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发布

春风来时尽著花——宝山法院徐敏芳侧记

2013年12月04日 来源:市法院

  “这是肯尼亚的马赛马拉,我们已经有些时间没看到雌豹‘影子’和它的女儿‘萨菲’了,有两头大型雄豹闯进了‘影子’地盘,……”

  徐敏芳专注地看着纪实频道里播放的《狂野动物》,两只金黄色耀眼斑点的肯尼亚猎豹在丛林里厮打着,干燥的天气,扬起的尘土。

  1

  徐敏芳有时候看不懂自己,每次看到小狮子、小老虎、小豹子,她就会坐在电视机前一动不动,然后看着屏幕上的动物父母们忙着捕猎、回家与小幼雏一起玩耍,一种热热的感觉在她心头流动,大自然的动物与人类是如此相通。

  “我妈就喜欢看大型动物纪录片,一看能看很久。”儿子超杰说话有些象徐敏芳,声音低低的,在他眼里,妈妈完全不是一个法官的样子,就和其他人的妈妈一样。“她在家不是很细心,我一直帮她找东西,今天是发夹,明天是眼镜,几乎每天都会掉东西。”

  徐敏芳笑了,她很欣慰有一个会心疼她的儿子和一个会照顾她的丈夫。“我体质不好,一到冬天就容易感冒,而且感冒不断,家里的家务大多是老公来。其实我理想中的生活就是上班朝九晚五,工作时间不要那么马不停蹄,现在一到办公室就忙着处理手头的活儿,有时候忙起来连水都忘记喝了。”

  从15岁离家前往南京上护校,到转业回家进法院,到如今做了刑庭庭长,徐敏芳一路走来,平淡却值得回味。

  还记得那一年报考中专,徐敏芳首选的是师范学院,其次是农校。教导主任看到她志愿表上第三栏空着,便随口说了一句“填个部队吧,反正是第三志愿,他们也不会来招”。

  没想到部队是优先招人的,考了高分的徐敏芳被招进了南京军区军医学校护训队,父亲心里舍不得,掉了眼泪。人生就是如此,你要往东,它偏偏往西。

  部队的学习很严格,除了掌握必备的医护知识外,学校的管理完全采用军事化,连换个被子、枕套都有固定的程序,怎么打开、怎么铺放、怎么塞床角,不允许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学期结束时,徐敏芳被评为优秀学员。

  “我一直觉得自己和别人差不多,真的,大家都很优秀,没有什么差别。”徐敏芳从来就不喜欢“冒”。

  学习结束后进了南京军区98医院工作,徐敏芳经历了不少事情。“有一次,医院里来了一批血肉模糊的病人,是发生矿难后送进来的,有个人腿断了,医生把他的腿锯下来,然后让我拎着那条腿到污物桶里,看着那条腿,我心里直发慌。”

  徐敏芳晚上值班不敢去食堂吃饭,因为去食堂的路上要途径停尸房,“就我一个人走着,没有其他人。有时候病人半夜里去世,我一个人推着装有尸体的车,走在那条路上很害怕。”

  虽然胆小,但徐敏芳还是硬着头皮认真完成了护士的见习。在经过一轮内科、外科、小儿科等诸多科室的轮训后,她被留在了手术室。手术室的护士需要特别细心,血管、皮肤、肌肉的缝针不一样,线圈也不一样,每次手术前要打开手术包仔细清点,几枚针,几枚线,血管钳有几把,纱布有几块;手术结束后要及时洗刷、整理完毕,然后送高压室消毒。徐敏芳很仔细地做着,无论手术大小,她都在边上细心观察和准备,医生一伸手,她就递过器械,丝毫不敢松懈。

  “以前护训队的队长说过一句话,做护士就要做好一辈子做下去的准备,一直做到‘护士奶奶’。”徐敏芳笑了,她也许没想到,许多年之后她要面对不再是生病的肌体,而是社会的纷争。

  2

  外婆曾经告诉超杰一些有关他妈妈的童年趣闻:徐家一共有四个孩子,徐敏芳排行老二,做工人的父亲有时下班带糖回家,最小的弟弟先挑一个,然后三个姐姐各挑两个。其他孩子都抢着把糖吃掉,只有徐敏芳会自己留一个,等到别人吃完了再向她要,她也会给。

  “我妈脾气是天生的好,我没见过比她脾气更好的人了。”超杰说。

  1988年部队精简,好脾气的徐敏芳转业回沪,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分配到上海市吴淞区法院工作。到法院报到前,她连公检法做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法律知识了。

