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正视"网购违禁品"的新问题

2017年08月02日 来源:南方日报

  进入夏季以来,地铁性骚扰等问题不时引发社会关注,所谓“防狼神器”也悄然流行起来。不过,其中一些可能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如“防狼喷火器”威力堪比催泪器和辣椒喷雾,内装高纯度丁烷,最高温度可达1500℃,“轻者烫伤,重者毁容”。媒体调查发现,还有很多杀伤力极大的“防狼神器”,通过网购顺利进入了市场。

  “防狼神器”源于女性的安全需要,有一定实用功能。随着时代在发展,“防狼”的内涵也在变化。早期产品重心在“防卫”,如可以提醒周边人的警报器,或者延缓对方注意力的辣椒水等,通常不会伤害对方或造成公共安全困扰,因此很少被纳入监管视野。现今产品则越来越强调功能,尤其是比拼完全制服对方的速度和杀伤力等,导致“防狼神器”离自我防卫的初心越来越远,也越来越有纳入监管的必要。首先,出现了一些“正当防卫”变“防卫过当”的事件;其次,它也可能为“狼”所用,网络交易不问用途导致了大量潜在风险;再就是危及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特别是一些喷火器、喷雾等一旦进入地铁站、飞机场等场所,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防狼神器”究竟是一般商品还是违禁品?从国家相关规定来看,没有对个人使用安保器材的情形作一般性规范,即便在生产和销售环节上有章可循,网络交易也令监管形同虚设。拿生产环节来说,吹镖、狩猎弓、电棍、催泪瓦斯等显然应视为安保器材,需要生产资质、检测标准,但躲在销售商后面的大都是无照经营的“黑作坊”;在销售环节上,不管是电击性、强光性还是喷雾性的,公安部都曾规定“不允许其他单位和个人持有,也一律禁止邮寄”,但总有销售者打着“照明产品”等名义去卖,虽有电商平台制定《禁售商品及信息名录》,对关键词予以屏蔽,但依然有大量店铺打擦边球,表面上不卖,实际上“一问就有”;还有流通环节,实名验证、开箱验视等不被有效执行,导致“防狼神器”大行其道。

  不止“防狼神器”,借助于网络交易,还有大量违禁品明目张胆地存在。前不久,“牙签弩”“袖珍小暗器”“整蛊小玩具”等危险儿童玩具曾引发全社会关注。“牙签弩”只有巴掌大,却能将牙签作为“箭”连发,刺穿气球、纸盒乃至石膏板等,威力之大令人咋舌。虽然据《仿真枪认定标准》,某些仿真枪可以被警方查禁,但却没有一个官方标准认定哪些吹镖该被查禁。结合网络在生产、销售、流通上的特性,放大了产品细分区间,也制造和迎合了不少违规需求。然而,网络并不是法外之地,要想杜绝“防狼神器”“牙签弩”等流入市场,一定要正视它主要通过线上流通的特点,在网购环节上把好关。

  治理网络违禁品要打好“组合拳”。首先,网络平台要以生产和销售资质为基本要求,对于商家入驻平台加强审查,把那些不合法的小卖家剔除门外;其次,要根据有关部门的规定,结合网购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制定和扩充网络禁售违禁品的统一目录,对平台和商家进行明确指导;再就是流通环节,应该进一步推行《禁止寄递物品管理规定》,落实实名验证、开箱验视等环节,通过反复核查,彻底关闭违禁品流通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