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蹦床受伤获赔万余元

2018年01月23日 来源:东方网

  朱某在参加电视台一档娱乐节目的线下活动时在蹦床过程中不幸摔伤,其认为设置蹦床的程阳公司未尽安全告知和保障义务,故而将程阳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其各类损失合计17.6万余元。近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做出判决,判处程阳公司赔偿朱某18,692.18元。

  2015年11月1日,朱某参与一档娱乐节目线下活动时在上海程阳公司(化名)处设置的蹦床运动中,其在落地的过程中受伤。对此,朱某认为该公司提供的蹦床面积过小,蹦床保护垫厚度不够标准导致运动过程中的危险增加,因此导致其在落地过程中受伤。之后,朱某被送往医院治疗并经鉴定评定为十级伤残。朱某认为,蹦床运动较一般体育运动更具有危险性及专业性,程阳公司作为活动场所的管理人,负有更高的告知义务和安全保障义务。而其作为参与蹦床活动的初次参加者,在进入活动场时,程阳公司未对其进行必要的培训。虽然程阳公司在场馆内贴有警示标示,但其并不清楚具体警示内容。此外,在活动过程中,程阳公司既没有对其采取安全保障措施,也没有派专业人员进行指导。因而,程阳公司理应承担赔偿责任。可是程阳公司仅仅为其支付6万余元医疗费后不再同意赔偿其他费用。为此,朱某将程阳公司告上法院,要求赔偿其各类损失17.6万余元。

  程阳公司表示,事发当天,朱某因参加相关娱乐节目,进入场馆。其公司的场馆有安全警示,包括指引、告知,提醒参与者应当按自身身体状况参与活动,注意风险防范及提醒参与者按规则进行活动。事发场馆内有明显的安全告知设施,且不停地播放安全告知事项。事发后,其公司派人将朱某送入医院治疗,并支付相关医疗费、交通费等,故其公司已尽到了经营管理者的及时救助义务。且事发时朱某是单脚着地,因重心失衡受伤,与蹦床设施无关。朱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清楚蹦床运动的风险,朱某在参加蹦床活动之前也在切结同意书上签字确认了。因此不同意朱某的诉讼请求,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其公司已垫付的各项损失。

  法院审理后认为,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社会组织,应当对相关公众的人身安全负担合理的保障义务。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法定义务,安全保障义务人必须履行与其相适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包括对其所能控制的场所的建筑物、设施、设备等物的安全性负有保障义务,以及对场所内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情况负有提示说明、警示告知、通知保护等义务。朱某确认运动前程阳公司处教练人员安排其进行了部分拉伸及热身活动,且向其出示了“切结同意书”并在运动场馆内张贴有相应安全告知书,可见,程阳公司作为该场所的经营管理人已尽到了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义务。但是,程阳公司作为提供蹦床运动设施的经营者,对于从事该项运动的危险性预知能力应明显高于运动的参加者。该公司提供的现有证据未能证明其在场馆内已提供足量的安全保障设施,例如安排专业工作人员在蹦床区域巡逻管理或曾指派相应教练在运动者出现危险动作时予以及时制止。而上述安全保障设施的不足也大大增加了朱某从事蹦床运动时的危险系数,故程阳公司在场馆的现场管理上确存在管理失当。当然,就朱某自身因素而言,其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已具备充分的是非认知观念,在从事蹦床这一项剧烈运动时,理应具有高度的安全风险意识,且明白适当的自我保护措施与方法以避免或减轻运动过程中的危险或伤害。且朱某在法庭上的陈述也表明其是适应了蹦床设备的特性及安全运动规则,故其自身在运动过程中未尽到必要的谨慎注意义务,是导致其自身受伤的主要原因。同时朱某提供的现有证据也并不足以证明事发时、受伤地点的海棉垫厚度。综上,法院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程度,对本次事故造成的人身损害,酌情确定由程阳公司承担40%的责任,朱某自行承担60%的责任。故此,法院做出如上判决。

  供稿:闵行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