  徐敏芳被安排在机要室,不久,吴淞区与宝山县合并成宝山区,法院改名为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徐敏芳先后在刑庭、民庭干起了打字员的活儿。

  “那时候没有电脑,打字都是用四通,我先看着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打字,慢慢自己也学会了,就成了打字员。”

  做打字员并不轻松,尤其在民庭,各种各样的判决书、调解书、裁定书,数量繁多。每当徐敏芳看见派出法庭的驾驶员大老远捧着法律文书来打印,她便觉得不好意思,中午加班也要把文书打印好。

  “罗店、大场都很远,我就想着快点帮他们弄出来,不然搁在心里难受。”徐敏芳不习惯叫苦,总是微笑着把事情做完。一年不到,她原来的1.5视力徒然下降,并从此戴上了眼镜。

  与此同时,徐敏芳还报了高复班并参加成人高考,然后在全国法院干部业余法律大学攻读法律,获得了大专文凭。

  “我妈做事能力很强,但从来不会去邀功,属于那种很不经意之中会发现她做得挺好的类型。”超杰很了解自己的母亲。

  1991年,生完孩子的徐敏芳被调往派出法庭做书记员,好在之前做打字员时她看了不少法律文书,案子怎么陈述怎么判决,心里大概有个数。

  徐敏芳跟的师傅叫孟宝兰,一个要强的资深女法官,办起案子特别认真。比如碰到离婚纠纷,孟宝兰会反复做当事人思想工作,不仅庭审的时候通知单位、居委到场,庭审结束后还不厌其烦地与当事人沟通。

  “她判决离婚的很少,调解和好的多,有的就直接撤诉了。”徐敏芳回忆。

  孟宝兰在做调解工作,徐敏芳就在一旁边听边记,有时碰到一些能说会道的工会干部做调解,她也会用心把她们的话记下来。

  “我师傅很会说,和当事人谈婚姻关系能够将心比心,我自己给别人做思想工作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刚讲几句就没词儿了,后来才慢慢学会举例子给当事人听。”

  1994年徐敏芳提了助审员开始自己办案子,没想到第一年就超过100件成了办案能手。“其实我和庭里的同事都差不多,真的,有的人做得比我还好,那时候庭里氛围好,不懂的地方就请教老同志。”

  老天爷喜欢捉弄人。没多久,徐敏芳开始出现胸闷、心脏不适的症状,于是被调往刑庭做内勤。

  内勤,又一个新工作,虽说不象法官审案那么累,但很多工作也要从头开始学:每月报结案子全部通过手工完成,刑期、年龄、收结案等各种各样的数字卡片十分繁琐。徐敏芳狠下了一番功夫,一个月后便熟练地将数据报给司法统计的部门那里了。

  “徐敏芳,你做得真好!”有人夸赞道。

  徐敏芳不好意思地笑了,从护士到打字员、到书记员、到法官、再到内勤,她已经习惯顺着命运的安排“拾级而上”。

  3

  上海,宝山,美兰湖边的湖畔雅苑。

  徐敏芳很喜欢开车经过这里,她是土生土长的宝山人,对这片土地有着别样的感情,驾车驶过繁忙的沪太路,然后一转弯进入美兰湖大道,错落有致的树木、幽静的空气,全然没有刚才的喧嚣,这个时候常常会勾起她的回忆。

  1996年,徐敏芳的身体逐渐恢复,她又重新成为法官办起刑事案子。

  由民事法官转为刑事法官,就好像从内科医生到外科医生,徐敏芳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我做内勤的时候经常喜欢看别人写的判决书,庭长每次给承办法官分析案子为什么这样判、理由是什么时,我都会坐在边上听着。”

  第二年,她参加了华东政法学院专升本考试,并进入华东政法学院法律专业学习,三年后取得了本科文凭。

  就这样,从最初的普通刑事案件起步,到后来的经济犯罪案件、庭里的重大案件,徐敏芳一步一个脚印,一干就是17年。

  与徐敏芳共事多年的张凯很佩服徐敏芳身上的温文尔雅:“有时候看到被告人在法庭上胡说八道,我心里就忍不住想揭穿他,她却能不愠不火。我们常常开玩笑,要是谁让徐敏芳感到愤怒,那这个人肯定已经烂到极点了,呵呵!”

