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年过半百老汉屡次冒名 佯装亲友借钱行骗被诉

2017年09月21日 来源:东方网

  大街上,遇到陌生人问你借钱,你可能会心生警觉担心被骗;但若有人主动上门,自称是你熟人的亲友,然后以各种理由跟你借钱,你到底借还是不借?2015年4月至2017年6月间,李某就主动至旅行社、药房、面包房等地,虚构各种身份取得他人信任,后以修车、购物急需现金为由,以借为名,先后6次骗取他人钱款,累计金额4000多元。近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检察院对李某以诈骗罪依法提起公诉。近日,静安法院以诈骗罪对李某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

  小案中循蛛丝马迹 分析总结锁定疑犯

  2017年2月至6月,静安警方陆续接到3起报案,一个年过半百的男子径直来到本市一些药店、面包房,进门后直呼店员名字或头衔,并自称是店老板的亲友,之前已经预定了该店大量药酒、牛奶等物品,今日路过来取货。当店员表示未得到老板指示时,他又以自己来协调为名,当着店员的面,给“老板”打电话,佯装协商备货事宜,以此博得店员信任。挂完电话,他一句“搞定了”便让店员核算总价,正当对方沉浸在欣喜中时,他则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号称自己的车突然坏了,或需紧急采购一些物品,要跟店员借点现金,金额也不大,几百到上千元,自己过会儿就来还钱,或者第二天一定还上,还主动留了个手机号码。此时的店员已经放松警惕,出于好心也碍于面子,便把钱借给了对方。

  男子离开后,店员才意识到一直忙着做生意,还没跟老板核实过,一通电话过后,店员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原来根本没有所谓的亲友,再打对方的手机——关机,无奈之下只好报警。

  陆续接到3起报案后,民警从数据库中认真梳理了此类案件,发现从2015年4月至2017年2月,还有3起类似的案件,分别冒充老板或其它店员的亲友,先套近乎,后以紧急需要为名,借得现金后溜之大吉,作案手法与上述基本一致。民警发现,在6次报案中,有3次留了同一个手机号码,循着该号码留下的蛛丝马迹,民警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李某。

  及时报案维权有道 夯实证据照诉不误

  与此同时,民警迅速调取视频监控,并进行突击抓捕,在李某家中查获其使用过的手机一部,内有与上文3次报案所留号码一致的手机号码。民警以此为突破口,加强讯问,但狡猾的李某拒不供述。

  静安检察院接到报捕案件后,先后调取了6名被害人的报案记录、辨认笔录,又补充了当初案发时其他证人的证言,结合李某的前科劣迹,发现他曾2次因盗窃被行政处罚,另外有4次因冒名骗钱先后被多次被劳动教养和判刑,而之前的骗钱手法与上述6次报案如出一辙。承办检察官提讯李某时,故意提到有个视频监控,这时李某才迫不得已承认自己确实去过该药店,并冒名借钱骗了药店员工1000元,而对于没有监控另外六起指控,李某王顾左右而言他。面对被扣押的手机号码及家人的陈述,李某才称自己曾用过该号码,但现已不用了。面对李某一直变化的供述,集合全案其他证据材料,承办人果断对李某以诈骗罪批准逮捕。

  案件到了审查起诉阶段,为了让起诉经得起考验,也为了让李某心服口服,承办检察官重新翻阅卷宗,仔细分析了6名被害人的报案笔录、旁证证言以及所有的辨认笔录,发现其中3人在报案时均提到了从嫌疑人处扣押的手机号码,这三次报案中就有一次是佯装购买鸿茅药酒被骗的。而在另外3人的报案记录中,就有2人是以对方要购买鸿茅药酒名义被骗的。上述 6人被骗的过程基本一致,无非是在药店假装购买药酒,到了面包店假装购买面包或牛奶,结合6名被害人对嫌疑人的描述,与李某极为相似,最终承办人认定李某共诈骗6人,涉案金额人民币4000多元,已构成诈骗罪,承办人果断对李某提起公诉。

  面对公诉人缜密的证据锁链,李某终于在庭审前低下了头,承认上述6次诈骗均系自己所为,而之所以屡屡得手,全因店家的营业执照挂在店内,老板名字名字赫然在列,有时一些店员的名字也会出现在店内,当直呼其名时对方往往就放松了警惕。

  检察官提醒

  承办此案的孙科浓检察官提醒广大群众:给予帮助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面对陌生人的直呼其名,务必多留个心眼。不法分子或许只是从墙上的营业执照、岗位栏里看到过你、你老板或你同事的名字或照片。陌生人提出紧急借款时,帮——体现的是一个城市的温度,但不加核实地帮助,有时也会为不法分子的挖坑、下套开了一盏绿灯。

  美德积之小善,防恶注意未然。大往往由小而来,切不可因为金额不大就不报案了。若没有这一次次小额诈骗的报案记录,或许公安人员就无法梳理出这么多类似案件;若没有报案时留下的这一个个电话号码,或许也就无法追踪到不法分子,无法将其绳之以法。

  此外,对于不法分子,检察官也想提些警告:孤证不能定案,但不代表不认罪就不能定案,只要其他证据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锁链,能够证明案件事实,检察机关照诉不误。所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此外,坦白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是否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检方提出量刑建议时考量的一个方面。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供稿:静安区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