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用生命示警不守法则

2017年07月12日 来源:钱江晚报

  悲剧终于发生了。7月8日清晨,山东省临沂市一位出租车司机因操作不当,开车冲进马路上的暴走队伍,造成一死两伤。

  从现场视频可以看出,由20余人组成的暴走团身着绿色统一服装,排列整齐,在机动车道的左侧快车道暴走晨练,之后一辆出租车从后方冲入人群,不幸最终发生。

  这场悲剧似乎在很多网友的意料之中,因为暴走团侵占机动车道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新闻了。就在前不久,青岛马路暴走团的视频在朋友圈火了一把。而此前报道,在一些城市,一些暴走团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人,呼喊口号并肩行走在机动车道上,甚至有的逆行、闯红灯。尽管步调统一,声势浩大,可安全状况令人担忧。

  这场交通事故令人痛心,也再次引起了网友对于占用机动车道暴走这种锻炼方式的热议。这显然是操作不当的司机和不遵守交规的暴走双重错误叠加下的悲剧,但在网络上的声音却呈现出一边倒的态势。据@全民话题在微博上发起“你觉得这起事故谁的责任更大”的投票显示,8000多网友参与投票,仅一成网友认为司机责任更大,九成网友认为,暴走团违规在先,也有人指出,“暴走团组织者也有责任”。

  面对显而易见的危险,为何能让马路暴走人士如此任性?一个人肯定会知道马路暴走的危险,而当一群人出现的时候对于这种危险却呈现出认知空白。其根本原因是大家公认的法不责众。对于这种基本安全规则的遵守,不能因为人数的多少、年龄的大小而改变。多少年前,“人多就是绿灯”的中国式过马路似乎是大多数中国人默认的规则,而经过这些年交通管理手段和技术的提升,中国式过马路明显有了改观。可见,法不责众,是相关管理部门愿不愿管,愿不愿动脑子思考如何管的问题。

  不论是暴走团还是广场舞,锻炼的地点屡屡发生冲突。此次被撞的晨跑队伍为临沂市山鹰运动协会的晨跑队,该协会会长介绍,“当时晨跑的地方主道两边都在修路,锻炼的人才会跑到机动车道上”。之所以去公路“暴走”,会长称是因为“安全的锻炼场地实在太少”。显然,会长的这些解释都不能逃脱干系。

  没有场地不是能走上马路的理由,但在日益增多的冲突背后,呈现的是城市管理者的执法能力和管理智慧。城市,归根结底是人的城市,这要求城市的建设和管理更加注重建设的精细化管理。人多难管,老人难管,种种原因,执法部门不能因为执法有难度,就不执法。交警部门或城管部门没有出面阻止,这就让暴走的中老年们更加气势高昂,也就意味着法律一直在对暴走团的违法行为网开一面。

  当下,城市快速发展,公共空间不足、社会管理方式落后,公共场所资源与城市人口规模严重不匹配。政府相关部门对于老年人集体活动的规范和管理,也缺乏执行细则和追责机制,没有落实到每一个责任主体,或者即使落实到人,也存在不作为的情况。血的代价能否换来冲突的终结或是悲剧的不再发生,我相信这绝不是取决于人的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