  现在已经是研究室副主任的李静也有同感,她曾经与徐敏芳在同一间办公室工作:“她和一般人概念里的刑事法官完全不一样,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严厉的味道。”

  李静记得徐敏芳曾办过一起故意伤害案,那是发生在一对叔侄之间,年已古稀的叔叔过生日请侄子一家吃饭,期间双方为了菜的味道引发争执,家宴不欢而散。后来有一天,叔侄在路上相遇,再次争吵,侄子一怒之下将叔叔推倒在地,还踢了两脚,叔叔有七根肋骨骨折。报案后,派出所曾出面调解,但没成功。

  “这个侄子属于一时冲动的类型,他家里其实很困难,儿子念高中,老婆没工作,他自己是在铁路局工作,全家就靠他1000多元过日子。”李静回忆,当时徐敏芳尝试去做被害人的思想工作,但受伤的叔叔强烈要求把侄子“关进去”。“也不能怪叔叔,这个侄子嘴巴硬、倔强得很,始终不肯道歉,即便是案子进来了,被告人仍在小区里骂被害人。”

  取得被害人谅解对于量刑是非常关键的,主审这起案件的徐敏芳找到被告人妻子,希望她能劝导丈夫。同时,徐敏芳赶往铁路局,了解到被告人在单位很老实,工作很卖力。当徐敏芳询问单位能否先借一笔钱给被告人用于赔偿被害人时,她被呛了一鼻子灰回来,单位认为“没有借钱给犯罪职工的,他又不是生活困难!”

  让李静感动的是,徐敏芳并没有气馁,而是重新组织了一次调解并通知铁路局和居委一起到场参加。调解当天,她向被害人详细叙述了被告人侄子家庭的实际情况,侄子的父亲也向弟弟求情,被告人低下了头,铁路局的来人被感动了,破例同意借钱给被告人,最终,被告人被免于刑事处罚。

  “如果不考虑家庭因素,被告人反正也认罪,他不道歉赔钱,判决起来很简单。”李静说,“但徐敏芳后来跟我说,这样一来问题就推到社会上去了,会有后遗症,被告人的家庭失去经济支柱怎么办,被害人钱赔不到怎么办。”

  4

  “我想不大起来了,每天每月都是在办案,有很多案子办的时候尽心尽力,办完了就不去想它了,不太会去多回想。”当被问及徐敏芳昔日有什么记忆深刻的案件时,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从某种程度上说,徐敏芳属于“记性极差”的那种,就像她进进出出十多年的那幢刑庭办公楼一样,多少酸甜苦辣的案件在那里被解决,但岁月留下的只是灰红色的外墙、斑驳的台阶。

  给刑庭“看门”的保安罗宏一直记得一位河南老人,那位老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找徐敏芳。

  “噢,那是一起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徐敏芳经过提醒后想了起来。

  多年前,一名中年男子与人结怨,后被纠集起来的数人“教训”并被刀捅伤了大腿股动脉失血休克而死。案发后,公安机关抓到了其中一名案犯,徐敏芳负责审理此案。开庭前,她通知被害人家属过来,于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穿着一身干净朴素的衣服来到了徐敏芳面前。

  老人不懂法,虽然徐敏芳向他解释了案情,但他仍然听不进徐敏芳的话:“杀人偿命,他们把我儿子打死了,明明是故意杀人,怎么是故意伤害呢,你们法院一定要判被告人死刑!”

  一次次接待,一次次解释,老人从愤怒到郁闷到哽咽。徐敏芳了解到,自从儿子死后,儿媳跟人跑了,两个孩子尚在读书,全靠老人一人带着。“本来是靠儿子打工赚回来的钱给孩子生活,现在只有我一把老骨头了!”

  徐敏芳很理解老人的心情,她成了老人的倾听者,最终老人也被徐敏芳的理解所感动。庭审结束后,被告人被判有期徒刑14年,但遗憾的是,被告人没有能力赔偿被害人家属。

  不久,老人又来到法院,原来他是想把孩子的抚养权从媳妇变更为自己,徐敏芳听了之后,指引老人去了立案庭咨询。

  2012年,又一名同案犯落网,这次主审法官不是徐敏芳,但老人还是一样找上门来。

  “徐法官在吗?”

  保安认出了老人,连忙打电话给徐敏芳:“徐老师,你以前的那个当事人来了,案子在董法官那里,但他一定要见你!”

