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谎称能内部搞定私家车沪牌牌照骗取他人9万余元

2017年09月19日 来源:东方网

  本市无业人员徐某培原本是倒卖电影票、演唱会票的小“黄牛”,却吹嘘自己还能从交警部门内部搞到私家车沪牌牌照。徐某培以此籍口骗取急需办外地户籍人员孟某购买本市机动车车牌。为安抚付出高额钱款的孟某,徐某培竟然编造需购买标书、代缴社保、支付牌号费等虚假理由,通过伪造虚假的二手车过户情况证明及虚假的沪A2H188的机动车车牌等手段,陆续从孟某处骗得9.3万余元。但耍小聪明的徐某培最终把自己送上的刑事被告席上,静安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近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以犯诈骗罪一审判处徐某培有期徒刑3年,罚金5000元。

  家住浦东的90后徐某培,系本市无业“黄牛”,经常靠倒卖一些紧俏的电影票、演唱会赚取一些差价。2016年,在一次倒电影票时,徐某培搭识了孟某沪籍女友唐某,徐某培向唐某加价倒卖“黄牛票”,徐某培还向唐某吹嘘能搞到沪上紧俏的演唱会票,被徐某培说动心的唐某,加了徐某培的微信号。徐某培还说以后需要时可以联系他。尽管唐某并没有在徐某培购买过演唱会门票,但经常从微信上注意到徐某培在朋友圈里发一条“需要拍沪牌的找我。”

  2017年年初,外地户口的孟某与女友唐某聊天时,说打算购买沪牌车辆,唐某想当然地就联想到徐某培,对男友孟某说徐某培神通广大说能搞定拍牌,就把徐某培的微信号和手机号给了男友孟某,之后孟某直接与徐某培联系车牌事宜。

  今年3月上旬,孟某曾向女友说徐某培提出要拍车牌的钱,让唐某转给徐某培1.9万元。唐某应允给徐某培转去了1.9万元。但以后孟某又几次转款打入徐某培的账户,但车牌却如石沉大海,没有下文。

  今年6月中旬,孟某在与女友唐某联系时,问及徐某培代拍车牌靠不靠谱?徐某培说已为他补缴了社保,却没有车牌是否办妥消息?女友唐某说那就去社保中心,拉一下补缴社保就能知道是真是假?孟某按照唐某的吩咐去拉了社保,才发觉根本没有缴纳社保费的信息,这才意识到所谓代拍车牌是徐某培设的骗局。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今年7月1日晚7时许,徐某培还与朋友一块吃饭时,突然接到派出所警察打来的电话,称有人告他涉嫌诈骗叫他去一趟派出所。内心知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的徐某培,主动向警方投案自首,主动交代了骗取孟某9万余元的犯罪事实。

  徐某培承认当初孟某说他没有上海户口,且没有交过社保。孟某说经与朋友打探,没有交过社保的外地户口人,不能办理沪牌的应拍。但没有正式工作徐某培手头正缺钱,他向从孟某 “夸海口”都能搞定,包括买标书、补缴社保、选车牌号。为此孟某以缴社保费、选牌照号、开发票以及打通车管所关系等理由,先后骗得徐某培9.3万余元。为了唬弄孟某,徐某培用假证明应付孟某公车车牌要先转私人后,再可以转到孟某户名上,还花了100多块钱找马路小广告的人,做了一块假蓝底白字的沪A2H188的轿车车牌,快递给孟某继续欺骗。徐某培承认事实上他根本不存在替孟某拍牌照之事。徐某培供述,其父因吸毒正在被强制戒毒,他与祖母一起生活没有收入来源的他,早将所骗的钱款挥霍一空。

  法院认为,徐某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钱财,该行为已构成了诈骗罪。鉴于徐某培能自动投案自首,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遂法院依法从轻作出了判决。

  供稿:静安区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