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民企聘高管“陪会”讽刺了谁?

2019年05月23日 来源:法制网 作者:何勇海

  参会陪会为何会成民企新负担?说穿了,深层原因在于某些地方相关部门存在根深蒂固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工作作风,热衷于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

  当前,各地正积极改善营商环境,帮助民营企业发展。但在某些地方,有相关部门打着优化营商环境、解决企业痛点的旗号,频频要求企业负责人“陪会”。一些号称给企业减负、提气的会议,结果成了企业新负担。一家从事光伏行业的企业负责人说,一般情况也不敢派员工冒充,担心被发现认为“不够重视”。如果所有会议都按要求参加,甚至需要专门招聘一名高管“陪政府开会”(《半月谈》2019年第9期)。

  号称给企业减负的会议,反因被要求频繁参会,而成为企业的新负担;号召给企业提气的会议,反因“参会”变“陪会”没有解决实际问题,而让企业更为丧气,这实在是一个巨大讽刺。自从中央在去年11月1日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讨论如何在新形势下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以来,各地纷纷出台措施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加大对民营企业的帮扶力度。这显然是必须的。然而,相关部门的主要功夫应该花在调研情况、解决困难、促进措施落地等上面,而不是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

  正如上述报道所说,当前民营经济发展正面临着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民营企业普遍不景气是客观存在的现状,绝大多数民企的主要负责人没有时间、精力与心情务虚,他们基本不会像一些国企领导那样务虚先于务实,务虚重于务实,甚至只讲务虚而不讲务实。如果地方相关部门长期要求民企的主要负责人参加诸多会议,他们花在经营企业上的时间自然就少了,势必耽误其企业的发展甚至是生存。如果拒绝参会,则可能被冠以“架子大”“不给面子”,或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么,参会陪会为何会成民企新负担?说穿了,深层原因在于某些地方相关部门存在根深蒂固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工作作风,热衷于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似乎不层层开会、不层层发文,就是对某项工作不重视。几年前有媒体报道,沿海某省一厅局统计涉及厅局相关工作的全年开会数量,结果令人震惊:1068个。这个厅局的人员每天就要参加近三个会议,结果厅长不够副厅长顶,处长不够副处长顶。为按要求参会,有的民企需专门聘“陪会”高管,与上述厅局的遭遇何其相似?

  事实上,真要改善营商环境,帮助民营企业发展,不能依靠一次又一次开会。会议数量过多、质量不高,纯粹是浪费相关部门与民企主要负责人的时间。改善营商环境首先要从改变工作作风做起,不再为开会而开会,为发文而发文,或者只坐在办公室里“憋思路”“凑点子”,而是变企业“陪会”为政府入企,问政于企、问需于企、问计于企。尤其是,当民营企业身处困境,真正需要相关部门帮一把之时,相关部门应当好“店小二”,采取有效措施交流情况、解决问题,甚至应入企现场办公。

  当然,民企并非反感所有会议。只是说,相关部门应该精简会议,合理设置会议议程,合理确定企业参会对象,减少对企业主要负责人提出的硬性要求,赋予企业自主选派熟悉情况的专业人士参会的自主权。正如一些企业普遍反映的,一名分管经营的高管,往往不如公司财务部门负责人熟悉融资状况;一名分管内部管理的高管,往往不如营销部门负责人了解市场动向,即便企业主要负责人也是如此。那么,不论是否相关、是否熟悉情况,都要求企业主要负责人参会,这恐怕也是一种官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