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提高电信诈骗破案率迫在眉睫

2017年06月28日 来源:北京青年报

  27日,备受关注的“徐玉玉案”在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2016年8月,临沂市高三毕业生徐玉玉接到诈骗电话,被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走全部学费。徐玉玉在报警回家的路上猝死。法庭辩论阶段,公诉机关认为,徐玉玉的死亡与被告人的诈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被告人通过网络购买个人信息,冒充教育局、财政局等国家工作人员,拨打电话骗取钱款,并造成受害人死亡这样严重的后果,这些网络电信诈骗分子理应受到法律严厉惩罚。同时,这些嫌犯故意选择贫困学生、高考学生等弱势者作为主要诈骗对象,这种为了满足私欲而不择手段的行径尤令人不齿。

  去年12月,最高法发布了关于办理电信网络诈骗等案件适用法律的意见,明确要求,电信网络诈骗致人身亡或精神失常,将从重处罚。意见还指出,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施诈骗,也应从重处罚。“徐玉玉案”中的被告人累计诈骗金额较大、受害人数较多,同时有关案件造成的后果严重、社会影响恶劣。该案存在多项从重处罚的理由,法庭对被告人量刑较重应该是可以预期的。这种结果可以告慰逝者,对受害人家属的悲痛是一种平复,同时也可对仍不收手的电信诈骗分子起到震慑作用。

  去年发生的“徐玉玉案”影响巨大。案件发生后,在最高法、最高检及公安部督促下,各地对电信诈骗犯罪持续严厉打击。截至目前,网络电信诈骗发案数、群众被骗金额有所下降,但令人忧虑的是,此类犯罪目前仍然处于高发态势,且单笔被骗百万元以上案件仍时有发生。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比如,第三方支付平台及地方中小银行管理混乱,诈骗团伙开始大量利用这些金融机构转移赃款、逃避打击。另外,与电信诈骗相关的黑色产业链依旧活跃,这其中就包括盗卖及通过木马程序、钓鱼网站获取个人信息的犯罪团伙,办理匿名电话卡的犯罪团伙等。正是有各类金融及电信运营企业打开方便之门,还有其他众多犯罪团伙输送“弹药”,电信诈骗犯罪才能至今猖狂不已。

  那么,面对如此复杂的局面,有关司法部门怎样才能扭转乾坤,还广大群众以财产安全呢?所谓“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有关部门应该从最基本的工作开始做起,重视每一起电信诈骗案件,不论群众报案的被骗金额是多少,都要追查到底绝不轻易放过。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电信诈骗团伙其骗取金额往往具有不确定性,能骗多少是多少,这个受骗者损失一万,也许上一个受骗者损失就达千万。公安机关所追究的每一个“小案子”后面,都可能存在惊天大案。

  更重要的是,每一起电信诈骗案件背后,都存在着一个分工精细、高度产业化的小型诈骗产业链,其上下游往往附着多个专业团伙。即使一个不大的诈骗团伙,也可以牵扯出盗卖个人信息的犯罪团伙,收集办理匿名电话卡、搭建网络电话平台的技术支持团伙,以及专门的银行卡办理团伙和帮忙用各种方式套现取钱的洗钱团伙。因此,每一个被彻查的电信诈骗案,最终都可能导致一系列诈骗案件的破获,导致一段复杂黑色产业链的瓦解。

  在去年严打电信诈骗之前,各地相关破案率普遍不到10%,目前有所提高但破案率最多也就在20%左右。相对抢劫、盗窃等传统“接触式”犯罪百分之七八十以上的破案率,电信诈骗破案率明显偏低。有关部门必须担负起打击犯罪的主体责任,拿出足够多的人力、物力,重视每一起电信诈骗案件,经过不断的积累,逐步摧毁广泛存在的黑色产业链,让电信诈骗无处栖身,使广大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得到充分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