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评论

领导“打车难”最好能推动改革

2017年05月05日 来源:南方日报

  最近,在江西萍乡召开的“文明交通行动年”动员大会上,市委书记李小豹讲了一个亲身经历:他乘坐出租车时,司机强制拼客,最后下车时,却要他付全程车费。

  市委书记被出租车司机“宰一刀”,虽然有点霉运,但却提出了鲜活生动的问题。和一摞摞材料、一层层报告相比起来,了解民生问题就该多接接地气,而只要多俯下身子体察民情,就会发现办公室和街头巷尾之间,确实存在一定的距离感。前不久云南副省长扮成游客调研,结果就遭遇了强制购物;三亚曾有领导干部去“微服”打车,足足等了55分钟。这些例子之所以能让人眼前一亮,很多时候就是因为领导干部眼睛向下、脚步向下,深入接触群众,感受民生冷暖,使那些颇为常见的民生问题,也能被有关领导感同身受,继而推出解决对策。

  对一把手来说,乘坐出租车的机会并没有那么多,但一打车就遇到“打车难”,恰恰说明了这是个大概率问题。而对于老百姓来说,除了强制拼客,在日常中遇见车辆不够用、司机拒载不打表、绕路多收钱、服务态度差的问题,也并非什么新鲜事。对待这些问题,就应该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主动发现管理服务上的欠缺之处。拿“打车难”事件来说,司机选择强制拼客,是不是因为目的地偏僻,一些公共交通基础设施没有跟上?司机不在乎乘客感受,是不是说在资质准入、服务培训上不到位,以及对出租车公司的管理过于松散?

  当前的出租车公司成分复杂,有些属于集体或国有,更多则是个体或私营,而司机只挂靠企业,按月交份子钱,一切损失盈利都由自己承担。在这种机制里,公司对于司机不能形成足够约束,反而司机可以自由选择不同的公司。这就意味着,通过行政部门传导压力给公司,再由公司对员工形成施压的方式,在当前已经很难奏效。那么如何调动司机活力,使得司机主动改变服务态度呢?关键就在于活用市场的自发秩序,形成间接管理。切入点有二:一是降低份子钱,提高出租车利润空间,二是形成充分竞争,倒逼出租车进行服务优化。对于后者,网约车的介入曾经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出租车行业,使得“打车难”得到改善,后因网约车新政出炉,“打车难”又纷纷回潮,因此还应该把着力点重新放到份子钱上,努力使司机有利可图。当前,政府要对出租车行业实行数量管控,以实现控制行业供给,因此会用特许经营权换份子钱,但经过网约车市场的充分竞争,人们也认识到份子钱如果过高,将严重有损于出租车服务质量。因此,要真正改变“打车难”,就是抓住这个关键问题,在利益问题上动脑筋,以对出租车司机形成足够激励。

  书记遇到“打车难”,或许只是促进问题解决的第一步。在多数时候,通过一把手的直接指示,可以穿过科层行政体制,单刀切入实际问题。但在出租车管理上,就需要调研论证、集思广益了,只有找到病根,尽快对当地的出租车行业进行改革,“打车难”才有可能真正解决。