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轻微伤害案 解开心结赢和谐

2018年01月22日 来源:东方网

  提起刑事审判,浮现在公众脑海中的,常常是这样的一幅画面:法庭中公诉人代表国家义正词严地对被告人犯下的罪行提出控诉,被告人被依法判处刑罚失去人身自由,而被害人和被告人家属却很少在第一时间进入大家的视野。然而实际上,在真实的刑事案件尤其是故意伤害案件的审理中,被告人家属能否替被告人积极赔偿并获得被害人一方谅解,对于能否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相统一具有很大影响。

  双方各执己见,和解希望渺茫

  2016年9月,李兴和赵立在上海市嘉定区一处河道内各自驾船行驶,两船在不经意间发生了碰撞,二人因此发生冲突。同船上李兴的父亲和岳父见自己家人受困,一同上前“助阵”,三人与赵立发生口角,并在激动之下共同对赵立进行了殴打,最终导致赵立因外伤致腰1-3椎体左侧横突骨折,左侧5-7肋骨骨折,分别构成轻伤一级、轻伤二级,另面部等4处伤势构成轻微伤。公诉机关以三人犯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由于本案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审理期限只有二十天。为查明案件赔偿和解情况及早开庭,承办法官向被告人委托的3名辩护律师和被害人分别电话询问案件赔偿情况,辩护人表示被害人一方 “狮子大开口”,要价过高,不再进行和解;被害人赵立表示自己受伤较重,无钱进行后续治疗且可能丧失部分劳动能力,而对方自始至终没有诚恳的赔偿态度,所以坚决拒绝与李兴等人和解,并打算另行提起民事诉讼以主张更多的赔偿金额。面对双方矛盾较深、和解无望的局面,承办法官只能做好先对刑事部分作出判决的准备,但同时也没有放弃寻找最后的机会,试图促成双方和解。

  审理另辟蹊径,厘清事实原委

  案件如期开庭,庭审中,承办法官朱雯雯放弃了程式化的审判模式,而是将审理重心放在还原案件事件发展过程的法庭调查上。庭审当天,法庭旁听席坐满被告人李兴的家属,承办人敏锐地察觉到,家属如此关切,案件可能会有转机。通过庭审,承办人了解到,李兴与赵立原本相识,素无矛盾。此次因行船矛盾引发冲突,本来只是口角,但后来却因赵立强行登上李兴的船舶操控油门挂倒挡,引发李兴一家共同对其殴打的暴力事件,无疑赵立对案件发生也有一定责任。如果径行判决,李兴一家三名成年男性同时面临一年以上有期徒刑,生活将难以为继,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不尽如人意。在庭审告一段落后,承办法官当即决定休庭,并直接走向了家属旁听席。通过与被告人家属的一番深入交流,法官了解到,被告人李兴的家属始终都抱有很强的赔偿意愿,但因双方前期沟通不到位,导致双方之间的态度愈发对立。了解到事态发展脉络后,承办法官敏锐捕捉到促成双方和解的突破口,看到了矛盾化解的希望,立即安排时间组织双方到法院调解。

  耐心纾解心结,双方致谢法官

  调解室中,法官一次次的解释法律,一次次的讲清利弊,一次次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在法官的努力和细致地调解下,李兴家属与赵立达成了赔偿10万元的调解协议,同时李兴的家属也替李兴等人向赵立真诚地道歉,纾解了赵立的心结,赵立当庭决定主动向法院出具谅解书,对李兴等3名被告人均表示谅解。在此基础上,法庭综合本案的事实、情节,最终依法对被告人李兴等三人作出有期徒刑八个月至九个月不等的判决。案件宣判以后,刑事法庭上出现了很难见到的一幕,被告人及其家属与被害人均对承办法官表达真诚的感谢,并表示双方将来会尽释前嫌,以后遇事情也不会诉诸暴力,而这也是法官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连线法官■

  故意伤害案件是基层法院较为常见的案件类型,绝大部分伤害案件都是源于民间矛盾,被告人一时冲动所致,其主观恶性并不大,双方如能达成和解,将有助于案结事了,真正化解矛盾。现实生活中没有完全相同的两起案件,法律要起到定分止争的作用,就要考虑到不同案件的情况,结案案情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本案审理过程中,正是本着对人民群众负责、对司法工作尽心的理念,才使得案件最终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供稿:嘉定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