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虚高租金4万元两人私下侵吞

2017年09月21日 来源:东方网

  吃里爬外的刘某青利用为公司雇员租房之际,串通某房产中介公司雇员王某剑制作“阴阳合同”,将年租金20万元虚高至24万元,并将虚高年租房价格4万元予以侵吞。岂料适逢租赁房屋政策变动,刘某青公司要房东退还不再续租的租金时,才发觉刘某青与王某剑私下侵吞虚高租房价格的犯罪事实。近日,上海市静安区法院一审以犯职务侵占罪判处刘某青、王某剑各拘役5个月。

  2014年6月,刘某青就职的上海某休闲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休闲酒店公司)为解决员工住宿,委派刘某青在公司附近寻找合适的房源。刘某青遂联系了某房产中介公司王某剑咨询,王某剑向刘某青提供本市北京西路某号附楼3至4层的房源。在洽谈房屋租赁时,刘某青利用职务之便伙同王某剑向休闲酒店公司隐瞒涉案房屋实际年租金20万元。王某剑还要求出租方,在年租金实际为20万元的情况下,仍以24万元的虚价与休闲酒店公司签订租赁合同,并约定涉案房屋租金由王某剑代为收取。合同签订后休闲酒店公司按每年24万元的价格支付租金,三年共向王某剑个人账户交付钱款72万元。王某剑将其中60万元交付给房东,余下12万元除小部分钱款分予刘某青外,大部分钱款被王某剑占为已有。

  后因房屋租赁政策有变,休闲酒店公司与房东签订的《租赁合同》需要提前解除,按照合同约定的租金标准(2万元/月),房东需要退还承租方休闲酒店公司四个月租金共计8万元,这时房东才说出隐情:陈述当初与休闲酒店公司代表刘某青洽谈的租金,并不是24万元/年,而是20万元/年。但刘某青坚持要在租赁合同里写租金是2万元/月(即24万元/年),且要王某剑的房屋中介公司为中介方,特别合同中要写中介方王某剑的个人账户,作为收租金的账户。将租金打入王某剑的账户后,再由王某剑将每年20万元支付给房东,其余每年4万元的差额则进入王某剑、刘某青的腰包瓜分。

  当房屋租赁即将终止,涉及租赁年费4万元的差额退租金,房东不愿当“冤大头”,而刘某青和王某剑获悉退租之事,表示按比例承担退还多收取的租金,还嘱咐房东上不要向休闲酒店公司提及4万元。但休闲酒店公司最终知道了刘某青伙同王某剑合谋,以非法手段侵占公司三年12万元的资金作分赃,遂向上海警方报案。

  2017年4月5日,房产中间公司的王某剑接到警方电话通知后,主动投案自首。三年前王某剑还是一名房产中间公司雇员,而此时王某剑已自己开了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面对警方的盘问,王某剑开始还为自己作无罪辩解,但在事实面前王某剑则承认了侵吞虚高部分的房租,还交代开始拿到此笔房款与刘某青侵吞,后刘某青因工作关系被调至外地,他就把虚高的租金独自占有。几天后,被上网追逃的刘某青则被南京抓获而落网,到案后刘某青也交代在涉案租房时,与王某剑合谋虚高租金予以瓜分,承认头脑一热认为能赚外快,没有意识到这是犯法的,损害了公司的利益。

  刘某青、王某剑先后向法院退出了全部违法所得。法院认为刘某青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伙同王某剑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已有数额较大,该行为均已构成了犯罪,鉴于王某剑有自首情节,两被告均退出了全部违法所得,法院从轻作出一审判决。

  供稿:静安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