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一笔小额抚育费,牵动法官的心

2017年09月15日 来源:东方网

  一名男子不但不尽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不支付孩子的抚育费,在法院判决后竟然玩起了“人间蒸发”,给法院执行带来了困难。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冒着高温天,查找被执行人的每一丝线索,终于查找到被执行人在外地的财产信息,并迅速对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措施,此案终于执行完毕。

  2017年8月,在杨浦法院执行局开展的秋季“百日会战”专项执行活动中,该案只是一起涉案金额很小的案件,但执行法官耗费了大量精力,才把案件执行到位,真正体现了“案件本无大小,点滴皆系民生”。

  丈夫不尽责妻子起诉离婚

  张娟和罗平通过网络相识,2008年春节前夕登记结婚,2010年底生育一子罗小佳。因为婚前缺乏了解,两人结婚后经常发生争执,孩子出生以后,罗平更是不闻不问,张娟只得带着孩子回老家扬州居住、生活,两人开始两地分居。

  到了2016年,因为孩子要上小学,张娟为了供孩子读书,找了一份工作,长期往返上海、扬州两地,十分辛苦,但这依旧没能唤醒罗平作为一个爸爸的责任感,罗平还是四处打打散工,没有稳定的工作,更谈不上出钱供孩子读书和贴补家用了。

  张娟无奈之下,于2016年3月起诉到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要求和罗平离婚,因罗平坚决不同意离婚,且两人分居时间不足,因此未获准许。

  本以为,这次诉讼可以触动到罗平,至少能管管自己的儿子,但罗平还是依然如故,后来干脆赶走了张娟和儿子,张娟心灰意冷,时隔一年再次以夫妻关系无法改善为由,起诉离婚。

  被判支付抚育费后失踪

  审理中,张娟向法院主张了从2015年开始罗平应补付的孩子抚育费15000余元,并坚持要求考虑孩子生活、医疗、教育等开销,主张每月支付2500元抚养费。

  庭审中,罗平陈述自己处于无业的状况,并承认自己没有支付抚育费的事实,认为以自身情况,只同意每月给付孩子600元的抚育费,此项费用包含了教育费和医疗费。他还表示,既然自己无法完全支付抚育费,每月只探视一次便可。

  杨浦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两人感情的确破裂,可准予离婚。关于子女抚养问题,根据双方的经济条件和生活情况,法院判决离婚后孩子随张娟共同生活,但由于张娟认可罗平没有稳定收入的事实,结合孩子的年龄、身体状况,最后法院要求罗平补付前欠抚育费15000元,并每月支付孩子抚育费700元。

  然而,法院判决生效后,罗平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音信,不仅更换了手机号码和地址,而且连儿子都没来看过。张娟急了,她向法院申请执行。

  法官高温天查找被执行人

  执行法官收到案件后,看到张娟申请执行标的不到两万元,数额虽然较小,但是执行法官并没有因此而不重视这个案件,而是详细地询问了判决情况。

  执行法官在张娟申请执行的当天就调取了一审卷宗进行查阅,在罗平的笔录中,细心的执行法官发现他每个月都会按时去所在街道办理低保,便顺藤摸瓜,走访居委会。

  居委会负责人反映,罗平并不经常出现在其户籍所在地的居委会,只有领取低保失业补助的时候才会出现,而且也并不作逗留,这给执行法官找到罗平增加了一定的难度。

  根据经验,执行法官走访了该小区附近几个街区的棋牌室、公共浴场等处,并询问街坊有关罗平近日可能的活动方向和逗留的场所。在查找罗平的几天里,正是上海红色预警的高温天,居委会和邻居都为执行法官不辞辛苦的走访而感动。

  一个偶然的机会,执行法官了解到,罗平近期会到街道领取高温补助和发放的降温补给,于是算准时机,第一时间在街道办公室“逮”到了罗平。

  闲聊中透露外地生活信息

  罗平对法官的到来并不惊讶,好像事先就知道执行法官会找到自己,他两手一摊,表示自己现在还没找到工作,也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更不要说马上兑现五位数的抚育费。

  执行法官凭着自己十几年的执行经验,仔细分析了罗平当下的状态,从他不自然的言行中,看出了些许端倪,他一边动之以情,将张娟的实际困难和儿子的现状告知罗平,并站在自己也为人父的立场,劝解罗平应当担负其相应的民事责任。

  罗平虽然嘴上强硬,但还是为法官设身处地的开导有所动容。法官一边和罗平闲聊罗的近况,一边力图找到罗平的破绽。罗平说起自己也在努力找工作,想到老家去找找生意和方向,但他说到一半就突然不说了,连高温补贴都没有领取就离开了。

  执行法官并没有急着追讨,而是根据张娟提供的线索和当日与罗平谈话的内容,通过信息化手段,在全国范围内摸查罗平名下财产情况,果然发现其在外省开户的银行账户内有几万元的存款,即采取部分冻结措施。

  当手铐出现时,他慌了神

  次日,执行法官即传唤罗平,罗平继续昨日的“表演”,但他没有想到,执行法官早已“做足了功课”,拿出银行查证材料。看到被法院查实的存款3万多元,罗平当场傻眼。

  罗平还想编出一些谎言溜之大吉,但均被法官识破,执行法官告诫罗平,根据规定,若申报财产不实将依法被拘留,罗平不以为然,认为自己的执行标的那么小,法院肯定不会“用强”。

  可当手铐与羁押室出现在罗平面前时,罗平慌了神,一再向法官认错,并在法官面前装模作样地保证,明天一早就将钱款送来。

  法官深谙罗平的“套路”,似乎根本不关心已到下班时间,天色已经变暗,继续实施拘留措施,罗平这才知道自己最后的伎俩已被识破,只得打电话让亲戚马上送钱,希望法院不要拘留他。

  执行法官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多小时后,罗平乖乖地付清了所有的子女抚养费。

  这时,执行法官叫来了张娟,当场完成案款交付,因为得到了张娟的谅解,罗平当日才被免予拘留。

  执行法官用细心和智慧保障了未成年子女的生活,也起到了很好的社会效果。

  [法官说法]

  案件本无大小

  点滴皆系民生

  司法实践中,被执行人面对生效的法律文书,拒不履行,且与法院玩起“躲猫猫”、“财产大挪移”。尤其在夏季的申请执行案件中,当事人纠纷集中,案件复杂,被执行人行踪不定的情况会给法院执行增加更大的挑战。

  通常在收到类似因离婚引起的追讨抚育费案件中,申请人的心情往往更为迫切,看似数额不大,申请执行期限也较短,但很多作为父母的申请人都需要靠这样一笔抚育费,为孩子开学的学费、生活开销做出安排。一旦执行不及时,很多申请人都将面临四处举债的困境。

  当然与很多商事案件相比较,这些案件既不属于久执不绝的“老骨头”,也不属于被执行人横行狡猾,隐匿财产,需要动用先进技术和耗费大量人力的“老滑头”,却是每走一步都关系到民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执行法官都本着“急民生所及,想当事人所想”的信念,不惧案件烦难,不畏酷暑高温,找准时机,找到揪出被执行人行踪的突破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限高、罚款、拘留、曝光,多手段全方位地展开执行行动,并在被执行人企图拖欠和抵赖的情况下,以法院的司法威慑力采取强制措施,让“老赖”无处可逃、让失信者寸步难行,真正做到执结事毕,“破解执行难”。

  供稿:杨浦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