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让正义在“最后一公里”提速 奉贤法院打“组合拳” 破解执行难

2018年01月02日 来源:东方网

  编者按:上海作为被最高法院确定为两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重点地区之一,肩负着破解“执行难”的重要使命。在这一进程中,奉贤法院作为上海法院执行体制改革试点的先行试点法院之一,以积极回应人民群众对执行工作的期待为目标,攻坚克难,全力加强执行工作。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奉贤法院破解“执行难”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得到了市高院、区委领导多次肯定。两年来,不仅执行质效上走在全市法院前列,多项创新举措还积累了一定案例,形成了鲜活的经验。

  12月7日,作为上海法院执行体制改革试点确定的5家先行试点法院之一,奉贤法院召开“着力破解执行难两年工作回顾”新闻发布会,向社会通报两年来该院开展执行工作的具体举措和成效,并通报多起典型执行案例。

  “创新执行工作举措,法院要多管齐下,既高压打击老赖拒执行为,更要规范执行,刚柔并济彰显司法温度,及时、充分兑现胜诉权益。”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该院相关负责人详细介绍了奉贤法院在响应最高院全面向执行难宣战以来,各类执行工作机制开展情况。据悉,奉贤法院不断强化执行、强制措施力度。两年来,该院累计对137名被执行人实施司法拘留,97人被拘留后履行义务,履行金额3300余万元。

  该院在破解执行难专项工作开展首年就与公安、检察院签订《破解“执行难”会议纪要》,今年又签订“升级版”备忘录,对拒执罪追究和协助查控失踪被执行人和车辆形成合力。

  公安协查方面,奉贤公安两年来查获11人并全部予以司法拘留。今年一被执行人在某上市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有较高收入却始终隐匿行踪逃避执行,奉贤法院移送线索后通过公安机关查找,最终在奉贤区一五星酒店入住时将其查获,采取拘留措施后当场履行义务,到位金额290余万元;打击拒执罪方面,两年来奉贤法院共判处拒执罪5人,其中一件以虚假诉讼方式抗拒执行的拒执罪案因为有效追讨,追回1800余万元执行款,入选2016年上海法院十大执行案例。

  据介绍,奉贤法院针对失信行为综合惩戒影响有力扩大。两年以来,共累计将3091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人黑名单,对6971名被执行人发送限制高消费令。此外,每年制作失信人黑名单展板,将黑名单直接送进老赖生活的社区,对失信人进行了高压打击。

  今年10月,一名涉案超过3年的被执行人梁某就因受到失信惩戒而主动履行义务。梁某系外地来沪务工人员,因离婚纠纷被判决每年向其子支付抚养费。但梁某离婚后早已离开上海并在其他省市打工,申请执行人也无有效行踪线索。执行法官虽查得梁某的手机号码,但在电话联系后,其将执行法官电话设为黑名单拒接。奉贤法院根据该行为,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今年,梁某因失信行为而被银行拒绝贷款,主动来院要求履行义务。法院在对其训诫并要求其具结悔过后,案件执结。

  值得一提的是,奉贤法院多项创新举措十分亮眼。该院将执行法官工作手机全公开,通过12368诉讼服务平台向案件当事人推送承办法官的姓名和工作手机号,并要求执行法官在工作时间确保手机开机。通过该制度,不仅实现了当事人找得到人、问得了事,同时,当事人发现的执行线索可以第一时间与执行法官联系,极大提高了执行处置的效率。两年来,该院执行法官通过工作手机累计收到当事人提供的执行线索971条,查实线索468条,促成299件案件执结,执结标的5061万余元。当事人和执行法官顺畅沟通,信访量也同比下降近7成。

  基于奉贤中小企业聚居的现状,该院对于目前无法偿还债务,但仍有生产能力且产品有市场的企业被执行人,在用足必要执行措施的情况下,采取“放水养鱼”的“生道执行”策略,通过生产自救提高被执行人偿债能力。日前,该院妥善处置了一起涉及40多名工人劳动报酬和10余名其他债权人的涉众型纠纷。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系外籍人士,因发展策略不当和抽逃部分资金,造成公司资金链断裂,成为被执行人。此后,该法定代表人逃脱至国外,公司濒临“死亡”。但经过了解,该公司的产品具有较强竞争力,如对剩余原料进行生产销售,销售额足以支付被拖欠的工资款。在不影响使用的前提下,该院依法对被执行人财产采取必要的查封措施,并在当地镇政府配合下进行监管,由公司职工组织生产自救。经过5个月的“放水养鱼”,被拖欠的68万元工资款及补偿金目前已经全部到位。

  据统计,截至10月底,奉贤法院两年来累计执结案件18045件,实际执行率、执行标的清偿率、案均执行标的清偿率分别为80.97%、80.20%和81.34%,分别位列上海基层法院第三、第二和第一。奉贤法院在最高院执行综合质效评分中位居全市法院第一位。

  “破解执行难工作两年来,奉贤法院干警勇于担当,奋发有为,攻坚克难,咬定青山不放松,以‘钉钉子’精神狠抓各项执行工作落实。我们也将保持昂扬斗志,继续做执行攻艰路上的前行者”,奉贤法院院长陆卫民表示。

  供稿:奉贤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