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帮亲戚运一趟羊饲料,险些赔上公司半辆车

2017年09月21日 来源:东方网

  近日虹口法院审理了一起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件,原告上海某五金制品公司所属车辆在重庆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却以该车辆从事营业运输,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从而拒绝赔偿事故车辆的损失。虹口法院经审理后综合认定原告五金制品公司的上述车辆在事故发生时危险程度并未显著增加,最终判决保险公司支付保险理赔款七万余元。

  【案情回放】

  来自河南的齐某是某五金制品公司的驾驶员,2016年11月的某天,齐某按照公司领导的指示将一批产品拉至河南。按计划,齐某将产品送至河南之后,将前往重庆为公司运输一批原材料回到上海。因为目的地离老家很近,齐某送完公司的产品,顺带回了趟老家。恰巧,齐某的一位亲戚要运送一批羊饲料到重庆,齐某是个热心肠的人,想着自己空车去重庆,莫不如顺便帮亲戚一个忙,便主动提出帮亲戚运羊饲料。两人也商量好,运输途中的过路费、油费等费用都由齐某的亲戚支付。在前往重庆的路上,两人时不时回忆儿时的情景、共叙未来,好不欢乐。谁曾想,车辆行至重庆巫溪县某地时,因路况不熟,走了岔路,齐某便倒车以转向,或许是路途较远齐某太过疲惫,倒车的时候齐某不小心把车辆倒进了路边的房子里,不仅车辆受损,还把房子一面墙撞倒,所幸没有人受伤。经过交警认定,齐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为此五金制品公司支付了房屋修缮费、车辆维修费等共计7万余元。五金制品公司为该车向保险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车辆损失险等保险,当五金制品公司前往保险公司索赔时,却被保险公司以车辆投保的是非营运车辆险,但从事了营业运输,导致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从而拒绝理赔,无奈五金制品公司只得将保险公司起诉至虹口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保险公司承担其7万余元的损失。

  虹口法院审理后认为,齐某与其亲戚约定收取费用中是否含有盈利内容尚不能确定,被告保险公司无充分证据证明原告的车辆从事了营业性运输,且五金制品公司的上述车辆本就是重型货车,用车方式按其企业经营范围,可能涉及塑料制品、五金制品、建筑材料等材料的运送,其运送路线亦无法限定,本次运送羊饲料相较其企业经营用车状况而言,难谓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故被告保险公司认为原告车辆从事营运性运输导致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依据不足。故最终判决保险公司需向五金制品公司支付保险金7万余元。

  【以案说法】

  营业用车辆相较于非营业用车辆,由于使用频率更高等因素导致其危险程度更高,故保险公司在制定保费收取标准时,营业用车辆保费更高。在非营业用汽车保险条款中往往会约定“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机动车改装、加装或被保险家庭自用汽车、非营业用汽车从事营业运输等,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应当及时书面通知被保险人。否则,因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而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当前,有一些家庭自用汽车及非营业用汽车出于牟利的目的从事营运,由此可能导致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最终保险公司拒赔。故,车主们应当谨慎为之,依据车辆使用性质购买相对应的车辆保险,如果车辆不仅仅是归家庭或者公司自用,还会对外进行营业运输,那应当购买营业用车辆保险,否则一旦出现事故,极有可能无法得到保险理赔。

  供稿:虹口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