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不让亵渎历史者污染校园讲坛

2018年09月05日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汤华臻

  “开除!”“解聘!”近日,厦门大学公布两则网络事件处理情况:因多次发表错误言论,该校历史系助理教授周运中被解除聘用关系,该校学生田佳良被开除党籍,责令办理退学手续。消息一出,舆论直呼“大快人心”“干得漂亮”。

  一边倒的叫好声,折射着此二人引起的公愤之大。翻阅他俩的过往言论,亵渎我国科研工作者,嘲笑“中国人不配做人”,谩骂同胞为“劣等民族”,侮辱民族为“恶臭你支”等历历在目,让人心寒齿冷。他们一个是历史系教师,一个是环境生态学博士,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却颠倒黑白,在校园内公然发表如此荒谬之论,令人惊愕之余也发人深省:他们到底在学校里学到了什么、传播了什么、引导了什么,这样的言行又将产生怎样的社会效应?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象牙塔,本是人们精神素养和学识见闻的修炼之地,是年轻学子三观塑造之所,传授什么、坚持什么,意义重大。可反观当下,诸如上述“毁三观”言论却不时在高校泛起。课堂之中,他们以“重新解读”之名“解构历史”,以“言论自由”之名亵渎崇高;讲台之上,他们将烈士牺牲斥为傻,把英雄义举当成笑谈,更有甚者,以所谓“精日”自居,恬不知耻为侵略者站台。“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任其言论肆意流布,污染的不仅是社会风气,更是未来一代价值观念的“水源”。

  更值得警惕的是,这些“害群之马”往往很善于伪装。如田佳良,既是“精日分子洁洁良”,又是“积极向党靠拢的田某某”,既是口出狂言辱骂国人的网民,又是某市的三好学生;周运中,既是高坐讲坛的助理教授,又是抛出“中国科技比美国至少落后五千年”的无脑人士,既拿着高校的教师津贴,又祸害着求知若渴的学生。“口言善,身行恶,国之妖也”。这些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将祸心包裹于“为人师表”的外衣之下,隐蔽性很强。与此同时,其身份所带来的光环,又让他们的言行具有很大传播力,比一般“作妖者”具有更强的破坏性。

  历史问题从来不止于学术研究或意识形态,更影响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价值建构。对那些解构历史者、侮辱先烈者、亵渎崇高者,就得发现一人查处一人,发现一起处置一起,而且必须形成常态化机制。在这方面,厦门大学此举无疑具有很大示范性。更要看到,在守护历史定论上,很多国家都有着清晰的红线。美国,1923年便发布关于如何使用和对待国旗的相关法令;德国,赞同纳粹暴行、否认纳粹罪行的,将被判处最高5年有期徒刑,奥地利、瑞士、瑞典、捷克等国也都有类似措施。大家不约而同的选择,再清晰不过地说明,有一些底线不能突破,有一些场合不容亵渎,有些价值必须坚守,有些历史必须铭记。

  用法治捍卫底线,用良知坚守正义,还高校一片净土,是在维护历史的严肃性,更是在涵养好中华民族繁荣发展的精神源泉。挺立起民族的精神脊梁,校园讲坛的价值风向,切不可等闲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