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广告灯箱施工员与公司“钉钉签到考勤”之争

2017年09月20日 来源:dfw

  在本市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化传播公司)从事户外广告灯箱施工雇员周彪(化名),被公司以在工作期间弄虚作假多次旷工为由解除劳动关系。不服公司无理解聘的周彪向区劳动仲裁委申请劳动仲裁,获裁决认定由公司赔付周彪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45万元及高温津贴556.32元。但公司仍不服该裁决向上海静安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公司不予支付周彪赔偿金。近日,上海静安法院判决维持了区劳动仲裁委的裁决,由文化传播公司如数拔付。

  一、钉钉考勤未履行谁之过?

  2014年5月初,来自江西的80后周彪与文化传播公司的关联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劳动合同,期限为2014年5月4日至2017年5月31日。周彪任公司运维部门运维专员。同日周彪签收了该公司《员工手册》,该手册载明公司考勤实行指纹考勤管理。若员工未向公司说明理由,1个月中迟到6次以上(含6次),员工无故连续旷工1天以上(含1天)或月累计旷工2次以上,公司有权解除劳动合同。

  2015年5月4日,文化传播公司、周彪及关联公司又签署了《补充协议》载明,周彪所签署的《劳动合同》、《补充协议》、《保密协议》、《竞业禁止协议》和《员工手册》等用工主体,变更为该文化传播公司,原合同(协议)的所有权利义务由文化传播公司承担,补充协议由三方签署,自2015年4月1日起生效。在合同履行期间周彪月工资为4900元,他在该文化传播公司最后工作至2016年8月23日。

  2016年8月23日,该文化传播公司向周彪发出了《合同解除通知书》。该通知书认定周彪作为一名外勤员工,无视公司相关考勤规定,从2016年5月至8月累计外勤签到迟到24次,无故旷工17天,且外出签到地点与递交人事部门外出登记地点严重不符,严重违反了公司规定,故解除双方劳动合同。

  根据公司指纹考勤和钉钉考勤记录显示,周彪自2016年5月20日至同年7月25日期间有6个半天,既无指纹打卡记录也无钉钉签到记录;另有6个全天也无指纹打卡记录也无钉钉签到记录;但存在一些时段无指纹打卡记录,却有钉钉签到记录,但钉钉签到记录的时间是上午9点以后或下午3点以后时间段。

  2016年8月24日,,周彪向区劳动仲裁委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5万元;支付2016年6月1日至同年8月23日的高温费600元。获得仲裁委的裁定由文化传播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45万元;支付高温费556.32元。

  二、公司拿“钉钉考勤”来说事

  2016年12月,该文化传播公司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不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45万元,仅同意支付高温费556.32元。公司诉称周彪系公司广告灯箱施工人员,若在公司上班应通过指纹打卡考勤,即进公司打卡一次、离开公司打卡一次;若在户外工作应通过钉钉软件签到考勤,在周彪手机上装有钉钉考勤APP。周彪在户外到达某灯箱施工点要做一次考勤,如果周彪半天只在一个地方施工,则公司认可周彪该半天是出勤的。公司承认钉钉签到,公司没有考勤制度规定,但是公司口头要求员工到一个地方工作,必须用钉钉软件签到,一般9点前需要到达用钉钉考勤。

  公司还称在2016年5月9日,公司人事部门通过邮件向包括周彪在内员工,发送了主题为“关于严格执行签到的规定”的邮件,明确告知员工在户外工作时必须使用钉钉软件作签到,声称之前公司是根据周彪发给公司的外出登记邮件发放工资,公司并未全面核实钉钉签到表,仅个别抽查员工钉钉签到情况,因未抽查到周彪,未掌握周彪的缺勤情况,没有对周彪给予类似的警告。

  公司认为,2016年4月前公司的考勤是松散的,即使有迟到、旷工也不追究。从2016年4月后,公司发邮件通知外勤员工需严格使用钉钉软件签到。但公司基于对员工信任,根据周彪考勤申报全额发放了工资。但现有钉钉考勤记录显示,周彪存有多次迟到和旷工现象,违反了《员工手册》规定,公司作出辞退是合法的。

  三、广告外勤考勤内外有别

  法庭上,周彪辩称自己工作主要为外勤,除每周回公司开会时会使用指纹考勤机考勤。对公司指认他的迟到及旷工均不予认可,还对公司《员工手册》认为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解除劳动关系依据。声称《员工手册》明确说明是针对办公室员工进行指纹考勤,而自己属公司外勤人员不受该考勤制度约束,也从未看到过公司的外勤考勤制度及使用钉钉考勤规定,况且《员工手册》没有经过民主程序制定也未作公示。尽管自己手机安装了钉钉考勤软件,自己却从未收到公司告知户外工作要用钉钉打卡邮件。领导曾口头告知外出只需半天点一次,不需要在9点之前考勤,也不需要到户外工作地方就点考勤,更不需要每到户外工作点就点考勤。认为自己从事的户外施工分为施工和上刊两类,施工完毕也不需要拍照片,但上刊时有时会拍照片发给公司作考勤,或提供些工作照片和微信群聊记录。

  庭审质证中,文化传播公司当庭翻看了周彪手机留存的照片,表示即便如周彪所说,周彪仍有多个时间段未提供证据,来证明周彪是在上班,而公司签到以钉钉签到为准,公司处罚是以钉钉签到为依据,其他任何证明均不应成为公司处罚的依据。

  四、仅凭钉钉考勤解聘理亏

  法院认为,文化传播公司声称钉钉软件记录记载,周彪存在迟到、旷工的严重违纪行为,而周彪上述行为违反了《员工手册》规定。根据指纹考勤记录和钉钉考勤记录,显示周彪存在既无指纹打卡记录也无钉钉签到记录的情形,有多个半天无指纹打卡记录但有钉钉签到记录,钉钉签到记录的时间显示上午9点以后或下午3点以后。而周彪否认公司告知须使用钉钉软件进行考勤,也否认收到要使用钉钉软件的邮件。只是领导曾口头告知使用钉钉软件时,不需要9点前签到。法综合考虑公司未给予周彪相关处分,且向周彪全额发放了2016年5月至8月期间的工资,法院认定该公司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周彪存在迟到、旷工的情形,现公司单方解除与周彪的劳动合同属违法,理应支付周彪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45万元,考虑到公司愿意支付高温费556.32元与法不悖,遂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

  供稿:静安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