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发布

上海法院出重拳保障涉民生案件“到位执行”

2014年01月16日 来源:市法院

  2014年1月15日,上海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上海高院副院长顾伟强就上海近年来在追索劳动报酬、赡养费、抚养费、扶养费、抚恤金等与普通人民群众生计休戚相关的涉民生执行案件情况以及上海各级法院努力破解执行难所推出的新举措作了全面介绍。

  据统计,去年上海法院开展了以“抓规范、促联动、树公信”为内容的执行专项活动,全年执结各类执行案件11.04万件,其中执结涉民生案件近5万件,执行到位金额达47.05亿元,执行标的清偿率94.84%,较好兑现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同时,法院启用司法救助金579万元,涉及案件数145件,惠及266人。

  在今天的发布会上,记者了解到,为保障涉民生案件执行的“到位”,上海法院不断努力,推出诸多行之有效的做法。

  针对涉中小企业的劳资纠纷案件,上海法院积极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沟通,只要符合一定的条件,及时启动欠薪保障基金,先行垫付员工欠薪,法院后续执行到位后即返还欠薪基金。据统计,2013年法院与人保局共启用欠薪保障金近3000万元,涉及案件1076件,受惠3270人,目前法院已追偿金额748.39万元。同时,上海法院与银行、工商部门全面开展“点对点”查询,已查询银行信息280余万条、工商信息2265条,今年1月法院与房地部门的“点对点”查询也将试运行。

  针对一些当事人对法律文书何时生效、生效后如何申请执行都不太熟悉的情况,宝山、金山、奉贤等法院已开始探索“主动移送执行”,根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法院将民庭已经审结的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相邻关系等案件直接移送执行局,以更好地保障当事人实现权益。针对“一套房”执行难案,嘉定、虹口、崇明等法院则通过“周转房”、“以近换远”等方式,加大执行力度,收到了良好效果。

  此外,上海法院综合运用执行公告、限制高消费、限制出境、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措施,加大对“老赖”们的惩戒威慑力。去年一年,上海法院实施限制高消费共计10936人次,实施限制出境1027人次,共有27368余条被执行人不履行义务信息通过上海法院门户网站予以公布,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上海法院累计将1049名具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被执行人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统一向社会公布,并提供给本市社会征信系统,使这些“失信者”在招标投标、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受到限制。

  “涉民生案件执行的效果直接影响到人民群众对司法公正的切身感受,我们主动作为、勇于作为、积极作为,通过突出执行的强制性、推进执行工作信息化、加强执行工作规范化的‘一性两化’来惠及生活困难群众。”顾伟强说。

  据悉,2012年底上海法院已全面开通“12368短信平台”,目前,该平台正在进一步拓展功能,力争使当事人在立案后即可以通过平台获取执行立案、办理阶段、财产处分等执行信息,实现执行信息化。

  就在发布会当天,黄浦、普陀、闵行法院集中开展了涉民生案件的执行活动,集中查找到了10名平时玩“失踪”的被执行人,对7人予以司法拘留,对2人予以罚款,142人纳入失信人名单,发放了414万元执行款,惠及144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范围开展涉民生案件专项集中执行活动的工作部署,上海高院已决定从2013年12月下旬至2014年6月,在全市开展为期六个月的涉民生专项集中执行活动,主要针对追索劳动报酬、赡养费、扶养费、抚养费、抚恤金、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医疗损害赔偿、工伤赔偿等案件进行集中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的六类情形】

  该规定于2013年7月1日公布,自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根据规定,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人民法院应当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具体有六类情形,一是以伪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的;二是以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者以隐匿、转移财产等方法规避执行的;三是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的;四是违反限制高消费令的;五是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六是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

  相关单位收到人民法院失信名单通报后,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同时,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还要向征信机构通报,并由征信机构在其征信系统中记录。

  【链接:上海法院的执行重拳案例】

  重拳一:攻坚“一套房”

  30出头的小王来自四川,2012年他来到上海打工,租借了在金山石化的一套房子,房屋产权人是卢某、卢妻及两人的儿子。2011年9月8日,租房发生液化石油气泄露,突然爆燃的火苗吞噬了小王,这场意外给年轻的他带来了巨大痛苦,全身上下有70%二度烧伤,下肢受损,分别构成二级伤残和八级伤残,更让他伤心的是,相恋多年的女友也因此离开了他。

  2012年12月27日,情绪激动的小王走进了上海金山法院执行局。原来,此前金山法院判决卢某等三位产权人应给付小王赔偿费用共计37万余元,但判决生效后,卢某一家始终置若罔闻,急需治疗费用的小王愤怒了。