  徐敏芳马上走下楼来。

  “徐法官,这个被告人有没有钱可以赔给我们啊?”老人无奈又充满期待的问了一句。

  “我们会尽力的。”已经是刑庭副庭长并主持工作的徐敏芳说。此后,承办法官董翠不断进行调解,徐敏芳也一路跟踪这起案件,与董翠商量如何处理为宜,经过努力,最终这名被告人赔偿老人25万元。

  “在庭里,我总要求法官们在处理附带民事赔偿时尽可能地全力调解,一次调解不行就两次。”

  其实,象这样的“替人着想”在徐敏芳身上还有很多:

  一个因一念之差盗窃同学电脑的大专生,徐敏芳为他的学籍保留多次前往学校协调,最后孩子没有被学校开除;

  一个只知道自己阴历生日的被告人,徐敏芳带着书记员前往安徽寿县仔细核查,最后确定被告人不是成年犯而是一个稚气未脱的未成年人;

  一个伪造虚假租赁合同骗取他人钱财的女犯,在丈夫走投无路无力为她借钱还债时,徐敏芳与女犯的昔日朋友打电话,请朋友出手帮忙;…

  “我妈替别人想得多一点,然后再想到自己。”超杰很了解妈妈的脾气。

  2013年,徐敏芳的膝盖处被查出有积液,走起路来生硬的疼。“我一直在吃药治疗,其实我也很喜欢出去走走看看世界,逛逛街,穿穿漂亮衣服。”徐敏芳笑笑。

  《狂野动物》还在播放,徐敏芳定定地看着猎豹在落日下的奔跑,儿子超杰从门口经过。

  “你怎么又看这个了?”超杰探头问。

  “你快过来看呀,很好看的!”徐敏芳向儿子招手。

  两份人生简历

  这是一份人生简历:女,1980年工作,1986年入党,先后担任南京军区军医护士,吴淞区人民法院打字员,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民庭书记员,刑庭助审员、审判员、审判长、庭长助理、副庭长(主持工作)。1992年起,先后被评为宝山法院先进工作者、上海法院刑事审判优秀办案个人、宝山区平安宝山十佳个人、宝山区五一劳动奖章、上海市三八红旗手、上海十大平安英雄提名奖、上海法院优秀法官、上海法院系统个人二等功、全国法院办案标兵、全国优秀法官等称号。

  这也是一份人生简历:从小性格温柔,18岁在部队医院做护士,慢慢学会适应,但因长期在手术室工作,饮食没有定规,饿出了胃病。23岁转业到法院,对法律知识一知半解,从打字员做起,慢慢学习法律文书,熟悉法律法规,但视力明显下降,戴上了眼镜。25岁怀孕生子,骑着自行车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去医院检查。26岁做起书记员,不善言语,只好一边记录、一边向资深法官学习庭审技巧。29岁成为助审员,努力向老法官讨教办案经验。30岁身体不适,体质下降,转调刑庭做内勤,学习如何填写卡片进行司法统计。31岁做刑庭助审员,层层叠叠的法律条文和司法解释、不断出现的各类社会矛盾,逼着她不断钻研,定罪、量刑、调解、沟通成为她生活的内容。42岁走上中层管理岗位,不会批评人的她再次开始学习如何管理好刑庭这个团队。

  这两份简历都是徐敏芳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双色人生。

  【记者手记】

  做一个淡淡的女子,也很好

  采访徐敏芳到最后,竟然生出一丝心疼来,这样温柔美好的女子,真应该越少打扰她越好。

  人生对于徐敏芳而言,就是一本展开的书,随好而读,随意而思,随情而感,随心而录,一路走来,没有刻意,欣然接受命运的安排,顺势为之,平淡生活。

  这让我想起了一位美国儿童绘本女作家——92岁高龄走完人生的塔莎杜朵,她一直朴素而节俭、缓慢而耐心地跟着自己的人生在走:以绘画为生,编织毛衣,纺织棉布,在田间栽种蔬菜,挤羊奶、养鸡,出版朴素的菜谱,在春花秋叶间漫步,倾听树叶的声音。如今,她十多年劳作中缓慢变成的美丽大花园被世界各地的人们所憧憬。

  对生命的淡然,是一种气质,更是一种力量。所以,不如——

  做一个淡淡的女子,不浮不躁,不争不抢,不是不追求,只是不去强求;

  做一个淡淡的女子,淡然过着自己的生活,不要轰轰烈烈,只求安安心心;

  做一个淡淡的女子,学会生活,做自己该做的,缘分到了,伸手去抓住,缘分未到,就带着微笑简单生活;

  做一个淡淡的女子,读一本书,品一杯茶,赏一束花,经历的多了,懂的自然就多;

  做一个淡淡的女子,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原则,宠辱不惊,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