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男女联手伪造四套房产权证出租牟利双双领刑

2018年01月02日 来源:东方网

  低价从市民手中租下本市的房子,再高价转租给他人,从中赚取差价,已成为一些房产中介公司雇员的生财之道。而沉湎于玩赌博机的某房产公司雇员阿兴(化名),竟然伪造四份房屋产权证登记在女朋友晓燕(化名)名下,以收取租金及定金名义骗取四名被害人12.33万元供自己挥霍,最终将自己及女朋友晓燕送上了刑事被告席。近日,上海静安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阿兴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处罚金2万元;判处晓燕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1年,处罚金1万元。

  据静安检察机关指控,2017年5月间,熟悉房屋租赁市场行情的阿兴,伪造了上海静安区老沪太路某号、中山北路某号、普善路某号及洛川中路某号四套房屋的房屋产权证,并在伪造的房产证上将女朋友晓燕列为房屋权利人。随后,阿兴指使晓燕冒充“房东”,与被害人邹某等4人签订了包括上述四套房屋在内的多份租赁合同,以租金及定金名义骗取12.33万元。但阿兴、晓燕所玩弄这套“移花接木”把戏,只能瞒过一时很快就露出了马脚。同年6月5日、7日,阿兴、晓燕先后被公安人员抓获到案。

  被害人邹某陈述,在2017年5月初阿兴通过做二房东微信群找到他的手机号,介绍自己是某二手房中介公司雇员,手上有价格便宜的房源,引起了也是做二手房赚取差价邹某的兴趣。遂双方约定到老沪太路某号53.84平方米的304室看房,感觉满意的邹某在阿兴的蛊惑下,与“房东”晓燕签订了租赁合同,租期为1年,租金加押金共4万元。故邹某支付给晓燕银行卡3.5万元,给阿兴支付宝5000元。当月,阿兴又带他去看了中山北路某号302室房屋,邹某又用支付宝转给了阿兴5000元作为定金。几天后,阿兴又找他看了洛川路上一处房屋,感觉满意的邹某再次转给阿兴定金3000元。后因邹某也有个亲戚在做二手房转租赚取差价,问及邹某是否找“房东”叫晓燕的女子签下的转租合同,认为一个20岁出头的外地女子,哪能会在上海拥有这么多名下房子?遂起了疑心去房屋所在地察看,却遇上另外一个房东,才知道被阿兴、晓燕耍了,便开口要求阿兴退回钱款,谁知拿到钱款后阿兴便投进了赌博机上输了个精光,拿不到钱的邹某遂向上海警方报警而案发。

  一位黄姓的租客是这样向警方陈述,他在看房时阿兴说有一套出租房源,遂带他到中山北路某号看房,每月租金2000元他觉得较满意,遂与晓燕签订了租房协议,约定每半年付六个月押一个月,便当场支付了1.54万元,并付给阿兴中介费800元。后来才知道晓燕根本不是房东,所谓的房产证都是阿兴制作的假文书。从本案公安卷宗看其他几位被害人,都遇到了上述相同的经历,而屡屡受骗上当。

  还有一位被害人高某说,涉案中山北路房屋是他从房屋产权人曹某手中租下的,租期为5年后来他将该房屋作转租,将房门钥匙放在某中介公司业务员处,后该房屋被阿兴租下,却一直没付租金也没还回钥匙,拖了约有一周时间高某便把门锁更换了,才发现该房屋已被阿兴分别租给二个人,收了人家几万元钱。

  一位60多岁房屋真正的主人朱老太是这样陈述的,房屋是她儿媳买下的,她是替儿媳把房屋租赁出去的,谁知会闹出“转租再转租”那么多事情,还闹出了刑事官司来。

  到案后,在老家已婚的阿兴交代说,出租房屋时他本人只是房产中介,没有房东的授权不能签订租赁合同的,便找了女朋友晓燕来冒充房东签合同。开始晓燕不同意这么做,但平时两人都在一起吃喝开销,在他一再恳求下晓燕便与他同流合污了。晓燕也交代,与阿兴是男女朋友关系,对他有感情很信任他,阿兴说要做二房东,因他是中介不便出面出租房子,便让她冒充房东,目的是为了多赚钱。

  法院认为,阿兴、晓燕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的钱款数额较大,该行为已构成了合同诈骗罪。鉴于阿兴、晓燕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又向被害人退赔了违法所得取得了谅解,遂法院一审对阿兴、晓燕从轻作出了判决。

  供稿:静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