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参与筹建会所无疾而终,投资公司否认与筹建组成员存在劳动关系

2017年12月20日 来源:东方网

  前脚还在如火如荼筹建的会所项目,后脚就被叫停,张小姐所在的筹备小组被解散,心血付之东流。由于所付出的筹备工作并没有获得相应的报酬,张小姐只好根据录用通知书上的某投资公司告上法庭,但该公司却以双方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为由拒绝支付。近日,虹口法院对这起劳动争议纠纷案进行了审理,并促成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

  张小姐本是一家高级餐厅的运营总监,2017年1月经朋友介绍,结识了王先生。王先生声称自己正在筹建一家会所,非常需要张小姐这种具有丰富餐饮类工作经验的高端人才帮忙,并口头答应张小姐每月工资25000元。恰巧张小姐此时也有意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职业空间,便辞去原来的工作一心准备筹备事宜。2017年3月初,王先生通知张小姐3日后前往会所选址处报道上班,并出具了由某投资公司盖章的入职通知书。3月11日张小姐办理了会所物业的入驻手续,着手会所筹备的各项准备工作,小到餐具的选样,大到会所的整体装修,张小姐事无巨细的跟进,及时的向王先生汇报。

  正当一切筹备工作井然有序的开展时,2017年4月底,王先生口头通知张小姐,说公司认为这个项目前景不好,准备解散整个筹备小组,并承诺工资将结算至5月1日。实际上,张小姐自参加会所筹备工作以来,并未领取任何工资报酬。为此,张小姐向上海市虹口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投资公司支付2017年3月11日至2017年5月2日的工资合计35000元,但是没有获得仲裁委员会的支持,张小姐对此不服,遂起诉至虹口法院。

  庭审中,张小姐诉称,其于2017年3月11日正式进入公司工作,为投资公司筹建会所,直接参与了各项筹备工作,付出了辛勤的劳动,直至2017年4月底接到解散通知,投资公司并未支付分毫劳动报酬,故要求投资公司支付2017年3月11日至2017年5月2日的工资合计35000元。

  投资公司则辩称:不同意张小姐的诉讼请求,要求维持仲裁委裁决。首先,根据公司记录,公司从未录用过张小姐,张小姐所谓的王先生,与公司没有劳动人事关系,只是在2017年初,因公司的一个合作项目,与其有过一段时间的接洽,但该项目最后并未落实,所以他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至于张小姐所说的会所,即是王先生当初与公司洽谈的项目,公司并未实际参与投资,故不同意支付张小姐的工资。

  在证据交换的过程中,法官向张小姐解释了工资支付的依据,必须有赖于双方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建立为基础。但张小姐仅仅能够证明其工作内容是筹建会所,工作的汇报对象是王先生,并不能直接证明系投资公司安排或者委托王先生对张小姐进行招录或管理,所以存在一定的诉讼风险。张小姐也表示,正因为联系不上王先生,所以只能根据当初王先生提供的入职通知书,向投资公司主张相应的工资。

  同时,法官询问了投资公司有关涉案会所的项目实施情况,得知为筹建该会所,投资公司曾向工商局办理过名称核准,但经批准后,并未进一步落实项目的具体合作事宜。由此,法官向投资公司指出,张小姐为筹建会所付出的劳动是客观的,也是繁杂的,而且张小姐所提供的入职通知书也系投资公司的真实印章,因此容易让张小姐产生用工主体的误解,所以希望公司也能给予一定的体谅。

  经法官向双方释明,张小姐与投资公司都发现自己在处理劳动法律关系上的误区,于是同意进行调解。在法官主持下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即由公司从人道主义角度向张小姐支付补偿款1万元,双方今后再无其他争议。调解协议签订后,公司便将上述款项履行完毕,此纠纷顺利了结。

  【法官说法】

  工资支付问题是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最常见的诉讼请求,也是劳动者保护自己权益最直接的体现,但是对于工资的支付主体,往往基于对事实认识的偏差,导致劳动者在讨薪过程中碰到各种难题。

  本案中劳动者陷入了这样一种困境:张小姐一直以为王先生就是投资公司的股东、负责人或者控制人,事实上,他只是投资公司的一个潜在投资项目的合作方。张小姐为双方合作的潜在项目提供了劳动,那么,相应的工资究竟向谁主张更为合理合法呢?

  工资是劳动者因工作而获得的报酬,由此,工资的支付主体应为接受劳动者提供工作的一方。对于支付主体的确认,举证责任显然在劳动者一方。本案中,在无法明确用工主体的情况下,张小姐贸然选择投资公司,不仅为自己举证之路设置了重重阻碍,无形之中也加重了自己的诉讼成本。而倘若张小姐选择了王先生,在无法联系到王先生的情况下,张小姐追回工资更是遥遥无期。困局显而易见,无论选择哪一方,作为劳动者,张小姐的工资诉求都是困难的。

  在此,法官提醒,个人在为公司创造价值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的权益,及时与公司办理相应的入职手续,签订劳动合同,避免出现日后因劳动争议纠纷,举证无门的情况。同样,值得提醒的是,被告作为一个投资公司,难免需要对投资项目进行前期评估、磋商,而为了促成投资项目的尽快落实,合作相对方提前筹备投资项目也在所难免,在此期间产生的法律风险,也值得投资类公司的警惕,避免产生类似纠纷。(以上人物均为化名)

  供稿:虹口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