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大妈级”女骗子征婚 耄耋老夫掉落“情网”

2017年09月21日 来源:东方网

  随着老年人的长寿年龄不但提高,“夕阳恋”也成为众多老年人追求的一种生活。但个别犯罪分子正是瞄准了少数老年人的心态,以征婚方式屡屡骗取耄耋老人的钱财。昨天(9月20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了55岁“大妈级”女骗子徐某,利用刊登征婚广告屡屡骗取耄耋老夫钱财案件。经审理法院当庭以诈骗罪,一审判处徐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1万元。

  一、“大妈级”骗术令耄耋老汉屡屡“中招”

  据静安区检察院指控,从2016年9月至2017年1月间,年过半百的上海籍女子徐某,多次在本市某纸媒体上虚构个人身份信息,刊登虚假征婚广告,先后搭识了2位八旬老汉后虚构父母过生日、购买订婚钻戒及在外地遭车撞伤需要医药费等借口,骗取张姓老汉9万余元,骗取经济条件困难的王姓老汉金戒子、手链、丝巾等物及现金2000余元。警方在查获徐某近10部手机背面,都黏贴不同人的手机联系号码,以应付不同人的来电回复。

  遭徐某诈骗的张姓老汉,在付出9万余元后。徐某却似从人间蒸发一般,张姓老汉有受骗上当感觉,于2017年2月中旬向上海警方报案,随着警方的介入发现徐某所使用的多部手机均为串码。

  2017年4月18日上午10时,就在徐某约王姓老汉在长寿路亚新广场约会碰面时,警方及时出击将徐某一举抓获。当时,与徐某交谈正欢的王姓老汉,被眼前的警察“搅局”一幕惊得呆如木鸡。当在派出所内警察向王姓老汉细细解释一番,王姓老汉才后悔地说到,徐某向他开口要买戒子作为定情的礼物,囊中羞涩的他只得把去世老伴曾戴过的戒子、手链等物品,曾作为礼物送给了徐某。

  二、刊登征婚广告抬高自身征婚价

  到案后,人到中年体态稍稍发福的徐某还辩称,收下戒子是在给王姓老汉作为介绍对象的回馈。但在警方出示大量证据面前,徐某不得不交代她开始诈骗的犯罪过程。之前做过婚介的她,了解一些刊登征婚广告的内幕。2016年9至10月,她打电话与沪上某纸媒体联系要刊登一则征婚广告,并通过支付宝支付了费用。在征婚广告上徐某隐瞒已婚的事实,谎称自己已丧偶,有一女儿已成家,护士退休有房,想找单身男子,年龄不限、户籍不限,自己有独立房子,有退休工资,并留下手机号码。

  不久,徐某就接到一位张姓老汉的电话,对方称年龄70多岁,丧偶,系公务员有三套房,曾在部队当过兵。徐某就约对方见面双方可谈谈。就在第二次见面市百一店旁的肯德基店见面时,徐某就说当天是她母亲生日,叫他送点礼物表示一下。张姓老汉就给了她8、9百元说,“你给你母亲买个蛋糕吧!”几天后,徐某又打电话称,让张姓老汉给她父母见见面,需要准备二个红包。但在新客站碰头时,徐某又说父母年纪大了外出不便,如此解释顺理成章地拿走了张姓老汉包好的二只红包4000元。

  在2016年10月间,徐某又向张姓老汉提出庆贺两人关系升级,提出要张姓老汉给她买只贵重些的钻戒,还特地将约会的地点定在市百一店,张姓老汉说,“要陪同一起去挑选?”但徐某称她要独自去挑选。又轻易地从张姓老汉手中骗得了3万元。徐某承认,尽管与张姓老汉不是天天见面,但两人却天天“煲电话粥”联系。仅过了一个月,徐某又说要去新疆旅游,几天后徐某却打电话给张姓老汉说她在新疆出了车祸,急需钱款治疗,坠入“情网”的张姓老汉按照徐某的吩咐拿6万元,去新客站地铁站3号口,将该笔钱款交给徐某的阿姨。在约定的时间地点,一位自称是徐某阿姨的女子,头戴太阳帽,还戴着一副墨镜,与张姓老汉碰头后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交谈了几分钟,接过6万元就离开了。因地铁内光线不好,张姓老汉还一直跟该女子说,“你外甥女,跟你长的很像的吗?”被对方敷衍寒暄过去了。不久,张姓老汉又接到徐某的电话称,“这段时间她不会回沪,有什么事可找她阿姨联系。”但张姓老汉万万没有想到那位所谓的阿姨,恰恰就是徐某假扮掩饰的。徐某承认在与张姓老汉交往中前后骗取9.4万余元。后又搭识王姓老汉,就远离了张姓老汉。事后,徐某供认她从未去过新疆,也从未发生过车祸。

  三、骗人把戏被识破诈骗术并不高明

  徐某交代说,以前她做过婚介所的工作,对这个行当较熟悉,自己履历是假冒的,只要有几分徐娘半老的姿色,搞定那些老男人是分分钟的事。在甩掉了张姓老汉后,徐某又在纸媒体上采用相同方式刊登征婚广告。徐某自称姓杨,这次她的身份不是护士了,而是中共党员做过厂长,单身60 多岁有房,想找个老伴共度晚年。这次上钩的是年过八旬的王姓老汉。

  王姓老汉是一名退休工人,老伴去世后与女儿女婿居住在一起。见徐某有房,顿时对徐某有了感觉。徐某如法炮制延用骗人籍口,在王姓老汉身上做“翻版”。但王姓老汉积蓄不多,徐某口称要买裤子、鞋子,每次数百元地向王姓老汉“敲竹杠”,后再称要王姓老汉见其父母准备2000元红包,结婚又需要金戒子,王姓老汉打算将亡妻戴过的老式金戒子及钱款,奉上给徐某。徐某推托了一番还是收下了。

  2017年4月18日上午,徐某约王姓老汉在亚新广场碰头,前一天徐某打电话给王姓老汉称其母生病住院急需用钱,要王姓老汉凑1万元给其母治病。对徐某深信不疑的王姓老汉,编了个善意谎话从女儿手中接过1万元。准备见面时交给徐某,但当王姓老汉准备将钱款递给徐某时,等候多时的警察围了上来。

  经审理法院认为,婚姻存续期间的徐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退赔了被害人的全部经济损失,获得了被害人的谅解,遂法院从轻对徐某作出了有罪判决。随着徐某被押下刑事被告席,这起征婚闹剧也就此谢幕。

  供稿:静安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