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年轻人合伙创业谁料一朝兄弟情破 虹口法院商事庭法官巧调解化纠纷

2017年12月26日 来源:东方网

  小许与小杨原本是一对好友,兄弟情谊多年,两人年龄仅相差数月,在志趣上也较为相投,均满怀一腔创业热情。小许曾在日本留学多年,回国后在当地一家培训机构做日语老师,工作之余发现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不少高中生、大学生均有留学日本的打算,留学市场有较大潜在发展空间。在与较有商业头脑的小杨聊起此事时,小杨称自己曾因工作原因对接当地高中,手中积累了一定的人脉。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合伙创业,专为有意向去日本留学的高三毕业生提供留学咨询服务,并发挥小许日语教学专长为学生提供日语培训、代办材料等。

  依托兄弟之间的高默契度,两人就这样风风火火干起来了,小杨主要负责招揽商谈业务,小许则专职做日语培训。创业之初,一切从零开始,条件十分艰苦,但两人携手共进,遇事有商有量,合作十分愉快,对未来事业发展都信心百倍。此外,小许还将父亲的一辆小轿车借给小杨,用于跑跑业务等。

  随着业务发展越来越好,小许与小杨开始做起长远打算,几次协商下来两人决定成立一家公司。小许为此将个人积蓄三万七千元交给小杨作为公司的创始基金,并口头协商两人的占股比例等。数月之后,公司在上海如期注册成立,但小许却意外发现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中,自己并未被列为股东,而是成立了一家以小杨为法定代表人的独资有限责任公司。

  得知这一事情之后,小许觉得自己被欺骗了,立马去找小杨讨个说法。小杨解释称当时注册公司时系委托代办,且注册过程较为匆忙,并表示愿意与小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方式来承认小许的股东地位,弥补这一错误。性格耿直的小许当即拒绝了小杨的折中方案,他认为做生意就是要彼此坦诚相待,小杨的行为已使两人彻底失去了合作的基础。

  兄弟情自此破裂,小许决定要与小杨做个结算,他提出自己在公司成立前期倾心倾力为学生做日语培训而未有一分钱报酬,并且将自己老爸的汽车无偿借给小杨使用,自己偶尔赴外地做培训的差旅费也是自行垫付。基于此,小杨向自己这位昔日兄弟出具一张“借条”,载明公司欠小许工资三万九千元、出资三万七千元以及其他相关费用两万四千元,共计十万元,借条上有小杨的亲笔签名并加盖了公司的公章。

  自此之后,兄弟之间除催款外再无多余联系,冷战就这样打了一年,期间小许每每要求小杨支付这十万元,小杨都称公司经营情况不好而一拖再拖。无奈之下,小许只能将小杨以及其公司诉至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要求偿还欠款并支付利息。

  承办此案的陈法官是一位在商事庭工作近三十年的资深女法官,不仅具有相当丰富的商事审判经验,还同时具备女法官特有的洞察能力。拿到案件后,她发现本案的诉状虽写得洋洋洒洒,通过诉状可将故事来龙去脉基本了解七八成,但相关证据却只有一张所谓的“借条”,证据明显不甚充分。考虑到这是一起年轻人因合伙创业引起的纠纷,陈法官决定用更为温和的方式来解决纠纷,即先通知两人来法院进行庭前调解。

  调解当日,小杨对于借条中所载的三万九千元工资及三万七千元投资款均认可,但对于借条中“其他相关费用”两万四千元不予认可,称当时书写该借条时碍于与小许多年的朋友情分,且当时小许的父母、亲戚等都在场,给了小杨不少压力,方才凑了一个整数十万元,但实际上并非真的欠小杨这么多钱,且从出具借条当日至今,其已经陆续向小许支付了一万元。现公司新成立至今,仍在起步阶段,并未有盈余,无论是公司还是自己均无法一笔拿出这么多钱归还小许,希望小许能够理解,并能在金额上做些减免。

  小许气愤地表示确实收到了小杨的一万元,但这一万元却是一年之内分五次支付,每次都是通过第三人代为打款,由此可见小杨并未有解决纠纷的诚意,借条白纸黑字都是小杨写的,自己一分钱也不肯让步。

  调解一时陷入僵局。双方僵持不下之时,小许突然又拿出了另一张小杨手写的“借条”,而这张借条并未出现在本案的诉讼材料里,陈法官不由得仔细盘问起来。原来,本案所诉的借条书写当日,小杨还另外写过一张借条给小许并加盖公章,载明公司欠小许利益分红10万元,如果公司持续亏损,不盈利,则不用支付。对于该借条小许考虑到需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公司是盈利的,对其而言有较大难度,故未在本案中一并主张,不过小许明确表示对此保留诉讼的权利。

  具有多年审判经验的陈法官马上意识到,本案的调解关键也许就在于这张小许握在手中但并未起诉的“借条”,为了不再一案未平、一案再起,最大可能减轻当事人的诉累,陈法官决定以这张“借条”为突破口,不仅解决已经诉讼的纠纷,并且把两人之间的潜在纠纷也一并处理掉。陈法官先向小许释明,两张“借条”虽都是小杨亲笔所书,但实则有法律关系上的矛盾之处,已起诉的这张借条已经载明小杨需将投资款退还,而利益分红是依托于投资的,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故另一张未起诉的“借条”小许如果决定起诉的话,可能存在败诉的风险。看到小许若有所思的样子,陈法官趁热打铁再做小杨的思想工作,称年轻人在事业起步阶段,时间精力非常宝贵,两人又均居于外地,往返上海法院不仅辛苦不说,差旅费成本也是一项不菲开支,本案纠纷起因本就是小杨有不到之处在先,现小许在气头上又手握两张借条,因此建议小杨应考虑多方因素,妥善解决两人之间的现存以及潜在纠纷。小杨当即表示,愿意支付小许8万元解决本案纠纷,希望小许不要再就另外一张借条另行起诉,并能考虑到小杨现在处境,应允分期支付。陈法官再转而继续征求小许的意见……

  在陈法官的主持下,调解方案逐渐成熟,两人最终敲定,由小杨分三期支付小许8.7万元了结本案纠纷,小许也当即表示不再就另外一张借条再向小杨以及公司主张权利,并在签署调解协议后当场将两张借条原件均交予法院。就这样,仅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陈法官不仅化解了一对年轻人之间的矛盾,还将另一起纠纷苗头一并熄灭,最大可能减轻了当事人的诉累,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在本案中得到了良好结合。

  供稿:虹口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