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假装在基层”是病就得治

2017年11月29日 来源:法制日报

  据《半月谈》报道,随着国家对新选拔任用干部基层工作经历的进一步重视,一些地方对基层工作经历年限作了明文规定,或者对有基层经历者予以政策倾斜。在此背景下,许多公务员积极到基层广阔天地增长才干,但同时也出现为了“攒”基层经历而“混基层”的现象。一些干部过着“假装在基层”的生活,选择“先下去、再上来”的曲线模式。对他们来说,有了基层工作经历,升迁可“加分”,提拔重用将如期而至。

  “猛将必发于卒伍,宰相必起于州郡。”基层工作条件差,而且“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可谓纷繁复杂。基层工作旨在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要做好十分不易,但基层的实践最具体、最实在、最能锻炼人。一些年轻干部是“三门干部”——迈出家门进校门、迈出校门进机关门,对他们而言,经过基层锤炼,更能炼就一身过硬本领,更能明白“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道理。

  干部到基层起的是“炼金”作用,但当“炼金”变成了“镀金”,意义也就完全变了。所谓“炼金”,是真正对基层工作充满感情,像沈浩那样把到农村基层工作当成“干事创业的机会”,把到小岗村当书记看成是“组织的信任与赐予,是花钱买不到的责任和荣誉”。这样的“炼金”不仅对于干部个人成长有意义,而且对于改进基层工作也很有意义。一些从机关到基层的干部,以自己的视野和开拓创新精神,给基层干部带来启迪。

  但“镀金”不是这样,这些干部是“人在基层心系机关”,下基层纯属走马观花、蜻蜓点水。有的当“游客”,刚到了基层,就千方百计想着调回去;有的当“飞人”,两边来回跑,不能静下心来做一些事情;有的当“高僧”,不接触真问题、不化解真矛盾,只想平平安安、早点回城;有的当“教练”,只想指手划脚,不肯实干担当,热衷搞短平快项目,不愿做一些抓基层打基础的事。正如《半月谈》调查指出的那样,“镀金”干部大多逃避基层、逃避群众。

  这种“假装在基层”伤了很多基层干部的心。很多基层干部真正扎根在基层,尽责在基层,但由于多方面的条件限制,一直没有提拔晋升的机会。对此他们也能够理解,也能够正确对待,始终不改“以百姓之心为心”。可这些“镀金”干部的心思根本就没有用在基层、用于工作,有些人不仅没什么能力甚至连作风也有问题,可最终得到了提拔重用。要说基层干部对此没有一点想法,相信不可能的。

  还要看到,这种“假装在基层”,对他们的原单位来说,也极不公平。“假装在基层”的干部,一种是主动镀金,以求走终南捷径;一种是被动镀金,等待惯例安排。但一般而言,他们都有点“能耐”,不少都有关系,有的还是领导的“红人”。这些人得到机会下去了,而那些真正需要锻炼的、真正对基层有感情的,却得不到锻炼机会。更重要的是,这些下去的人毫无作为,结果“镀了一层金”回来,获得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假装在基层”带来的伤害,不只是在基层。这些“镀金”干部具有多重危害,不仅挤占了老老实实干工作干部的正常晋升机会,而且违背了党和政府推动干部下基层的初衷,扭曲了党和政府选人用人政策,这同样属于一种“人事腐败”。解决这个问题,不是要否定下基层,而是要让优秀干部下基层,要建立科学完善的考核机制,不给“假装在基层”的“镀金”干部任何机会。

  “镀金”干部在基层遗留下一地铁锈。“假装在基层”,既然是病,那就得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