  看着几乎已经“面目全非”的小王坐在对面,那深褐色的灼伤皮肤、那几乎已经干瘪的双手,执行法官金涛的心里很难受。

  为了逃避责任,卢某一家曾在赔偿案件审理的过程中悄悄将金山房产变卖成20余万元,金涛通过银行查询了解到卢某已将这些房款付给了案外人。

  “我是归还借款!”卢某拿出一张法院调解书。金涛明确告知卢某,一方面其没有如实申报财产变动情况,要对其处罚,另一方面申请执行人也可以提起撤销诉讼,一旦查明逃避履行属实,将受更大制裁。

  与此同时,金涛通过排查,发现卢某一家在上海中心市区有一套房屋,该房面积近80平方米,每平方米房价的市场价达到4万元。经综合研究,法院如果强制执行该套房屋,余下的钱款足以保障卢某一家的基本生活住所,为彻底打消卢某等人企图借“一套房”逃避执行的侥幸心理,法院开始突破这“一套房”。

  面对数次劝导无果的情况,法院正式启动对这套房的评估拍卖程序。一方面,执行法官金涛前往卢某居住地所在的居委介绍案情,很快得到了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另一方面,法院在卢某居住的社区贴出了强制执行、限期搬离、启动评估拍卖程序的公告。

  卢某仍然对法院的执行不予配合,并在自己的家门口张贴“冤枉”的字样,当金涛带着评估公司第四次登门时,卢某仍然家门不开避而不见。金涛通过电话明确告知卢某,如果不予配合,相关评估报告仍然可以出具,若因此造成今后的交易损失由卢某等人自行承担。

  在强大的执行威慑力下,卢某一家终于低下头,卢某主动联系法官提出愿意分期支付赔偿款,最终,卢某等人与小王达成和解协议,目前已经支付全部的赔偿费用共计27万余元。

  重拳二:不付钱就“限制出境”

  贺某与母亲王某共同开设了一家实业公司,贺某担任法定代表人,母亲则是股东。2012年底,实业公司倒闭,11名员工向普陀法院申请执行公司拖欠的工资13万余元。

  执行法官荀为华接手案子后,立即前往公司所在的街道、工商、银行等地查控财产,却没有发现任何房产、车辆、证券和银行存款等财产。

  但细心的荀为华发现,实业公司最初的注册资金仅为4万元,随后在2年中增至300万元,法官根据银行账号查到了当时借资给实业公司的某单位,并进一步发现增资的300万元后来又归还给该单位了。鉴于实业公司抽逃资金的做法,荀为华依法追加实业公司的股东贺某、王某为被执行人。

  在多次联系贺某、王某无果的情况下,荀为华奔赴北京等地,冻结了王某在北京的8万元股票,并同时作出了限制贺某出境的决定,相应的裁定书同时寄送给了贺某和王某。

  2013年2月,贺某在珠海出境时,被阻止出境并扣证,随后出入境部门联系普陀法院并将扣留的护照等证件寄往法院。此时开始着急的贺某终于联系法官,表示自己愿意积极解决员工工资问题,在法院的主持下,贺某履行了自己的全部义务,支付了员工们的欠薪。

  重拳三:恶意欠薪将会“入罪”

  2013年3月,青浦法院执行法官刘一龙接到了两起申请执行上海某液压泵有限公司劳动仲裁执行案,该公司曾被评为“劳动关系和谐企业”,但随着股东之间的闹翻,公司业务一落千丈,公司无法运行,工人们也只得停工。

  4月,刘一龙在申请人的带领下查封了公司原址遗留下来的部分机器设备和产品,但公司法定代表人俞某拒不到庭。

  三个月后,共有29名员工申请了仲裁执行。7月,对法律程序毫不熟悉的员工们等不及评估拍卖的程序,来到青浦法院,焦虑万分。

  “法官,我们的孩子再过两个月就要开学了,家里都等着用钱啊!”

  刘一龙也非常着急,然而评估报告让人失望,评估结果仅为20余万元。

  此时,刘一龙想到了2013年新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明确规定,对于拒不支付10名以上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且数额累计在3万至1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符合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的要件。

  刘一龙电话联系了俞某,俞某表示“机器设备不是都给查封了吗,法院拍卖好了”。刘一龙明确告知俞某若再不到庭,法院将启动刑事程序,慌了神的俞某这才点头答应来法院“现身”。

  之后,鉴于俞某此前拒不配合执行的行为,法院对其实施了司法拘留。俞某这才如梦初醒,立即表态愿意配合法院妥善处理欠款,并希望法院同意其主动联系机器设备的买家,为表诚意,他当天缴纳了10万元执行款,此后俞某积极联系买家并四处筹款,在5天内缴纳了剩余的执行款及执行费用53万余元。

  (文中除执行法官外,当事人名字均系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