是金融活动的工具,票据权利时效可由法院主动适用,以维护票据交易的秩序。

  供稿:二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