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花式催发货,让自己"快乐最大化"

2017年11月20日 来源:南方都市报

  双十一过去的第一、第二天……第五、第六天……已经第几天了?你的快递都到了吗?为了催卖家赶紧发货,有些网友另辟蹊径,尝试“卖惨”催单,为了早一天收到货,什么绝经、截肢、前男友全都用上了,卖家不得不疲于应付。(昨日《辽沈晚报》)

  作为一年一度的消费盛宴,双十一的影响力早已得到证明,连不参与的人都无法排解身边人展示的热情、焦虑乃至烦躁。最近几天,我已不知替家里那位收了多少快递,尽管我并不知道都买了些什么,但还是能感受到,等快递就像一种强迫症———等待的过程是焦躁的,催促的过程是粗暴的,收到的瞬间是甜美的,从此以后就是淡漠的,因为买的很多东西并没有用,甚至想不起来为何要买。可以说,购物狂们所表现的一切,已严重挑战经济学家的“理性经济人理论”,即“作为经济决策的主体都是充满理性的,所追求的目标都是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显然,很多人并不理性,只是盲目地加入了一场群体行动。当然,如果你坚持认为对不少人来说,等快递的过程就是他们购物的最大目标,也就是让自己“快乐最大化、满足最大化”,我也无话可说。

  总而言之,我发现在群体的狂欢过后,也就是在11月11日之后,问题事实上只剩下两个:我的快递发了吗,以及到底哪天能到。这两个问题听着并不复杂,要想解答则谈何容易。马云等人所创造的双十一,除去电商本身获得满足外,虽然已为购销两头都谋得了福利,但一大矛盾还是逐渐清晰地展现在大家面前,即物流的速度日益不能满足买家的追求。尽管物流已一快再快,先用上了火车,后用上了飞机,但人的欲望并无底线,都恨不得现在下单,五分钟后快递员大哥就热情地出现在家门口。打开包裹若不满意,他又能笑眯眯地将东西带走,不留下一片云彩。依我看,电商不断对未来发出的畅想,如“几年后就能实现无人机送货”,既是科技客观发展的方向,在当下的功效也类似于心理按摩———你瞧,我们已经够努力了,暂时先忍忍。

  买家能不能忍,已经通过花式催单给出了答案。“麻烦把鞋子赶紧发了,我想在截肢前穿上它”“过几天前男友举行葬礼,我想穿得好看一点儿”之类的说辞,与网络表情包一样,虽然略显夸张,但较之于其它网络亚文化,显然并没有太大危害。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建议大力推广———如果买家和卖家之间都能如此心平气和地交流,在双十一这个心急火燎的时刻还能开起欢笑,而不是像之前一样,一不小心这个给差评,那边就寄来不可描述之物,又或者通过电话施加语言暴力,那么网络交易环境会改善很多。最近,我特别留意了媒体对双十一报道的传统项目———装满快递的货车意外烧毁。是的,总有一些会烧毁,网友的反应也特别欢快,包括那些快件在车上的买家,也把“您的快递正在燃烧请注意查收”放在嘴边,仿佛这事与自己完全无关。

  可见,大家把双十一的“狂欢”之意发挥到了极致。或许,这种参与感也是购物带来的满足感之一。曾经牢不可破的“理性经济人”假设,这次真的遇到挑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